交換身份

作者︰Alien藍@Air

楚喬在等待,她每一天都在等待,等待那個經常晚歸的丈夫。她知道,她的丈夫沒有背叛她,他只是在工作。然而,明灝天卻不知道,在楚喬的心中,他在工作,其實已經算是背叛她了。

等了一個晚上,沉悶的電視劇已經做完了,接著是一些綜藝節目,楚喬知道,是時候可以倒掉那些飯菜了。畢竟,它們已經沒有人享用了。雖然是有點浪費,但是,楚喬是不吃那些肉類的,她是素食主義者。而且,那些飯菜是昨晚剩下的,再不倒掉也留不得。

每一次,她在倒掉那些飯菜的時候,都會想到非洲的那些小朋友,他們是多麼的可憐,而她卻在浪費。然而,對於她,這些浪費是少不得的。她寧願死後會因為作這孽而下地獄受苦,都不願工作辛勞的丈夫沒有好飯菜吃。

她站起來想到廚房倒掉飯菜,電話卻響起來。她有不祥的預感,這個家絕少有來電,除非是緊要事,而那些所謂緊要事,通常都不是好事。楚喬深深吸一口氣,拿起電話筒。

「喂,是楚喬嗎?亞天受了傷,在瑪麗醫院,你立刻趕來吧。」

對方說完,不待楚喬說任何話,已經掛掉了電話筒了。楚喬知道,那是明灝天的拍檔何欣琳,只有她,才會用那種冷冷的語氣和簡而清的語言和她說話。楚喬不及細想,已經換了衣服拿起手袋趕往醫院了。

楚喬乘搭計程車往醫院,司機在收聽電台節目,有個小女孩向節目主時訴說自己的情史,她所傾慕的對象,是鄰家的警察哥哥。楚喬苦笑了一下,心裡想著的,是她自己的警察丈夫。尤其是,明灝天是那種為了自己不認識的人,會賣了命的那種人。

以楚喬的經驗來說,警察,是不好愛的。

* * *

楚喬進入病房,看見了明灝天的幾位同事,她向他們點點頭。又見到躺在床上的明灝天,以及那個緊握住他的手的何欣琳。楚喬走到何欣琳身邊,問︰「灝天他怎對了?」

何欣琳仍是關切的望著明灝天,說︰「他被子彈擦過頭的旁邊,引起輕微腦震盪,醫生說不礙事的,大概明天就會醒來了。」說完,才不情願的鬆開手。

「謝謝你了。」楚喬裝作沒看到何欣琳的表情。

明灝天的同事在楚喬到來之後,便離開了。最後一個離開病房的是何欣琳,她的眼光表明是不想離開的,雖然她對楚喬還算友善。待所有人離開之後,楚喬才坐到何欣琳剛在坐的位置坐下。

她緊握著丈夫的手,傳來的暖意,大概不是明灝天的,而是剛才何欣琳所留下來的餘溫。作為一個女人,她可以不知道明灝天是否愛她,她卻不能不知道,哪個女人,正在愛著她的丈夫。雖然,她只能裝作若無其事。

其實,有時候,楚喬是想和何欣琳交換位置的,她想何欣琳或許也會和她有一樣想法。她羨慕何欣琳能和明灝天在槍林彈雨下共同面對生死,她羨慕何欣琳能和明灝天分享破案的喜悅。而何欣琳,卻在覬覦著她明太太的身份。

人心,還真不易滿足。似乎,從小,楚喬就想和別人交換身份。或許,那是空想,但那是楚喬自小時候已經許下的願望。

何欣琳也想與楚喬交換身份,一天也好。

* * *

何欣琳比明灝天少兩歲,也剛好比明灝天遲兩年加入警隊。自她從警察學堂畢業之後,便一直跟著明灝天處事。明灝天是警隊的優秀人才,很快便身居要職了。因此,明灝天一直是何欣琳所羨慕的對象。

從崇拜偶像的心態,轉移到愛慕,其實不用花很多時間,明灝天是一個吸引人的人。至少,在何欣琳的心中,他是如此。然後,她不斷向明灝天表示好感,明灝天卻還是當她是小妹妹一樣。

