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他與奈河

 

作者︰Alien藍@Air

【序】

【本報訊】昨日一名少女,懷疑因感情問題於家中服下三十顆安眠藥,被家人發現後即時送院,終……

【第一章】

白色的天空,萬里無雲。

醒來了。

映入眼簾了,不是我所預期見到的。我,又預期見到什麼呢?我不知道。我感覺到頭有點像要裂開似的,腦袋根本不清醒。

我不想醒來!

我在這兒做什麼?我又是誰?我生存是為了什麼?

不知道!

嗯……什麼也不知道,那種感覺很輕鬆,不過,那是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輕得,完全沒有存在感。原來,我也可以很輕鬆,然而,這不是我所期待的,亦不是我想要的。

究竟我在做什麼?

我的意識漸漸的變得清晰,我可以嗅到,一陣陣幽雅的花香。我對花沒有什麼研究,不過這種清香,肯定不是玫瑰花的。一朵朵白色的小花,我喚不出它們的名字。很香很香……一種醉人的香,可以待在這裡,也不錯。

然後,我看見了一條河流。不用懷疑,我置身於河畔。不是城門河那種人工的「河」,也不是什麼新界地方的小溪,是一條河。以前讀地理有教過的,這種長長的一條河,應該是……,忘了名字,算了!

嗯,這條河,應該是奈河吧?聽說,人死了之後都會經過這裡的。而我,也應該要走過這條奈河,然後喝孟婆湯。迎接著我的,是重生吧?做豬做狗也好,我已經不想做人了。

我可以想像,我的死亡,在別人看來只是為情自殺。事實是我活得累了,生活營營役役,每天上課下課,放學後與朋友唱卡拉ok,或者和男朋友看齣電影。我實在不知道這種生活意義為何,與男朋友分手之後,我更加不知道該做什麼。

反正,我會考失敗。

反正,我沒有人愛。

反正,爸媽眼中只有品學兼優的弟弟。

其實,我知道我是任性的。

【第二章】

坐了一會兒,我開始到處走,找尋我的孟婆湯。周圍的環境清幽,空氣清新,我漫無目的的走,也享受著這一生中最後的幽靜。沒有一個人呢,愛熱鬧的我,實在有點不習慣,還是吵一點才有存在感。不過,人也死了,還會有存在感嗎?

忽然,我聽到了結他聲,我應該不會認錯的。我隨著聲音的方向走去,走了好久,聲音愈來愈近,也愈來愈急速,令我愈來愈激動。我第一次,聽這種激動的音樂,我從不聽搖滾樂的,倒是弟弟愛聽。雖然如此,幾乎,我可以肯定,演奏這曲的人是個結他高手。

終於,我看到他了。一頭粉紅色的頭髮,綠色的衣服,透明的結他。他的樣子,很吸引人。男人認真的時候無疑是最帥的,而他正在認真的飆結他。

一曲完了,我目瞪口呆,只是站在原地沉醉於他的音樂。他對我笑了,他大概早就看見了我。他笑,我也對他笑。

「hi!」他的聲音入我腦中。不是對我說話,而是聲音直接傳入腦中。他根本沒有開口。

我不習慣於這種「對話」形式,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忽然,他又說︰「你只要用想的就行了,而且沒有國際限制呢!」

