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晚燉木耳之章

 

作者︰Alien藍@Air

【序】

話說小小皇朝太平盛世,人民生活安定,個個安康。可有一女子晚晚燉木耳,天生就是一個苦命女子。她年幼時失去母親,父親又曾離她而去,更被太后旨給一個她不愛的男子,一生可謂苦多於樂。曾有蕭相士批她童年、少年運坎坷,直到二八年華後方有轉機。於是她在十六歲那年,出走往找她的爹,而小玲和小明為了尋找她,又鬧出了一連串的事。終於,她尋回了她的父母,而燉木耳一家人決定了到日月教那裡隱居……

【第一回】風雲起於日月教

「無忌,這幾天可會熱鬧了。」小明說。

趙無忌挑眉,很久沒見過小明雀躍的樣子,說︰「有什麼好事發生了?」

「我那個朋友,寫小說的,叫昔,就是那個寫『迎日』的那個,她來了我再詳細介紹。還有的是燉木耳一家都回來了,而且晚晚都會來呢!」小明開心得眉開眼笑。

「那就好了。」小明之前不斷的吵著說悶,趙無忌覺得煩到不得了。

「但有一件事,嘟護法失戀了,而且對象是我家的小梅子。」小明又黯然起來。

「你為什麼知道這麼多?」

「嘻~~小豪子都在做線人嘛!他一直將六甲宮的事通知我,所以對於小小嘟護法這事,我也很清楚!」

「小豪子的話能信嗎?」趙無忌雖沒見過小豪子,但也聽聞過小豪子的事,可不相信他的話。

「但是八九不離十,就算細節不對,但是應該真的有發生過這件事。」

「那你說怎麼辦?」趙無忌知道小明不懷好意。

「原來我是打算將嘟護法和晚晚湊成一對的,但是好像又不太好。而且昔來了嗎,我不能把全部時間都放在嘟護法和晚晚身上的,不如把嘟護法的弟弟叫來吧,這樣又多了一點人來玩了。」

「你是打算怎樣,將他們配對?」

「不是啊,聽說嘟護法的弟弟的朋友長得很俊,我是打算將他許給晚晚啊!至於嘟護法和他的弟弟,就看看昔會否對他們其中一個有興趣。」

「嘟護法的弟弟是叫草,是一個浪人。至於草的朋友,是那個漢聲吧?」

「對,無忌你很聰明!晚晚曾經說過很崇拜漢聲,聽說他的歌聲很美妙。他是個唱遊表演者呢!我可花了不少時間打他的事情,卻想不到他是草的朋友。」

「世事就是這樣,但我有預感,事情會出乎你意料之外。」

「也不怕,總之他開心也就行了。」

「是嗎?」趙無忌還是憐惜的撫摸小明的頭。

始於小小皇朝的人,都有喜歡做媒人的特質。但事情會真的如小明所料嗎?

「昔,你來了?」小明到了日月教的大廳迎接昔。

「你廢話啊,人都到了你的面前。」昔平常是一個沉靜、淑女型的美人,可是見到了好友,亦有她佻皮的一面。

「歡迎你,昔小姐!」趙無忌亦為著小明的面子而迎接昔。

「趙教主你好。」昔禮貌的回應了。

「好了!昔先到客房安頓好吧。今晚咱們一起吃過痛快,飲過痛快!」

今次可會熱鬧了,昔已經到了日月教作客,而燉木耳一家和嘟護法亦差不多到了日月教。

【第二回】人才匯集日月教

為了歡迎昔,小明和趙無忌特別設了一個小型宴會,趙夫人也出席了,不過由於抱恙,所以提早退席,剩下他們三個年青人對酌。

「無忌,昔的文筆很好,她的出道作品『迎日』,是一部小說,以前從沒有人寫過同類作品,可謂領新潮流。」小明介紹著。

趙無忌帶點欽佩的眼光,說︰「昔小姐很厲害呢!就連我這個武人,也曾聽過『迎日』這部名著,這部名著被稱為小小皇朝三大名著之一,與國舅的相馬經以及采仁太師傳的采語錄齊名。」

昔謙虛的說︰「太抬舉了!我的拙作怎能與他們兩位的作品媲美呢?不過,我的志向是不要依從潮流,是要帶領潮流。」

趙無忌點點頭,說︰「昔小姐真的很厲害!」

「還不止,昔還是一個編輯,編著了一部『兇器』,收集了很多人的作品。已經出版了差不多十期了,非常厲害呢!」小明繪聲繪影的說。

「公主過謙了,要不是你的幫忙,那本兇器可出版不成呢,而且你也是其中一個作者啊!」昔還是慣性的叫小明做公主。

「但是我的作品沒有你一半的受歡迎嘛!對了,還是叫我小明吧!」

「小明,我愈來愈不明白了。」趙無忌聽得都糊塗了,什麼兇器?