直至,何欣琳發現有楚喬的存在。如果,他倆一直不結婚,或者,何欣琳不會知道有楚喬的存在。因為,明灝天一直不提楚喬。最初,何欣琳以為明灝天不愛他的女朋友,才不提她。後來,她發現他是刻意的。

因為,明灝天想同時得到她們兩個。但是,何欣琳知道,明灝天在她身上,只想得到兄妹般的情誼,而不是愛情。曾經,何欣琳心碎過。她只有告訴自己,楚喬得不到明灝天的全部。

然而,最後能陪伴明灝天的,也只有楚喬。

* * *

明灝天發生意外後翌日,楚喬醒來的時候,明灝天還在睡。楚喬整晚都睡在床邊,左手和明灝天手牽手,而右手卻被當作枕頭,她感覺到右手有點麻麻癢癢的感覺。正當她在鬆馳自己的手時,護士進來了。

護士小姐看見楚喬,狐疑了一下,問︰「請問你是?」

「我是明太太。」楚喬笑笑,她喜歡用這個身份向別人介紹自己。

「耶?那昨晚那個是?」護士小姐更疑惑了。

「那個是我丈夫的拍檔。」

「對不起,我看見她那麼緊張,我還以為她是病人的太太。」護士小姐伸伸舌頭,沒看見楚喬面上的那抹苦笑。

楚喬輕撫丈夫的臉,看見丈夫那麼平靜的樣子,不忍嘗試吵醒他。她向護士小姐說︰「對了,麻煩你替我看顧一下我的丈夫。我必須去工作,晚上我會再過來的。」

護士小姐露出職業的笑容,說︰「好的。」

* * *

楚喬回到了自己開設的美容店。這所美容院,是明灝天鼓勵她去開的。因為,他覺得楚喬經常一個人在家,實在太悶了。雖然,楚喬對美容這行業一點認識也沒有,她卻選擇了美容院。一來在經商角度來考慮,女人為了美貌可以不惜任何代價,二來她喜歡看見客人那種變得有自信的笑容。

事實上,他們兩夫婦沒有期望這家美容院可以為他們賺多少錢,但是,它的確賺了不少錢。大概是楚喬夠幸運,人也長得清秀,成為了女仕們的信心保証。楚喬不懂美容,但她只需要坐在櫃台,就會有不少女仕們自動送上門。那裡的美容師都笑說,楚喬很會騙那些女仕,其實楚喬根本話不多,只是人家望著她的樣子就有信心了。

這是惟一一次,楚喬覺得人長得漂亮,是有好處的。

「楚喬,你今天怎麼這樣子沒精神的?」黎太太一開門便問楚喬。

和這個經常容光煥發、珠光寶氣的黎太太比較,楚喬還真有點失色。楚喬維持待客以誠的笑容說︰「沒什麼,只是昨兒個睡得不太好。」

「啊?發生什麼事了?」黎太太的神情,擺明不是關心楚喬,只是充滿了好奇。

「沒有什麼,偶爾睡不穩也不是什麼特別事。對了,今天有個新的面霜來了,我讓碧善給你介紹看好嗎?」楚喬向美容師碧善打個眼色,碧善立刻會意帶黎太太進入美容室。

縱然楚喬認識的人不多,人品亦較為單純,她亦知道自己的家務事,是絕對不應向任何人提起的。特別是她的顧客們,大部份都是大嘴巴,萬一透露了什麼,絕對是會誇大十倍的被宣揚。

楚喬繼續坐在櫃台裡,心不在焉的看看電腦,算算美容院的收支,雖然她看不太明白那些帳簿,她還是不讓自己有空閒多想明灝天。其實她可以留在明灝天身邊。然而,她卻不想,因為她知道,何欣琳會在她要上班的時間,去探望明灝天,她不想見到何欣琳。

