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梅子之章

作者︰Alien藍@Air

【序】

在小梅子未入宮之前,是一個平民女子,還像得甚美。不錯,是一個女子。你們或許會問,為什麼會是女子,她不是太監嗎?當然不是!小小皇朝是一個愛好和平的家,當然不會做出這麼殘忍的事。其實所謂太監,只是空有其名而無其實,是一個稱呼而已。

至少為什麼不喚作婢女呢?就像小壽包她就是婢女了吧?那是職位的不同,小壽包是長年在宮中為一個妃子服務的,比較輕鬆,而「太監」的職位較辛苦,有時甚至要出宮,所以適合男子做,不過亦有些女子做這份工作的,就像小梅子。

話說小梅子未入宮之前,發生過一段奇遇,以至她決定擔任這份辛苦,但又可解她相思之苦的工作……

【第一回】初遇采仁

袁氏一年

「是太師傳吧?」「長得很俊呢!」「對啊,很有氣勢呢!」「他啊,是小玲皇上的太師傳,很有學問啊!」「聽說他還沒成婚。」「天啊,這麼好的男人!」

小梅看著熙來攘往的人們,聽著他們的話,也知道是那個太師傳來了,聽人家說那個太師傳很厲害,很有學問,人也長得很俊,她倒沒見過,因為他不常出現,而且小皇上才登位不久,大概他要輔助皇上,很忙吧。

其實小梅對太師傳的興趣不大,所以也沒有走進人群裡,她還趕時間呢,要趕回家了。忽然聽到馬蹄聲,知道是太師傳他走近了。雖然她趕著回家,但不看白不看,人都是有好奇心的,看看沒關係吧?

小梅將她小小的人頭往上躋,那年她還小,只是十三、四歲,她努力的擠,終於讓她看到數個人,穿的都是上好的衣服,騎的馬也是很威風,尤其是為首的一人,騎著全黑色的馬,面上自有一股威嚴,小梅也看得呆了。

「哎呀!」正當小梅看得如痴如醉的時候,突然被人群擠了出去,倒在地上。

「嘶~~~~~」小梅回頭一看,那黑馬的馬蹄正在她面前,眼看要踏到她了,幸好太師傳控馬技術還好,沒傷到小梅。但小梅已嚇得呆了,不敢起來。周遭的人群亦開始叫嚷。

「還不起來,站在這兒幹嗎?」一個侍衛狀的人用劍指著小梅,因為小梅正好擋了他們的去路。

小梅還是嚇得不敢出聲,連站起來的氣力也沒有,只是望著太師傳。

太師傳說︰「她還是小孩,別嚇到她了。」接著,他跳下馬,將小梅扶起來,還替小梅拍拍那些塵,說︰「沒事了,沒嚇到吧?」

小梅搖搖頭,太師傳對她笑笑,讓她走了。

小梅之後便趕著回家,她遠離人群之後,才敢回頭看太師傳,太師傳的背影,深深的印在小梅的心頭,他的背影,是那麼的雄壯,那麼的吸引。

後來,在小梅的明查暗訪之後,得知太師傳的名稱叫吳采仁,平時都在宮中,很少出現。她下了一個決定,反正她生活也不是很好,不要入宮工作,既可為家庭增加一份收入,又可見見他一面……

【第二回】宮中際遇

「什麼?只能做太監?」

小梅原意去應徵做婢女,誰知已經請夠人手了,只能做太監。太監嘛?她怎能做。

小梅不好意思的說︰「我是女子來的。」不是這個也看不出吧?

負責聘請的人好笑的解釋了所謂太監是什麼,小梅才開懷一笑,畢竟小梅讀書不多,小小皇朝的太監又與一般皇朝不同,所以她不知道也沒什麼出奇。

於是那人調查了小梅的家世,測試過小梅的能力之後,便安排了工作給小梅做。整個過程只須一天,而且沒怎樣詳細,令人覺得小小皇朝的防衛好像有點那個,也大概是因為如此,在日後的日子會發生亞豬事件吧。

小梅進了宮中以後,便更名叫做小梅子,初初負責專職執拾書房。這個書房是供一些高官用的,收藏的書頗多,不過有頗多的人在這兒工作,所以做起來不算苦,算是優差。小梅子原以為可以有機會見到采仁,但是都不見過他來,後來打聽之下,才知道原來他要是看書的話,都到皇上的書房去,那兒的書,比這裡的還要多,還要珍貴。