「是這樣的,我創辦了一份刊物叫『兇器』,收集了很多作家的作品,而公主亦是其中一個作者,當初在她的協助下,我才有足夠資金創辦『兇器』。」昔解釋。

「原來是這樣。」

「嗯!証明我當初的投資沒有錯,現在『兇器』很好賣,我們現在可有很多錢賺!」小明笑說。

「是因為昔的作品寫得好吧!」趙無忌望著昔,覺得昔將會在今次的事件上參上一腳,大概小明也預料不到。

「趙教主過獎了。」

當晚三人相談甚歡,到了三更時份才回房休息。

翌日,又傳來了燉木耳一家和嘟護法回到了日月教。

趙無忌和小明於山下迎接他們,小明見到了晚晚燉木耳,開心得對她擁了又抱,晚晚心中也是很感動,繼父母重聚之後,又再遇故人,晚晚說︰「公主,你還是沒有變。」

「晚晚,你可消瘦了。」小明有點不忍,這些年來,晚晚可辛苦了。

晚晚把小明拉過一邊,說︰「那是因為我之前病了一陣子,我可是活得很好。但是嘟護法可苦了,他最近極速消瘦。」

小明也皺眉頭,說︰「是因為小梅子的事吧?我也知道個大概,但,感情的事,勉強不來啊!」就像小玲和彤皇后,始終都是不咬弦,但和定妃則如魚得水。

「我也明白,但是……嘟護法算是對我們燉木耳家有恩,我可不願見他憔悴。」晚晚原本就是一個很有同情心的人,而且嘟護法護送燉木耳一家,算是有恩。見了嘟護法這樣子,實在不忍。

小明知道晚晚的好心,說︰「那你多點陪他玩玩吧!我也把他的弟弟,和他弟弟的朋友-漢聲,喚了回來。希望能對嘟護法有點幫助吧!」

晚晚聽到漢聲的名字,眼睛開始發光,說︰「是那個唱遊流浪者嗎?」

「對!」

「公主!你好厲害!」

小明被讚賞,開心得飄起來,她說︰「為了我的好表姊,我也做了好些事情。對了,你還是叫我小明好了,我已經不再習慣被人稱為公主了。」

「還是叫你教主夫人你會比較開心?」

小明輕打晚晚,面紅了。

「小明,你們還在做什麼?大伙兒都在等你們,我們一起回到大廳再談吧。」趙無忌說。

「好!」小明愉快的說。

「咦,有兩匹快馬呢!」蕉蕉燉木耳說,他對馬匹就是別敏感,遠遠的已經聽到馬蹄聲。

「那裡有?」茵茵依著丈夫所望的方向,但是見不到。不一會,真的有兩匹快馬來了。

「是草!」嘟護法難得地說一句話。

「哥!教主!」草對他們打了一個招呼。而他身旁的漢聲,則有禮貌的對各人笑了一笑。

「好了,那大家都齊集了!」小明暗笑。

【第三回】樂韻悠悠

眾人安頓過後,一道回到日月教的客廳,燉木耳夫婦為了不阻年輕人談天,便先行回房了。晚晚燉木耳見到漢聲,心中煞是興奮,但又奈於她害羞的性格,不敢作聲。而這個時候,趙無忌再為大家作一個詳細的介紹。