她和何欣琳認識不深,也不大交談,但似乎,雙方對於對方的性格,是真的頗熟悉。楚喬認為,在這世界上,如果自己是最瞭解自己的人,第二個最瞭解她的人,必定是何欣琳。何欣琳比她所有親人,包括明灝天,更瞭解她。

說不去想明灝天,楚喬還是去想明灝天。突然,她的手提電話響起了。來電顯示,是一組不認識的號碼,楚喬遲疑了一會,還是接了。

「請問是明太太嗎?」

「是的」

「我是你丈夫的主治醫生,你丈夫的病情有變,麻煩你立刻趕來醫院一趟。」

「嘟……」

楚喬還未理解是什麼事,電話已經掛斷了。最近的人,總是過得匆匆忙忙,就連說一聲再見的時間也沒有,只是,也應該給她一個訊號,說要掛線吧?

於是,她又拿起皮包,向碧善交代了一聲之後,匆匆趕到醫院去了。為了迎合這個匆忙的社會,楚喬似乎不匆忙不行。

* * *

醒不來。

醫生說明灝天可能醒不來。

楚喬不理解,當初明明說是件小事,現在明灝天卻可能醒不來。楚喬問醫生明灝天有沒有可能醒來,醫生說有可能醒來,有可能醒不來,總之是說了等於沒有說。

在床上昏睡的明灝天,沒有聽到他們的對答,只是閉起眼睛繼續做他的夢。楚喬忽然想起,明灝天說過,他已經很久沒有睡一覺好的。大概,現在他可以慢慢的睡了。楚喬沒有哭,只是小聲的對明灝天說,不要再貪睡了。

何欣琳也趕到了醫院,楚喬不知道她為什麼會知道。不過,楚喬沒有問,也不敢問,因為何欣琳比她還要激動得多。何欣琳搖動著明灝天的手臂,彷彿這樣他就會醒過來。如果,這樣做有效的話,楚喬也會嘗試。

好不容易,何欣琳終於冷靜下來,她卻不肯離開,楚喬也奈何不了她。只是,楚喬覺得,何欣琳比她更悲哀。楚喬可以用明太太的身份,長伴或許會昏迷一生的明灝天,但,何欣琳可以用什麼身份呢?只要楚喬願意,她一生都是明太太,何欣琳卻不可能永遠是明灝天的拍檔。

兩個女人,在明灝天的一左一右,一個哭得眼睛也腫了。一個,卻是無奈的苦笑了。

* * *

明灝天沒有醒來。

事情發生後,已經過了一年多了。而楚喬,亦開始習慣了沒有明灝天的生活。初初,她還是會每晚為明灝天預備飯菜,現在,她終於記得明灝天在醫院。她差不多每晚也會去醫院探明灝天,她給他讀報紙,她知道明灝天每天都一定要看報紙。她不想在明灝天醒來之後,要追看那大段日子的報紙。

她知道,那間醫院的人,私下都在談論他們。因為,何欣琳偶爾也會去探望明灝天。何欣琳會告訴明灝天一些警局的事。聽說,何欣琳已經換了新拍檔很久。

現在,楚喬不再想和何欣琳交換身份了。因為,楚喬覺得,現在比何欣琳更接明灝天的,是護士小姐。護士小姐每天也照料明灝天,也替他活動一下手腳,以免明灝天醒來,肌肉不能再活動。雖然這是護士小姐的工作,看在楚喬眼裡,卻是親密不過的行為。楚喬也有向護士小姐學習照料明灝天,卻總是做得不夠護士小姐好,於是不得不放棄。

以前,楚喬沒有太多時間和明灝天相處,現在,雖然可以朝夕相對,但她卻不能開心起來。她忽然想起,她和明灝天的過去,以及,她的家人。

* * *

明灝天是楚喬的鄰居,他們年紀相約,照理應該是青梅竹馬。可是,在小楚喬的眼中,並沒有明灝天的存在。那時候,楚喬的一片天地,不是疼她的父母,不是她的姐姐楚夢,而是經常來她家的姑姑楚湘玉。