小梅子閒來的時候,便看看一些簡易的書,其實說到簡易也易不到那裡,小梅子其實也不甚明白的,不過她天資較穎,所以看完的書不明白也會記得。她慶幸弟弟學習字的時候,也跟著學了一些,否則連打發時間的娛樂也沒有了。

就這樣,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小梅子也不寄望能夠見到采仁了,除了看看那個雕像之外。

話說御花園中有一個雕像,是采仁的雕像。采仁除了學庫五車之外,還很好藝術,沒事的時候,便畫畫、做雕像,他的作品大多留在宮中,而其中一個雕像是他自己的樣子,小玲皇上見它做的似,便鬧著玩的放在御花園中。小梅子知道有一些太監的房位於御花園旁,她一直很想搬進去,可是那裡的太監和她的工作範圍都不一樣,惟有放棄。

她的心中明白,走進宮中,不見得多了幾分機會見采仁,不過她沒所謂,就算只是偶爾看看那雕像也已經很好。

【第三回】改寫命運

小梅子入宮已經一年多了,她的工作還是沒變,還是打掃那書房,直至那一天,小明公主的來臨。

那一年,小明公主是個十一歲左右的孩童,長得還很短小,那天她原本打算到皇兄的書房去的,但聽聞太師傳采仁在那兒,便惟有改去另一個書房,她可不想被采仁捉著說話,又聽那些曲高和寡、高層次思考的話。

小明公主在書房逛著逛著,看見她想找的那本書在書架最高的那層,她原本是想找人替她拿的,但她又好勝,便自個兒跳高,想著可以拿書,結果當然是不行的吧,而且還跌個正著。

小梅子聽到聲音,又走過去看,看見小明跌在地上,不禁覺得好笑。她說︰「怎麼?您要什麼書?」

小梅子不知道她是小明公主,只道她是那個官員的女兒,便只用「您」來稱呼她。小明倒沒覺得有什麼問題,她指指那本她想要的書,小梅子那時已長得很高,輕輕鬆鬆的拿了下來,小明看在眼裡,便只有妒忌。

小明問︰「你叫什麼名字?」

小梅子說︰「我叫小梅子。」

她不清楚小明的身分,倒敢說個「我」字。

小明說︰「很好,皇兄有個小桂子,現下我又有個小梅子了,倒是有兩朵花!好,本公主現在就命令你,做我的近身吧。」

小梅子自著那個短小的身型,怎麼也想不到原來她是公主,不過公主有令,便只有回答了。她戰戰兢兢的說︰「小的……小的遵命!」

小明公主笑笑,很開心多了一個高人助她,以後她便不怕拿不到擺高處的東西了。她安排小梅子住進她旁邊的房間,那是最高級的太監房了,還是一個人住一間,可是小梅子有點不開心,可以的話,她還是想住進御花園旁邊的房間。

小明公主問︰「怎麼了?有沒有什麼需要?可以向我提出,如果你有問題,可以向小桂子或者小豪子請教,我明天介紹他們給你。」

小梅子大著膽子說︰「公主,請問小的可以要求,更換房間嗎?」

小明皺著眉說︰「那已是最好的房間了,你還嫌嗎?」

小梅子怕惹公主不高興,說︰「小的不敢,小的只是想住御花園那邊。」

小明恍然大悟的說︰「我明白了!那兒的空氣很好,而且比較涼快,是這樣吧?好吧,我讓你住進那兒吧!」

小梅子欣喜的點頭,她每夜可以見到采仁了,雖然只是雕像而已,但她覺得,已經接近了采仁。

【第四回】成為門生

小梅子做了小明的近身之後,才發現原來這個工作一點也不好做,基本上她的工作就是替小明拿高處的東西,小至書本,大至花瓶,都由小梅子拿。其實小明還有另一個近身小豪子,不過那小豪子和豪妃好像有什麼親戚關係或是什麼,性子都是一般八卦,愛打聽是非,整天在宮中亂闖。自小梅子來了之後,小豪子更是亂來,將工作都留給小梅子,小梅子之前已經懶散慣了,現下工夫多了,覺得辛苦,人也漸瘦了。