小明對漢聲說︰「我可以叫你做漢聲嗎?」漢聲點頭,小明指著晚晚說︰「這是我的表姊晚晚燉木耳,她可仰慕你久了。」

漢聲說︰「那是小人的榮幸,小人的事蹟竟然有幸傳到郡主的耳裡。」漢聲從趙無忌的介紹中,知道晚晚郡主的身份。

晚晚說︰「你可以叫我做晚晚的。其實是我有幸才對,可以聽到你的樂曲,不過……如果可以親耳聽到你真人演唱,那就更好了。」

草見到難得氣氛融洽,打算令嘟護法開心一點,便說︰「對啊,不如你高唱一曲,大家也想聽到你的歌聲。」

昔這時也說︰「你的歌曲不只中原的人知道,連東夷西戎南蠻北狄的人也知,我也很想見識。」

難得地,嘟護法也被這喜悅感染了,說︰「你就高唱一曲吧。」

漢聲見盛情難卻,便高唱了一曲「花花花花花」

詞︰Sam
「打格 若獨蠍衣裝太差
打格 若毒蠍不懂著衫
打格 並沒困難
Oh-ee-yeh ! Oh-o ! Oh-ee-yeah ! Oh-oh !

將長裙倒轉了真失暈
不迷人卻叫你好興奮
細乳罩會變花花乳罩
Oh-ee-yeah ! oh-oh ! oh-oh !

亞HO正一衰人
最愛去囂張人
亞HO正一搵笨
佢最愛點死人
亞HO你真低能
著穿了花花裙
看穿你的真人
你教我真激奮」

雖然這曲的歌詞庸俗了一點,但總算帶起了全場的氣氛,令到全部年青人歌熱舞。晚晚忽然想起,漢聲有一曲更加好的歌,叫七甲愛蕉補習社,便叫漢聲唱。眾人和議,而且更一起合唱。

「蕉 ﹗ 蕉 ﹗ 蕉 ﹗
班長早﹗MISS LAU早﹗亞蕉早﹗
尋日佢還跟HIU YAN相戀真愛慕
囂張的黃頌銘做數最好 還能天天也做數

FRANY與亞龜 有多高 ECON都不可計得倒
香蕉與亞豬 老相好 是與非今天續個數

話亞HO極度無恥 七A說好
然後有四個少女竟協力說 ﹕我真蠢
扮亞HO亦是奇和怪 SAM仔本領
與力維齊齊大叫﹕計好
翠兒亦會放膽講數

海哥好﹗定妃好﹗偉珊好﹗
談論昨日點解嘟哥好鬼奮努﹗
funny girl 還在說 ﹕淑敏最好
無情yee mei 也上訴

喜歡數碼的那卡通﹖溢欣很喜歡 說聲﹕好
sze wing 愛拍拖 誰唱和﹖ 是與非可會予計到﹖

對亞星絕密明畫 七A叫好
玩令你與我都說 ﹕賣了更加好
是與非亦是SEVEN A 必修一課
與惠婷還要伴侶探討
坐下來陪拒亞JAMES鼓舞~~

小丸子 GIVES ME LOVE ﹗
HEADGIRL GIVES ME LOVE ﹗
PA GIVES ME LOVE ﹗
ECONOMICS GIVES ME LOVE ﹗
SEVEN A GIVES ME LOVE ﹗」

【第四回】月下談心

晚晚在這一個晚上,已經和眾人混熟了,尤其是昔,因為她們都是漢聲的樂迷。至於漢聲本人,晚晚是不太敢接近的。畢竟偶像只宜遠觀不宜近看。嘟護法呢,雖然仍是不大開心,但已經和之前相比好得多了。

晚上,就剩下晚晚、昔、草三人對酌。他們三個相談的內容,就以嘟護法為主。晚晚是惟一知道全事始末的人,所以解釋事件的工作,就由她去做。由於昔是愛情小說作家,便成為了一個專家,負責解決疑難。草則負責分析嘟護法的性格。

昔聽過晚晚的解釋,知道嘟護法情根深種,尤其是未婚妻於婚禮被搶,自然更是受傷,說︰「最好的解決辦法,便是讓時間沖走一切。然後,再找另一個愛人重生。否則,外人是幫不了什麼的。」