在楚喬很小的時候,楚湘玉的女兒,即楚喬的表姐,已經意外離去了。楚喬年紀很小,不知道是什麼事,只記得,姑姑忽然變得很落寞。然後,姑姑就經常到她家走動了。不知為什麼,小時候的楚喬很喜歡這個姑姑,不過,這個姑姑並不喜歡她。

誰說小孩子不懂性?楚喬清楚的知道,姑姑討厭自己。沒有別的原因,只因為父母疼自己多於楚夢。聽說,楚夢和姑姑的女兒長得很像,所以姑姑很疼她。楚喬卻沒有因此而放棄,她努力成為姑姑心目中的好孩子,只是,就算她做得再好,姑姑也不會理睬她。

楚喬明白到,世間上,有一些人,無論你做得再好,也沒辦法取得他的認同。

明灝天也認識楚喬的姑姑,其實,小時候,他也經常到楚家串門子的,只是楚喬沒有留意到。明灝天的家,不比楚家,他沒有父親,所以,楚爸爸對他特別好,他也常常到楚家。只是,長大以後,就不知不覺間疏遠了。

楚喬記得,與明灝天「再遇」,是她被搶劫,然後明灝天為了她,與那個賊人搏鬥,受了傷。就是在那個時候開始,楚喬常說明灝天會為了不認識的人拼命。她卻不知道,那一刻,明灝天其實是知道她是誰的。

然後,就如同電影的劇情一樣,明灝天再經常到楚家走動,他們談戀愛,然後結婚。只是,惟一一個沒有對楚喬送上祝福的人,是楚湘玉。楚喬也不好說什麼,雖然在她的心中,認為這是一個不祥之兆。

在楚湘玉眼中,所有好的東西,應該留給楚夢,所以,明灝天應該和楚夢結婚。楚喬理解姑姑的想法,只是,她當然不會讓出她的愛情。況且,楚夢根本不愛明灝天。

楚喬習慣面對這一切不合理的事,無論是什麼,最好的應該屬於楚夢。然而,丈夫是不能讓的。她不想再聽楚湘玉那些很難入耳的說話。所以,她和明灝天,搬到了新居,疏遠了家人。

小時候或許會想取得別人的認同,長大後,卻已經不想得到這些不平等的認同了。

然而,楚喬從不否認,在她的心中,第一個想與之交換身份的人,就是楚夢。如果她是楚夢,她便可以唾手可得,得到姑姑的認同、疼惜。姑姑會聽楚夢的說話,而不是像對她那樣,不聽不聞。

其實,不聽不聞不算可怕。姑姑最可怕的是,永遠只聽自己心中的話。有一次,楚喬的父母都外出了,楚喬告訴楚湘玉︰「我今天要到同學家做報告,晚點才回來。」

楚湘玉可以聽為︰「我今天約了男朋友,要到他家去玩,晚點回來。」

無論楚喬怎樣解釋,姑姑也是不肯相信她,她已經無力去解釋了。她那時候,只想成為楚夢,那麼,姑姑便會聽到她的話。

其實,長大之後,她不再喜歡姑姑,但是,她喜歡的明灝天,卻曾經多麼的希望與楚湘玉交換身份。

* * *

明灝天累極了,他真的累極了,他只想好好的睡一覺。最近香港的治安好像變得好差,案件一單接一單,他已經連續半個多月,每天睡不夠五個小時。他實在累極了,再不睡的話,可能真的一睡不起。

然而,他感覺到,有誰正在打擾他的睡眠,那是女人的哭聲。雖然明灝天不太怕女人的哭聲煩,他卻有點不安,是楚喬嗎?但是,自從楚喬長大之後,他差不多沒見過她哭。從來,她的眼淚,都不是為他而流。

那麼,是何欣琳嗎?其實,他一直都知道,這個小女孩一直喜歡他。他喜歡將何欣琳稱為小女孩,因為何欣琳像極小時候的楚喬,總會毫不介懷的直說出自己想要的,向他索取她想要的。他惟一不能給何欣琳的,是他的愛。