小明雖然看在眼裡,但也不覺得有什麼,始終她還是年少。倒是小玲的近身小桂子,知道了小豪子的惡行之後,重重的責罰一輪。小豪子其實也沒什麼,只是每次打聽是非之時,聽得興起便什麼也不管,小梅子知道他也不是惡意,便讓著他,但經小桂子幫忙之後,工作總算減輕了。

於一個下午,小明又去了書房。小明讀書差,不過倒喜歡看書,小梅子原以為可以見到采仁多點,但采仁都在教導小玲,其餘時間多數都在自個兒的房間,因此小梅子自服待小明以來,還是不能見到采仁。

那天,小梅子替小明拿了書之後,自個兒坐了在一旁呆坐,她想著想著,忽聽到一把男子聲音與小明對答。

男子說︰「四書是那幾部書啊?」

小明答︰「就是中庸、論語、孟子、大學嘛,這麼容易。」

那男子輕笑,又問︰「那論語鄉黨第十第四十六個字是什麼?」

小明高聲的說︰「那是什麼怪問題?那有這樣的問?」

小梅子脫口道︰「孔子於鄉黨,恂恂如也,似不能言者。其在宗廟朝廷,便便然;唯謹爾。朝與下大夫言,侃侃如也;與上大夫言,誾誾如也。君在,踧踖如也,與與如也。第四十六個字,不就是『君』字嗎?」

小明瞪大雙眼看著小梅子,她知道小梅子有讀書,倒想不到她這麼有記心,一時也不知說什麼。那男子,正是采仁,則讚賞的點點頭。

小梅子抬頭看見采仁,真的嚇了一跳,想不到掛念了這久的人忽然在眼前,也一時不懂反應。采仁道︰「好!我喜歡好記心的小孩,不過如果有高層次的思考就更好,來,我看你天資聰穎,倒有一番作為,不像某人。」

小明知道采仁是藉此說她,便裝作聽不見。小梅子被采仁一讚,便紅著臉,別過眼神,不敢與采仁直接對望。但她對采仁說她是小孩,倒是不苟同。

采仁見氣了小明,更開懷的話︰「好孩子,跟我來讀書吧。」

小梅子望著小明,不敢答話,小明說︰「師傅想你做他的門生,是你的福氣,小梅子,還不謝過太師傅?」

小梅子說︰「謝謝太師傅!」

采仁點頭,說︰「曲高和寡,就是有人不懂欣賞。」

小明應了一句︰「調高人厭。」

采仁怒視了小明視若無睹,跑去跟另一個師傅—本俊將軍練武了,大概是因為小明愛武多過文,惹采仁不高興吧?

【第五回】選夫之道

小梅子成為了采仁的門生之後,倒也不是常與采仁會面,采仁始終都是不大和別人接觸,只是偶爾教小梅子一些道理。而且采仁授課的時候,多數會連同小明一起,除非小明去了本俊將軍那裡練武。

小梅子有時候也會覺得奇怪,為什麼小明都不聽采仁,而且她也想打聽采仁的事。於是一天,她特意套了小明說話。小明不疑有詐,說道︰「他很煩的,常常一說話就是一兩個時辰,煩得很,也不知道他的口水從何來,那麼的多。」

小梅子說︰「但他的話好像都很有道理。」要是他肯對我說多幾句,那就好了。

小明說︰「再有道理的話,聽多幾次也會厭的。口中提到的,總是什麼高層次,什麼思考。」

小梅子笑笑,不作回應。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就這樣,又過了兩年,已經是袁氏四年,小玲的皇帝是當得順了,采仁開始專心教學。小明也長大了不少,不過身高還是一樣,所以很多時候也要拜託小梅子。

小明人愈大,便愈不愛上采仁的課,學武也不見得熱衷,就是一事無成吧。反而小梅子的學識愈來愈廣,而且又留心上課,已然成為采仁的首席愛徒。

這一天,小明又逃課去了,剩下采仁與小梅子二人。采仁忽然想到一個話題,對小梅子說︰「對了,你許了婚的嗎?」

采仁知道小梅子十多歲才入宮,那時的人很早便許了婚,所以她許了婚也不出奇,他想到愛徒的未來,便問了。小梅子搖搖頭,心想︰「他問我婚姻的事?難道,也對我有意思嗎?」

采仁笑說︰「很好嘛!我告訴你,女子選夫,一定要小心點,不要被花言巧語所騙。選的人,要比自己有才能,否則因為你才氣比他高,他無論如何也會不高興。好的可能只放在心中,不好的可能會責怪你。還有,要維持一段好的關係,可能有好多因素,例如金錢利益等。不過最好的,還是真心相愛,相敬如賓。」 又將女子的花樣年華比為金、銀等等,總之說了好些話,小梅子一下子也吸收不到那麼多。

小梅子說︰「你說得對。」我選的可是你!你又知道嗎?