草說︰「這個每個人都知,可我哥就是死心眼,做什麼都是堅持到底的,就算明知道是錯。」

晚晚說︰「對啊,他可是每天對小梅子念念不忘,我曾經聽過他的自言自語,就是在說著小梅子什麼的。」

昔說︰「自己的傷痛,一定要自己勇敢面對。我們可以做的,就只有不要讓他逃避現實。不可以再讓他沉淪了,這樣下去,他會活於自己的回憶當中。」

晚晚道︰「那有什麼的具體一點的方法嗎?」

昔說︰「你不怕殘酷的話,就應該盡早提醒他,小梅子是一個已死的人,無論如何是救不活的,再想她也沒有用。」

晚晚說︰「我才做不到。」

草搖頭,說︰「不行的,我怕他會自殺。」

昔又說︰「那可以怎樣?難道不理他?我知道我的方法是殘酷一點,但這是最直接的,他應該要有這層認知。如果有時間傷痛,倒不如重新建立自己,那比吃什麼特效藥都快。」

晚晚嘆氣道︰「那也是的,不過愛情這東西,誰也不能阻止它發生。」

草說︰「既然愛過了,對方也離開了,也就放手吧。該放的,不要留。」

晚晚說︰「但我真的開不了口。」

昔說︰「草,你是他的兄弟,怎麼說都應該是你去的。」

草說︰「我比我哥年輕,輩份低,他不聽我的……」

晚晚問道︰「那怎辦?」

昔說︰「我和他沒啥交情,更加不應由我去。」

三個年青人,無語問蒼天。

草忽問︰「對了,昔就是為了尋找小說靈感,對身邊的愛情故事特別敏感。那麼晚晚你為什麼這樣著緊我哥的事?」

晚晚臉紅道︰「我……那是因為嘟護法他是為了我……我們一家才到六甲宮,才會……遇上小梅,怎麼說都好像……好像是我們連累他,這責任……我是要負上的。」

草見了晚晚的羞態,忽然想起昔說過應該要讓嘟護法投入另一段戀情,想到了一個妙計……

【第五回】沉淪之後

「來來來,咱們一起到山上去啊!」草一早便拉了嘟護法起身。自從小梅子死了之後,嘟護法便一直頹廢,日上三竿也不起身。

「怎麼了?」嘟護法問。

「你不是喜歡行山的嗎?今天我們幾個一道上山遊玩好不好?」草見了嘟護法的頹廢樣子,還是按捺著性子。

「不,我沒有這個心情。」

草實在想不到,以前自己所仰慕的哥哥,那個威嚴又不失自信的哥哥去了那裡。他罵︰「你是自暴自棄嗎?你以為你自暴自棄小梅子就會返來的嗎?根本沒有可能!就算她會回來,她的心根本就沒有你!」

嘟護法又豈會不知,他只是在逃避。對於草一氣之下所說的話,他還是沒有反應,大概他心裡清楚知道,小梅子的心根本容不下他。

草將本來不想說的話都開講了,續說︰「不如,你去嘗試一下吧。世界這麼大,總有一個女子適合你的。」

嘟護法看了看草,明白他的意思,可小梅子屍骨未寒,他實在……不想這麼快找另一個人來代替她,況且對那個女子,也會很不公平。「我不想行山。」他找藉口。

「那我們不要上山,我們只到處逛,到處吃喝,好不好?」草一心只想把嘟護法拉出來。

「好吧!」嘟護法敵不過他。

另一邊廂,晚晚正被茵茵打扮得花枝招展。在旁小明公主說︰「美女嘛,雖說不打扮也是漂亮,可是打扮了之後,更是動人呢。」

晚晚被讚美得不好意思,可茵茵卻很開心,畢竟女兒被讚,做母親的始終是有虛榮心,況且她愈看晚晚愈像年輕時的自己,更是感到有點真實感,晚晚是她的女兒呢!

「娘,真的要這麼打扮嗎?」晚晚也看不慣自己的漂亮模樣。

「女兒家當然是要打扮打扮。」茵茵欣賞自己的傑作。

這時候,昔剛巧進來了,看見了晚晚的漂亮模樣,也忍不止讚嘆。「很漂亮啊!郡主就是不同呢!對了,草剛說他們會一起遊玩,要吃遍附近的珍饈百味呢!他還叫我們一道去,你打扮得這麼漂亮,也是該讓人欣賞。」

晚晚聽了這話後,倒想立時換回平時的模樣,她可不想他不喜歡呢!他,是誰?晚晚忽然想到,她心裡的他是誰?為什麼要這樣在乎他?他何時已經進佔她的心而不自覺?

「我沒有份兒去!我不依!」小明的叫嚷聲,喚醒思考中的晚晚。

晚晚笑說︰「誰敢不讓你去?」

「我答允了無忌,要好好的學好功夫,不要半調子的……」小明的模樣有點尷尬,是因為趙無忌吧?