明灝天總認為,他是一個自私的人。他愛的,是小時候會偷偷哭泣的楚喬,也喜歡現在為他作飯、付出愛的楚喬。而何欣琳,正好取代了小時候的楚喬,成為他關懷的對象。所以,他從沒有明確推掉何欣琳的愛。他知道,他傷害了兩個人,而且兩個都是他喜歡的人。

他,還是繼續睡不穩,彷彿,聽到楚喬的呢喃聲。他記起小時候的楚喬,她最喜歡躲在後樓梯哭。而每一次,都會讓他發現,就讓只他一人發現。所以,他一直覺得,楚喬非他莫屬,如果他不照顧她,就太對不起她了。更加,對不起那個對他好的楚爸爸。

楚家,一直是他羨慕的家庭,一家四口,總是樂也融融。至少,在他未見過哭泣的楚喬之前,他都是一直這樣相信著。楚爸爸知道他沒有父親,就對他伸出援手,吃的玩的,也會關照他,總會預留他的一份。其實,他們只是普通的鄰居,甚至初時話也不多說。

明灝天,一直很羨慕楚喬,他一直想與楚喬交換身份。楚家最被疼的人,就數楚喬,他真的很羨慕楚喬,直至發現她喜歡躲在後樓梯哭,他才知道原來楚喬不是公主。

於是乎,明灝天成為楚喬惟一一個哭訴的對象,或許,連楚喬自已也不記得,他是惟一一個知道她的想法的人。所以,明灝天總是保護她,總是照顧她。比起楚氏夫婦,他更瞭解她。

令到明灝天不高興的是,楚喬日漸成長,她不再為了想得到楚湘玉的注視而感到痛苦。楚喬,與她的距離日漸疏遠。他很想牽緊楚喬的手,楚喬卻不在乎他。楚喬說過,他會為任何人而賣命,其實,他賣命的對象,由始終至終,都只有楚喬一個。

我們以為我們知道的事,其實我們都不知道。

或許是受到楚喬的影響,明灝天也漸漸的想與別人交換身份。是楚湘玉也好,是美容院的碧善也好。總之,只要是比自己更能得到楚喬的關心的,就行了。在楚喬的眼中,也許她已經夠關心明灝天,然而,明灝天卻覺得不夠。

只有小時候的楚喬,才會眼中只有明灝天一個。也只有現在的何欣琳,眼中只有明灝天一個。人,終歸是自私的。沒有人,能夠大方的將自己的東西分給別人。然而,卻妄想得到別人的東西。

對明灝天對楚喬對何欣琳,都是一種痛苦。可,這種痛苦,卻給明灝天帶來快感。他不知道,應該是為了自己的感覺而去愛楚喬,還是為了愛楚喬而愛楚喬。太多複雜的問題,要留待哲學家去解說,而平凡人,卻最多只能順著自己的心意去做事。

太累了,只想好好的睡一覺。但願,不被驚擾。

* * *

年復一年,明灝天已經昏迷了三年。楚喬她愈來愈成熟,她已經不再為楚湘玉的事而煩惱,她現在,只為明灝天一個煩惱。曾經,明灝天每天都聽她的煩惱。現在,明灝天,不想再聽她說話嗎?

每次,楚喬都想和別人交換身份,是為了取得別人認同也好,為了更接近自己所愛的人也好,她渴望自己不是自己。楚喬其實知道,這樣的想法是悲哀的,最不認同她自己的,其實是她自己,她根本沒有信心。

睡了三年多,已經夠了吧?

楚喬實在撐不下去了,她可以忍受每天的勞碌,她卻不想每天對著四面牆說話。最近,會聽她說話的,就只有何欣琳,因為她偶然會告訴何欣琳一些有關明灝天的事。她們明明是敵非友,何欣琳卻可算是她的救贖,縱然是奇怪,楚喬這仍然捉緊何欣琳這浮木。

現在,楚喬累了,她想再個人和她交換身份,那個人,正是她所愛的明灝天,她也想學他,好好的睡一覺。

如果,這是連續劇,明灝天的手會動一動。但是,現在,只有楚喬一個,默默的等待。等待,她的願望成真,她可以與別人交換身份。

【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