【第六回】微服出巡

自從那一席話之後,小梅子心中動盪不安,總是想著是否讓采仁發現自己的心意,又或者采仁對自己是否有意思。她原本是想和小明談的,但她知道小明總會說采仁壞話。如果和小豪子談,效果不堪設想,整個六甲宮都會知道她的心事。小桂子又在忙。走著走著,到了儀妃的屋前,見到小壽包,便想和小壽包分享。

那一年,小壽包還未和本俊將軍遇見,還不知道戀愛的滋味。她心中是佩服小梅子的勇氣的,畢竟為了見采仁一面便入宮做事,小壽包可提不起那個勇氣。

小壽包聽了小梅子的話,原本是想說采仁可能對小梅子有意思,但又想到采仁的為人,便搖搖頭說︰「那個……他可能只是隨便說說的。」

小梅子的表情充滿失望,可小壽包在宮中多年,就算不認識采仁的真人,也聽說過不少。她勸說︰「小梅子不要失望,你怎麼說也是他的首席愛徒,在他心中是特別的吧?」

小梅子想到和他由不相識到了相識﹐而且也談過這麼多話,也是心滿意足。便說︰「嗯,也是的,多謝你。」

小壽包和她談天談地,說了好多話。由於那天儀妃去了祭神,不在屋中,小壽包和小梅子更是沒顧忌。小梅子回到小明的屋中,卻見到小明在發脾氣。

小明甫見到小梅子回來,便怒道︰「小梅子,你往那裡去了?」

小梅子以為小明在怒她,便跪下來說︰「請公主恕罪!」

小明見小梅子跪下來,便扶起她,說︰「幹嗎這樣,起來再說!」

小梅子站了起來,但還是在怕。小明說︰「我跟你說!國舅斯偉失蹤了!這也沒什麼,他總是到處走的,但晚晚她去了找他!這又沒什麼,但小玲皇兄說要找她!」

小明說得又快又亂,小梅子一時聽不明白,說︰「公主?即是怎樣?」

小明說︰「即是皇兄要微服出巡!」

小梅子知道了重點,知道這事情可是不得了,道︰「這可是危險的事。」

小明怒道︰「我管它危不危險,我又不是未到過外面,總之皇兄就是不對!他打算帶小桂子去,但又不肯帶我去,你說怎麼可以?」

小梅子終於明白小明發脾氣的原因,不過她倒不知小明到過外邊去,她笑笑說︰「你留在宮中不是更好嗎?外面的世界可充滿危險的。」

小明還是不依,說︰「總之我也要去玩!」

「我不是去玩的!」小玲的聲音突然傳來。

小梅子看見小玲,立時跪安,說︰「皇上吉祥!」

小明卻不肯認輸,也不和小玲請安,冷冷道︰「誰不知你是找藉口!」

小玲一下子被小明悉被心事,也不知說什麼。他是很寵這皇妹,不過他知道帶了她出去一定會壞事的。他只是搖頭。

小明又說︰「你知道晚晚到那兒去嗎?我倒知道!」

這回到小玲呆了,他沒想到晚晚和小明感情很好,可能會對她說什麼的。而且小明在他上任之前曾到過晚晚家住過,也懂得外面的世界,沒理由拒絕小明。

小桂子知道小玲怕小明會闖禍,不想帶她去,便道︰「公主,小桂子知道您在外邊住過,但那已是很久以前的事,說不得準的。如果您知道郡主的去處,就告訴皇上吧,好讓皇上快點回來。」