戀愛,真的會令一個人有如此改變?可以這麼令人沉淪?又可以令人為對方改變?甚至乎令自己的身和心都失控?晚晚不明,或者,她該明白,自當初看見了他之後,她的一顆心已被俘虜。

【第六回】開懷

由於小明要練功,趙無忌自然是陪著她的,所以他們的遊玩團的一行人只有晚晚、昔、嘟護法、草及漢聲。他們的目的只是遊玩、吃喝,有點兒漫無目的的。所以遊玩經驗充足的漢聲,提議先乘馬車到江邊,然後購船江而流,他們的行程,大概會是五天。

到於這樣的決定,眾人沒有異議,不過由於行程也不短,所以他們都先回房收拾包袱,尤其是晚晚,她需要換回一件輕便的行裝,對於難得打扮一次的晚晚,少不免有點不高興。可漢聲的一句說話,又令到她興奮起來︰「你現下這身衣裳自是襯得你艷麗非常,可你平常的素衣打扮,已顯出你是活脫脫的一個美人,不用刻意經營。這種美,可不是人人能學的。」

那個少女不喜歡被人稱讚,而且還是自己的偶像,晚晚興奮得臉也紅了起來。在旁的嘟護法,見到晚晚的美麗,也忍不住說︰「晚晚真是盡得茵茵的真傳,秀麗非常。」

草取笑地說︰「看我那不理世事的哥哥,見了你的美麗也開了金眼,晚晚你真功德無量。」

晚晚被人取笑,也不怒反笑,那種傻傻又甜甜的笑,直看得在場男人發呆。昔這時說︰「好了,美女不厭百回看,可現下咱們要爭取的是時間,要看美女遲點再看吧。」

眾人聽後,便回房收拾行裝。

這次的旅程,全由漢聲負責,因此他亦擔任了解說的工作。「今次的旅程,基本上是以吃為主,所以我已打聽了幾間等別出名的食府,我們會去光顧的。另外,為增添趣味,我們是嘗試參加遊江族的營火會,我和他們的族長有點認識,相信他會讓我們參加的。然後我們可以參觀他們附近的村莊,可以看一下他們的刺繡,或是其他等等。你們有否其他意見。」

基本上眾人對漢聲安排的行程沒有意見,反正都沒有看過。尤其是晚晚,雖然她曾經為了找尋父親到過寒山寺,不過她一直很少出門,而且身為女子,她也沒可能到處走,她是相信今次的旅程,會讓她見識更多的。漢聲看了晚晚興奮的表情,也感到安慰,不枉他用心安排,他寄望,這次的旅程,不止讓嘟護法能開懷,也令晚晚能夠開心。

草見眾人不作聲,便先帶起話題,逗逗他的兄長。「對了,哥,聽說你也認識遊江族的人,他們是怎樣的一個族?」

原來的解說應由漢聲來做,但漢聲也明白草想讓嘟護法多點說話,便由得草。嘟護法有點敷衍的說︰「就是住在江邊一個族,所有生活都是依賴江給予。」

晚晚有點興緻,問︰「例如呢?他們住在江邊,不怕房子被水淹嗎?他們不耕種嗎?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傳說?」

嘟護法見了晚晚的雀躍,想到以前自己也槷衷於到處找尋故事、流浪,擴闊自己的眼界,現下卻因為愛情而死了心般,真的有點不智。在這世界上,嘟護法的生命中,還有很多很多東西,有友情,有親情,有他的日月教,有他的展望,為什麼要這樣?

他忽然真的看通了,不一定要再找愛情,遇到的是緣份,遇不到的,還是要活下去,不如開開心心的過下去吧。

【第七回】傳說

嘟護法看開了,忽然一笑,說︰「有一個傳說,如果你失去你的所愛,只要到江中誠心許願,江水會反映中你的所愛到那裡去,你可以依此找回你的所愛。不過你的所愛是物還好,可以找回來。如果是人的話,而那人又死去,那麼……那人多數會跌下江裡……」