於是,我努力的想「你好」兩個字。

「就是這樣。」他給予我一個鼓勵的微笑。然後,他又示意我坐過去他身旁。

「不會有事吧?」我想了想,又想起他可能「聽到」我想什麼,面上一紅,退了一步。看了看他無害的笑容,才走上前。

我們兩人就這樣肩並肩的坐著,誰也沒先開口。我看著他,覺得他有點面熟,又想不起在那兒看過他。這樣鮮明的人物,見過之後應該不易遺忘的。

「你很年輕嘛!」他說話了。

「我十六歲。」我如實的了,平時我是很在意人家猜度我的年紀的,因為我的樣子老成。不過,現在人也死了,反正在這時刻年齡算不上什麼。

他看著我,眼裡盡是憐惜。又有點兒看不過眼似的,他摸摸我的頭,說︰「回去吧!」

【第三章】

「不要!」幾乎是立刻的,我回絕了他。

「為什麼?你還年輕,你以選擇的。」他說話很柔,不像之前飆結他的狂傲。不過,他的臉倒很孩子氣。

「我累了。」我的眼淚不受控制的流下來。「爸媽只會關心我弟弟,對他噓寒問暖,而我呢?什麼也沒有。男朋友背著我與好朋友交往,我還可以做什麼?」

他又露出他孩子氣的笑容,沒有安慰我,只是拿起結他,彈奏起一首我不知名字的哥。這道歌與前那曲風格不同,屬於民謠式的,聽起來很令人舒服,亦很傷感。

我聽著,哭得更兇了。一直在哭,結他聲也沒有停過,像陪著我哭似的。
他邊說邊彈︰「我,沒有選擇,意外的事……而你,還有未來。對我而言,這個世界只有音樂,我的生命就是音樂。你開心的時候,聽音樂令你興奮;不開心的時候,音樂也像能感染你似的。哭過之後,人也變得開心一點吧?」

我已經哭得了,不再流淚。只是,默默的聽著他的話。

「這個世界,有很多人為了三餐而努力頻撲,他們為了生存,也不知道該追求愛情與否。因為愛情對他們來說,是奢侈品。」他頓了頓,結他的聲音開始變得激動,又成了另一曲。「你呢?你卻為了這些東西放棄生存的機會?」

聲音愈來愈激昂,我也變得振奮起來。他續說︰「要得到父母的愛,就向他們表達吧!用言語不行,就用音樂啊!告訴他們你有這個需要吧!」

隨著他的音樂,我好像有了生命的動力,人也變得積極。想著,也忽然覺得想重來一次。附近的景色變了,河邊的光愈來愈熾烈,光更變成一個洞。

他說︰「回去吧。」

我向他鞠了一個躬,然後轉身步向那光茫。

「努力吧!Goodbye!」

【第四章】

白色的天空?不,今次不是天空,是天花板,醫院的天花板。

我醒來了。

今次,真的醒來了。

我看見,父母的淚。想必,他們一定為了我而傷心吧。甚至乎,我覺得他們瘦了一圈。

「太好了!醫生說你沒有生存希望了,說你意志很弱。原本都以為沒救了,幸好沒事……」媽媽哭擁著我。對不起,我心裡默念,卻說不出話來。

弟弟在旁邊也流下男兒淚,他說︰「姐姐,以後不要這麼傻了。」

我用了一個星期的時間才回復健康。步出醫院,空氣特別清新,比在奈河時更清新。

至今我仍想不透,在奈河時救了我的那人是誰?我是非常感激他的。

回到家裡,第一時間就是洗個澡。在我洗了一會之後,我聽到熟悉的結他聲……是他的結他聲!我可以肯定。我想也不想,拿起浴巾隨意句起身體就衝出去了。

是他的音樂!

「姐,你幹嘛喇!」弟弟立刻閉上眼睛,「快穿回衣服吧!」

我沒有理會他,自顧自拿起cd架上的那張唱片的盒子。弟弟正在播放的那張。

是他……

粉紅色的頭髮,無害的笑容。是他……那個支持我的人,令人鼓舞的音樂。

「是誰?」我問弟弟。

「Hide嗎?X Japan的結他手。」

「他,過世了嗎?」我衝口而出,多麼希望他也能像我一樣回來了。

「你也知道?」弟弟的答案令我失望。

我沒有說話,只是繼續細心聆聽那令人鼓舞的音樂。其實,那時候我們應該是溝通不了的吧?他說的可是日文,我應該不懂。或者,音樂,真的能傳達訊息。

而今,他的音樂,仍然是我永恆的動力來源。

【終曲】

【本報訊】昨日一名少女,懷疑因感情問題於家中服下三十顆安眠藥,被家人發現後即時送院,終於搶救成功。

【後記】

五月,是令人懷念的季節。

九八年的五月二日,他離我們而去。有傳他是自殺,亦有傳是意外,我是相信他是意外去世的。因為他是一個熱愛音樂的人,亦很有生命力。

其實,喜歡X Japan,卻並不特別喜歡他。但現在每當聽到他的音樂,就不自覺有一份惋惜的感覺,再看見現在的年青人這樣輕言放棄生命,就更加覺得惋惜。他想活過來已經不可能,偏偏有人不珍惜自己的生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