「才不!要找郡主還不容易嗎?隨便找一個人去便是,皇兄是想去玩。」

小玲說︰「小明,別胡鬧了。」

「我道,不如讓公主去吧,讓她見識多點不好嗎?」采仁忽道。

眾人這才見到采仁來了,采仁又說︰「反正她知道郡主那裡去了,找人也方便點。而且留她在宮中,也不是好事,她說不定會會鬧翻整個六甲宮。」

小明見采仁幫忙,知道今次必定行了。采仁又說︰「也帶我的愛徒小梅子去吧,我想讓她見識多點。」

小梅子見采仁對自己那麼好,情根更是深種。

【第七回】思念之情

小玲皇上微服出巡,迄今已是一個星期了,但是一直沒有傳來歸來的消息,采仁於是閒得發慌。雖說他有時也會幫忙管理朝政,而且小玲的離去,他理應更加倍照顧朝政,但小小皇朝一向也太平盛世,沒有什麼事要他操心。

他閒來沒事做的時候,不是看書,就是思考,近來也愛上圍琪這玩兒,那天,他見著小壽包,便問︰「小梅子在那兒?我悶得發慌,正想找她來陪我捉棋。」

小壽包有點愕然,說︰「太師傅,你忘了嗎?小梅子陪皇上微服出巡啊,還是太師傅你的吩咐啊!」

采仁想想,又真有此事,便道︰「對,我怎麼忘了?」

小壽包不知該怎麼回答,便只是笑笑。剛巧儀妃也來了,便和采仁打了個招呼。采仁禮貌的揖了一揖,儀妃想到什麼,說︰「太師傅,你最近是否比較空閒?」

采仁說︰「是的,娘娘有什麼吩咐嗎?」

儀妃說︰「說不上吩咐,只是妾身的爹爹生辰近了,妾身想做一份別緻點的賀禮,希望太師傅能替妾身做一個雕像。」

采仁說︰「娘娘的吩咐,臣自當盡快完成。」

於是儀妃給了一張她父親的畫像給采仁,又大概的描述了她父親的身型。采仁閒著無事,竟然兩天已經把雕像做完了,儀妃看過後也非常滿意。

采仁對著剩下的材料,不知該如何使用,想著想著,竟然想起小梅子,他想到便立刻做,慢慢的、用心的弄小梅子的雕像,用了三天時間,又完成了。

采仁望著小梅子的雕像,一時驚嘆,自己竟然把雕像做得如此神似,要是給別人看見了,真的會嚇一跳。他隱約覺得有些不該發生的事發生了,他不應該替小梅子做雕像的,這似乎不合禮教,他想到這,便把雕像毀了。

小玲離宮半個月左右,便回到了六甲宮,還帶著晚晚燉木耳郡主。小梅子才回到宮,便馬上的想去看采仁,又想到這樣好像不好,便惟有壓制自己的心意。她被分派到服侍晚晚燉木耳郡主。雖然晚晚沒什麼要求,但是她總得要陪著晚晚,這樣一來,她便沒有見到采仁了。

再見到采仁,已經是差不多過了一個月的時候,小梅子陪著晚晚到御花園賞花,小梅子見到采仁的雕像,看得出神,忽然聽到采仁的聲音︰「怎麼不來看師傅?」

小梅子沒有想過會見到采仁,一時語塞,采仁道︰「不認得我嗎?」

小梅子搖搖頭,說︰「不是。」

采仁見到小梅子,心中湧起一股暖流,小梅子也有相同的感覺,只是大家都不說出來,對方都不知。

【第八回】一見鍾情

自從離宮之後,小梅子感覺到采仁的變化,她不敢去相信,但是采仁望她的眼神的確變了,變得溫柔了,她一方面感到開心,令一方面又很擔心,害怕是自己的感覺出錯,她不敢找采仁証實。

另一方面,采仁開始感覺到小梅子的情意,他害怕會做成一個困局,更害怕會發生一些不應該發生的事,漸漸的,他逃避小梅子,不再教她讀書識字,不再和她交談。小梅子對采仁的逃避,視作一種抗拒,令她心灰意冷。

自此以後,兩人便愈走愈遠,只是禮貌上會打招呼。由於小梅子不再服侍小明,所以小明也不知發生了這樣的事。直到小明要出嫁了,兩人還是這樣的關係。甚至乎小明出嫁之日,采仁為了逃避小梅子,沒有出現。小明只是想采仁不願分離,所以寧願避而不見,小梅子卻很清楚采仁的目的。