晚晚倒抽了一口冷氣︰「那不是太不珍惜生命,太可怕了嗎?」

嘟護法搖頭說︰「不是的,傳說那有這樣恐怖?如果敢跌下去的人,會與他的愛人一起到仙境。不敢的人,一世也不會找到他的愛。」

昔說︰「那遊江族的人不是很多都會自殺死嗎?」

嘟護法又是搖頭,說︰「遊江族的人相信他們的神會保護他們一生一世,而且他們多數不能從江裡看到他的愛人的倒影。」

晚晚眼望遠處的景色,道︰「大概是他們的神發好心,不讓他們看到,以保住他們的命。」

大家又是一陣沉默,那個動人的傳說,太過傷感了。待了一會,漢聲說︰「到了,就是那間食府。我們現在下馬車吧。」

漢聲真是一個不平凡的流浪人,連同是流浪人的草也不得不承認。他帶他們吃遍玩遍,又是開心又是快活,昔也因此找到不少寫作題作,嘟護法心中,則有一個想法……

「到了!」漢聲的聲音帶點興奮,他終於到了遊江族的地方。

遊江族的族長見到漢聲,熱情的打了一個招呼。漢聲和他說了一會話,族長連連點頭。漢聲回頭對晚晚等人說︰「行了,我們可以參加他們的營火會,而且營火會今晚會開始,我們現在要準備了。」

晚晚問︰「要準備什麼?」

漢聲說︰「營火會的高潮,是要送禮物給族人自己心目中重要的人,以表心意。我們今晚可以買禮物,送給我們重要的人。」

晚晚開始雀躍,說︰「好像很好玩呢!」

昔也附和︰「那我們現在到市集搜購禮物吧!」

草說︰「很好,那我們到了市集後分頭行動吧!」

晚晚最為開心,說︰「就這樣!」

漢聲見大家也興奮,忽然想起些什麼,說︰「對了,禮物只能送給一個人的。」

晚晚說︰「可我想送給你們每一個人。」

漢聲道︰「這是習俗,沒有辦法。」

晚晚有點不滿,說︰「那好吧……」

嘟護法想到,只有一份,那他送給誰好呢?而有沒有人會送給他呢?

【第八回】晚會

晚晚很開心,她選了一把小劍的飾物,非常趣緻。那把小劍握在她的手裡,很有真實感,像實實在在,能夠保護她一樣。她選了這個飾物,是代表她已選擇了他嗎?晚晚自己也不能夠想像。

終於到了晚上,大家開開心心的渡過。他們跳舞、唱歌、談天、看星,像要揮去他們全部的青春一樣。晚晚從沒有見過,一個女子可以用盡她的身體,盡情跳舞。又沒有見過一個男子,可以這麼厲害,單手擘開數塊磚頭。晚晚沒有看過的表演,今晚都看盡了。雖然以前在宮中都看過不少表演,可她沒有感受過這種熱烈的氣氛,那一種燃不盡的熱情。

全晚最緊張的時刻來了,遊江族人最期待的一刻,就是把他們的禮物送給他們心愛的人。有的送給情人;有的送給父母;有的送給兄弟。而草亦一馬當先,把他的禮物送給嘟護法,並說︰「哥,我希望你能快樂。」

嘟護法是很感動的,他和這個弟弟聚少離多,總是有緣無份,就是到同一個地點,往往都是差一面之遇不著。加上他這個嘟護法事忙,就算是過年,亦未必能見上面。草的心裡,還是這麼惦念他,他也不敢相信。

這時候,漢聲亦把他的禮物拿出來,遞給晚晚,說︰「晚晚,我送這個禮物給你,希望你永遠都能看清自己的心。這是一面魔鏡,它如同遊江族的江水一樣,能照出你想見到的人,你心裡最愛的人。」

晚晚收下這面鏡,覺得有點受不起。她紅了眼睛,從來,就只有小玲、小明、蕉蕉燉木耳以及燉木耳老夫人對她好。她和小玲、小明不常見,好感情但亦不能深入她的心;父親亦一直為母親的事,已很少與她談心;燉木耳老夫人也對她好,只是老人家總是嚴格的對待她,年輕人心裡總有反抗之心。漢聲,可說是她親人以外,第一個如此深入她的心的人。

晚晚拿出那把小劍,送給漢聲,說︰「多謝你,漢聲。這把小劍會保祐你的,你以後再流浪的時候,也不必怕遇上危險。」

漢聲感動的點點頭,兩個年輕人的心,在這一刻,連成一線。

而在旁的昔亦不甘後人,送了一頂帽給草,說︰「多謝你提供了不少故事給我,這是回禮。」

眾人禮物送過了,又嘻嘻哈哈的跳舞,唱歌,氣氛再次熱鬧起來。在這一個晚上,火光照得天上如白天一樣的光。

玩過後,眾人回到房間。就只有嘟護法一個,坐在草原上,看著那剩餘下來的火光。他的眼,如同火一樣閃爍。他手上拿著一個小麵粉娃娃,是他沒有送出的禮物。女娃的模樣,有點像晚晚燉木耳……

