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旦路

以下內容可能含有劇情,敬請小心!

撇除《寒戰》,《乾旦路》應該是我本屆香港亞洲電影惟一一套去看的電影。會看這電影,是因為看了蘋果日報的專訪。其實有點怕看紀錄片,太過真實,令人不安。不盡不實,又會罵人家做假。

我看那場,導演和劇中主角也有來分享會,看見他們活得很好,感覺還好。尤其是看見譚穎倫。十七歲的他,在片中的累,簡中如同七十歲那般……

對於粵劇,其實我認識不多。所有的知識,都是大學時代的project學回來的。正因為要做project,才對粵劇有點兒認識,不過就是那點兒。再多一些,就是以前中樂團所奏過的《牡丹亭驚夢》。不過也就只有那麼一首了,再多也沒有……再多點點的,只是大學時代的聽過的崑曲,以及《梅蘭芳》……粵劇對我來說,就是很嘈的音樂。我愛聽rock and roll,人家會說吵,但,對我來說,粵劇更吵。然而,我真心敬佩喜歡這門藝術、把這門藝術傳承下來的人。

一向不喜歡小朋友,但是見到片中那個十一歲的譚穎倫,對粵劇的熱誠,然後對想成為「乾旦」的冀盼,我真的覺得歲月很殘忍,把小朋友的夢都攤殘了。片中不止一次,讓我覺得王候偉很羨慕譚穎倫,因為譚穎倫成名很早,很得到別人的關照。但譚就是成名太早,所以面對變聲時,那種壓力,難以令人承受。一心一意向著夢想出發,走到半路,才發現自己連入場票也拿不到,還可以怎樣?反而王因為遲「入行」,他的聲音、心志都已經成熟了,要選一條自己想選的路,雖然難走,但起碼他有資格走。

記憶中,以前的中國戲行,是沒有女子的,因此所有旦角都要由男人來演。但我不知道為什麼,粵劇的乾旦路那麼難行,雖然,其實我覺得本來粵劇路已經不好走。日本可以有寶塚,為什麼粵劇不可以有乾旦?其實我是明白,硬是「扭曲性別」,對很多人來說,不是一件自然的事。但我們都有選擇的自由,正如現在也流boyiffriend shirt,很多女孩都穿男朋友的衣服,也是流行的一種。喜歡做乾旦,喜歡唱女音,又有何不可?

片中譚說過很累,想放棄,直至現在,他還未放棄,這是一件可喜的事。但如若他想放棄,也未嘗不可,畢竟人不是為了別人的期望而活。

電影好看,希望會上正場,別浪費了一齣好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