然後,時間過得很快,小明已出嫁差不多半年,小梅子這半年一直沒有見過采仁。采仁為了避靜,竟然搬到了一座新建的書房,還下令除了皇上之外,其他人不準自行進出。小梅子更感心傷,只是采仁做到這樣,她也不能說什麼了。

直至那一天,小梅子與采仁的僵局,開始有變化了。

那一天,日月教的嘟護法,陪著蕉蕉燉木耳和茵茵,回到京城,小玲替晚晚尋回父母感到開心,便下令招待他們一行三人。小梅子負責服侍晚晚已大半年了,也替她感到高興。她陪著晚晚見她的父母,豈料,嘟護法見過她以後,竟然一見鍾情。

小梅子對這個嘟護法也心存好感,不過只是把他當作哥哥一般。小玲命令小梅子帶嘟護法參觀皇宮,小梅子便依命令帶嘟護法參觀了。嘟護法自己也不知為什麼,見到小梅子的樣子,已經暗暗喜歡上。再聽她的談吐,更覺她不是一般僕人。只是嘟護法也是一個極守禮教的人,沒有做出什麼。

而他們交談的時候,小梅子得知嘟護法武頗高,便嚷著想學。小梅子之前見小明習武的時候,已經有一點動心,但是由於見本俊將軍事忙,而小明自己的武功不見得很高,就只有輕功較好,但是小梅子不想學輕功,便沒有說出來了。現下有一個好機會,小梅子倒不想錯過。

嘟護法原本是可以立刻回到日月教的,但是見有機會親近小梅子,而且他又答允會送燉木耳一家離開,便也留在六甲宮作客了。

晚晚難得尋回父母,感到開心,便也不用小梅子陪她。小梅子更是專心學武。嘟護法教的都是一些普通的招式,沒甚難度,攻擊力也不大,不過見小梅子學得開心,便用心的教。

可是小玲閒著沒事,見燉木耳一家都已經團聚了,便想幹起媒人來。他眼見嘟護法與小梅子如此親近,便想將他們湊成一對。他問過嘟護法的意見,嘟護法自然欣然接受,小玲卻忘了通知小梅子,便將他的決定宣告天下。

【第九回】好事多磨

「皇上將小梅許了給那個日月教的嘟護法呢。」儀妃對小壽包說。

小壽包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呆了,她對小梅子對采仁的情意猜到了幾分的,想不到小梅子竟然會選嘟護法。「娘娘,是小梅子自己親口答允的嗎?」

儀妃搖搖頭,說︰「這我不知道了。」

「娘娘,小壽包想找小梅子,可以嗎?」小壽包懇求。

儀妃自是答應了,小壽包立刻衝出去往找小梅子,卻在路上遇上了小豪子和采仁,小豪子正在說小梅子和嘟護法的婚事。

采仁近來很少到書房以外的地方,不過今日心血來潮,想找小玲討論一些事,竟然聽到小梅子的婚事。他沒有說什麼,心中卻有點痛,想不到過了這麼久,他還是放不下小梅子。

小壽包見到小豪子又在搬弄是非,知道大事不妙,便盡快去找小梅子。卻見到小梅子坐在御花園,呆呆的望著采仁的雕像出神。

小壽包說︰「大件事了,皇上將你許配給日月教的嘟護法呢!」

「嗯,我剛剛知道了。或者,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我終於可以脫離這多年來的煩惱,我可以忘掉了那個我愛的人。」小梅子顯得有點失魂落魄。

「不許忘!」怎能忘呢?

小梅子和小壽包回頭一望,卻是采仁。

他們三人一時不知說什麼,小壽包悄悄的退開了。采仁說︰「你甘心承受這種命運嗎?」

小梅子直斥︰「不甘心又如何?你又可以做什麼嗎?」

采仁語塞,無論如何,他是不能娶小梅子,那麼,讓她嫁給嘟護法,或許會是一件好事,小梅子可能得到幸福。但這只是可能而已,跟著自己,又能幸福嗎?采仁也不知道。他黯然道︰「那你嫁他吧!」