【第九回】七甲宮

在遊玩過後,他們幾個總算回到了日月教。才剛踏入日月教的領地,就見到那以是非見稱的小豪子,小豪子向晚晚請安︰「奴才小豪子向郡主請安。」
「這是什麼回事?」晚晚忍不住問。

此時定妃剛巧經過,便說︰「晚晚你不知道嗎?六甲宮要修葺,所以我們小小皇朝的人都來到日月教暫住啊!」

儀妃也來到了,見到晚晚,說︰「好久沒有過晚晚了,你還好嗎?咱們很多人都來了,連皇上也來了,我們一起到主殿吧。」

晚晚還沒了解情況,儀妃便喚小壽包喚人來拿晚晚的行李。於是他們一行人便來到主殿,才進入主殿便見到趙無忌皺著眉,看來他也不想見到過麼多人,可是他注定說不過小明的。然後晚晚便見到小玲拿著一卷文件交給小桂子,看來連朝政的事,他們也搬到了日月教來做。

小玲一見晚晚便說︰「晚晚,很久沒見了,近來好嗎?咱們六甲宮要加建了,因為小小皇朝愈來愈多人了,還找來了一個蕭相士,替咱們六甲宮改名做七甲宮,你說好不好?」

晚晚點點頭,也沒有說什麼。在旁的趙無忌立即說︰「好得很,不過最好的還是你們一群人搬回去。」

小明在旁嘟著嘴說︰「可咱家裝修,沒地方可以住吧?待七甲宮整修完畢,我們日月教也來鬧它一鬧,也裝修,然後搬到七甲宮住它一會。嘻,整個日月教的人,一定會把七甲宮擠得水洩不通。而且玲今次很有我心啊,把巴西龜都帶來給我了。」

趙無忌摸摸小明的頭,想想可以報仇,就說︰「好,還要吃光他們所有的糧食。」

小明笑笑,見趙無忌接納小小皇朝的人,也就開心了。小玲聽到他們的話︰「枉我這麼有心,把你的巴西龜救了回來,你們卻想這麼整我。」

其實小玲也是從小梅子與采仁去世之地找回巴西龜的,他亦不知巴西龜為何在那裡,更不知道原來巴西龜就是殺采仁的兇手。

晚晚見眾人亂成一團,卻看不見自己的父母,便找來附近的小李子問︰「小李子,你有見過我的父母嗎?」

小李子說︰「回郡主,國舅與夫人在後花園賞花。」

晚晚去到花園,見到蕉蕉與茵茵談得很高興,原本不想打擾他們,但是,茵茵剛巧回頭,見到晚晚,便說︰「晚晚,你過來吧。」

晚晚走過去,向父母行過禮。茵茵對丈夫說︰「不如你先到主殿,看看他們的情況吧。」

蕉蕉與茵茵雖然很久沒見,但是默契十足,知道妻子支開自己是有話要與女兒說,便自行走開了。

「怎樣?有話要與我說嗎?」茵茵問晚晚。

晚晚低下頭,有點迷惘,說︰「我不知道我所愛的是誰。」

茵茵說︰「傻女孩,你是知道的,只是你自己不肯承認。當你思及他時,你會甜蜜蜜的;當你見他受苦時,你會想代他受苦。你總會時時刻刻的想起他,然後不經意的說起他。在不知不覺中,他會進佔你的心。」

晚晚有點痛苦,說︰「我不想傷了另一個人的心。」

茵茵回答︰「愛情的世界沒有對與錯。如果你為了不想令他人傷心,而做了錯誤的選擇,最終對方一定會知道你所愛的是另一個男人,這個做法,不是更傷了三個心嗎?那麼,一個人痛苦,總比三個人痛苦好。現在把事實說清楚,總比之後揭發真相善良。對不對?」

晚晚若有所思,問︰「娘,為什麼你會知道我的想法?」

茵茵說︰「那是因為你是我的女兒嘛。」

【第十回】決定

過了十多天,晚晚還是不知道怎樣對他說,她始終沒法狠下心來。

然後,有一天晚飯時,漢聲與嘟護法同時宣佈,他們都要往流浪去,眾人又是喜又是憂。喜的當然是見到嘟護法的進步,總算是有了精神。憂的是怕嘟護法是做傻事。而對漢聲,眾人都有了感情,自是不捨。

另一方面,草亦說過快走了,而昔亦會和草走一段路,尋找她的寫作靈感。

小小皇朝的人,又快將搬回七甲宮,眾人離愁開始出現了。

漢聲此時又說︰「我希望,在我新的流浪旅程裡,能有一位我心中最愛的姑娘加入。」他的眼睛是望著晚晚的,晚晚亦知他的情意,可是,她還是逃避。對於漢聲赤裸裸的表白,晚晚很是感動,可她……

到了晚上,晚晚回到房間,看著漢聲送給她的魔鏡,她所看見她心中所想的,又是那一個人?為何始終沒法看得清?她像活於霧裡,看不清她眼前的景物。

「我在逃避什麼?」晚晚不禁輕嘆,她是清楚明白自己的感情。如果連她自己也不明白自己,那誰會明白她?可是她明白,不代表她懂得該怎樣做。

然後,終於到了別離之日。眾人在同一天離開,小玲與小明公主又是哭擁,又是道別,就怕不再見到。他和小明道過別後,就是和晚晚道別,他說︰「晚晚,我答應過你,我會讓你自己選擇自己心愛人的,那麼,你現在有答案嗎?」

晚晚搖頭,小玲憐惜的拍拍她的頭,說︰「不要緊的,無論如何,我會永遠都支持你。」

晚晚哭著和每一個人道別,小玲、定妃、儀妃、小壽包……就只有嘟護法和漢聲,默默的看著她。她沒有和他們兩個說一句話,她就怕,說過之後,她的眼淚會真的流下來……

離別,是為了重聚。終有一天,她會和要見的人相見。沒有嚐過分離之苦,沒有人會記得團聚時的喜悅,沒有人會記得盼望的心情。晚晚,她記住了。

【尾聲】你的選擇

如果你失去你的所愛,只要到江中誠心許願,江水會反映中你的所愛到那裡去,你可以依此找回你的所愛……

「怎麼……你會在這裡……」晚晚輕叫。

望著水中的倒影,晚晚不敢相信。是她的幻覺嗎?她置身的,不是遊江族的江,只是日月教附近一條小河,那個傳說會在這裡應驗嗎?

「別跳下去!」男聲輕輕的說。「我可是回來找你的。」

晚晚有點感動,她的神,可讓她盼到了,就算是幻象,也足夠她心滿意足,一生一世……

【完】

【後記】

大家或會發現,今次晚晚燉木耳之章差不多全部人都出現了,因為我打算讓小小皇朝作一個休息的時間,所以讓大家都出場見見各位看倌吧。關於小小皇朝的事,我會在「多事之章」和大家說。

說回今章,晚晚燉木耳可被大家搶了不少風頭,對不起!至於文中的歌詞,其實是Sam的作品,他的歌詞真的很抵死,下次去唱k時不妨去唱,肯定笑死人。

晚晚之章的結局,有點……混吧!對不起,那是因為,我自己也抉擇不到那一個才是晚晚的愛,我原本寫這章時是決定了嘟護法是晚晚的愛人。但是,當漢聲出現了,我就開始懷疑,晚晚對嘟護法是出於憐憫多於愛情。總之,我抉擇不了,所以,我把最終的抉擇,交回給讀者大人,你喜歡那個,你就當那個是男主角吧!寫這一篇的時候,我可和晚晚一樣痛苦啊,因為選擇的那個是我。可見作者與主角的情感是割不開的。

其實我對晚晚燉木耳很殘忍,她兒時得不到父母的愛,又要面對愛情的痛苦,很苦!晚晚的故事,與我另一個故事-十月連天的設定很相似。十月郡主,又是生來沒有父母的愛,當然那是一個與小小皇朝沒有關係的故事,可寫晚晚燉木耳之章的時候,不期然想到十月郡主。不提無關痛癢的事,晚晚燉木耳之章的主旨是-小小皇朝的苦命女子終於得到她要的。

就要面對高考了,希望大家也如晚晚一樣,得到想要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