「只是這樣?」

「什麼?」

「你要對我說的,就只有這些?」

采仁想了一會,說︰「我就說清楚,我對你,不止有師徒之情,還有……」

「夠了。」小梅子擁著采仁,流下眼淚。

這一幕,卻不只他們二人分享,還有一個默默在旁的嘟護法看到。他一直以為,小梅子對自己有意思,好夢,卻落空了。

過了不久,便是小梅子嫁給嘟護法的日子,嘟護法在見到小梅子與采仁的情況之後,一直加緊防範,但見到小梅子和平時一樣,又沒有見采仁,便不作聲。他只想快點將小梅子娶回去,到日月教中長相廝守。

終於,到了大婚之日……

【第十回】生死相許

「新郎新娘一拜天地。」喜娘說。

由於是皇上旨婚,所以出席的人倒也有不少,而主婚人亦是小玲皇上本人,婚禮於宮中舉行。

小梅子和嘟護法照做。

「二拜皇上。」

由於小梅子沒邀父母,而嘟護法又父母雙亡,小玲便代替了高堂。

「夫妻交……」

「走!」

采仁一下子便扯著小梅子走了,事出突然,沒有人想到。嘟護法想施輕功,捧茶的小壽包卻將茶都倒在他身上,他一下子走不了,眼見小梅子和采仁乘著快馬走了。

小玲見到如斯情境,便想到事情的七八成,待散席了,又和嘟護法談了一會,又問小壽包事情,知道了事情始末,心中有點亂。

那邊廂,采仁卻帶著小梅子到一個崖邊。

采仁說︰「我違反了禮法,實在無容身的地方,只能求個一死,只是心中放不下你,你願意跟我走在一起嗎?」

小梅子心中千萬個願意,她點點頭,神色間盡是喜悅。「只要是和你一起,無論是無相地獄、龍潭虎穴,我也甘願去。」

采仁輕擁她,說︰「有妻如此,夫復何言?」

小梅子只是笑,也不回答。他們兩個人自行拜過天地,便算是結了婚,小梅子說︰「但願來生,我們還可以在一起。」

采仁說︰「一定會的。我親愛的吳夫人。」

小梅子見采仁承認了她,又開開心心的笑。突然,一陣怪風,竟將小梅子捲起。

采仁說︰「不要!」

那陣怪風已將小梅子捲下崖去,初時還聽到小梅子的叫聲,後來卻聽不見了。而且,又沒有重物掉下去的聲音,采仁到崖邊看看,沒見小梅子的蹤影,望下去卻是漆黑一片,采仁立時腳軟了。他來原是想輕生,卻怕得逃了。

回說皇宮那邊,小玲正在懊惱應該怎樣處理小梅子的事,巴西龜卻在他面前踱步,小玲一個氣憤,捉了牠往廚房。

小玲說︰「看你多神氣,看我煩惱還在騷擾我。你這般囂張?好,我來將你弄成龜苓膏。」

巴西龜知道主人不在,不會有人護牠,不想弄成龜苓膏,便出力的爬,爬到窗邊,見無路可走,以為死路一條,還聽到小玲的奸笑聲。突然,牠被人弄起了,原來是一隻鷹將牠提起了。

小玲悻悻然說︰「今趟你逃得開我的魔掌,卻不免被鷹吃了,哈哈。」

回說采仁那邊,采仁跑啊跑,跑離崖邊,正以為可以重出新天,突然,噗的一聲,采仁被什麼硬物擊中,便告身亡。

原來,是提著巴西龜的鷹,一個不小心將巴西龜掉下,想不到采仁一代俊傑,竟然落得如此下場。

這段愛情三角錯的另一個男主角—嘟護法,口中吟著︰「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獨個回到日月教。

【完】

【後記】

小梅子之章不是我打算以內的,原本是打算寫了晚晚燉木耳之章再算。但由於在和apple、小梅、袁小玲傾談之下,大家一起構思了這故事,便首先完成了它。亦由於是大家一起構思的,所以慳卻了我不少時間,特別鳴謝他們三位。尤其是小梅,這個「悲慘」的結局是她所提供的。

這個結局是改篇自小梅看過的文章,原本的故事是說故事的主人翁,占卜到自己將會被什麼擊中而死,於是他走到一個大草原中,誰知天降橫禍,不明不白的被一隻龜擊中了。那一隻飛禽是什麼我忘了,在小梅之章中我寫成了鷹。

小梅子和采仁是繼本俊將軍之後,小小皇朝中喪失生命的第二、三個人,希望以後不會再有人死了。(今次是主角自己提出要轟烈一點,與作者無關。)
我們下回見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