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Japan

作者︰Alien藍@Air

今天是hide chan的生日,所以我終於動筆寫這篇了。

緣起

說喜歡X Japan,是1995年的事。(真的年代久遠了)那個時候,馬鞍山的新星堂還未結業(現在香港的新星堂已經全線結業了),每個星期六,我也會去朝拜。就是在那個時候,新星堂最當眼的位置,貼著X Japan的海報。最搶眼的,當然是hide chan的一把紅色頭髮。初時我只是覺得他很「炫」。只是,那時開始,我已經愛上X Japan了。之後,也開始買有關「x」的物品,記憶中,第一個物品就是一字「x」字的戒指。雖然這習慣已經沒有了,但對於有「x」字的,我還是不能抗拒,就像clamp的「x」。

Forever Love

說到clamp的「x」,不能不說Forever Love。早在看x劇場版之前,我已經擁有forever love的cd。而我最愛X Japan的歌曲,亦不是Forever Love。然而,在看劇場版的時候,原本我沒有哭,真的一點也沒有哭。直至Forever Love響起的時候,我開始止不住眼淚。歌曲的感染力,加上這齣劇,真的令人忍不住淚水。我記得,我哭至熒幕變成全黑,我還未哭乾眼淚。

Endless Rain

如同Forever Love一樣,Endless Rain同樣不是我最愛的歌曲,卻一樣令我哭得心碎。今年年初,在廣州旅遊時,發現了一隻命名「X-Tapan」的碟,不是我打錯,是真的印錯了。(汗)初時為了好玩才買回來,誰知一聽第一曲,就哭了。第一曲的Endless Rain,是演唱會的版本。沒有認錯的話,是The Last Live的。歌迷們一起大合唱,toshi唱得異常落力,一想到這情景不再,我便忍不住哭了。

Live

說到live,我是無緣去聽了。有一次,聽到收音機的一個jingle(不知是否這樣串),有個女孩說自己廿三歲的時候,去看X Japan的演唱會,然後很多人cosplay去,頭髮都jel得高高的,她差不多都看不到台上的表演。那時我忍不住笑了出來。如果我有機會去看,我又會否cosplay呢?(不過就算我cosplay,以我短小的身型,還是擋不到別人的視線。)

記憶中的紅白

記憶中的紅白,應該是1997年年尾,那個時候,是亞視播的,應該是直播吧?我在房裡看,電視是收不清的,第一次看到X Japan的直播演出,也是最後一次。關於這段記憶,我是有點模糊。惟一留在腦海的,是那種震撼的感覺;永遠,留在心中。那一年,X Japan解散了。

我恨Toshi

無可否認,我是恨Toshi的,理智告訴我不關他的事,但感情上我放不下。我總覺得,X Japan的解散、hide之死,一切是由他引起。其實,我知道他沒有錯,他與yoshiki這麼多年的友情,沒理由可以一下子放下。(甚至有人寫toshi和yoshiki的BL……)我是知道,有些事情,不能勉強。但是,我還是恨他……

然而,不能否認,他的聲音,無可取替。如果換了另一把聲音去唱X Japan的歌,我真的不喜歡。(那個可怕版本的Say Anything啊…)於是乎,這樣的X Japan,惟有暫時告一段落,留在各人的心中。

Hide之死

我喜歡的藝人當中,第一個離開我的,是Hide。他是那麼的可愛,那麼的任性。他的死,震撼了很多人。然後,有些女孩們跟著他離去。我想,他是不願意的。無疑,他的死亡,宣告了我們的期望落空。那個時候,我們還相信著,X Japan會於2000年再度組合。

我不想猜度Hide的死因。只願,你永遠幸福。

生命中的王子

Yoshiki是我生命中的王子。他不是最好的,不是長得最俊的,不是最有才華的,卻是最吸引我的。從不否認,對X Japan的愛,是由對yoshiki的愛擴展開去。我喜歡他的曲、喜歡他的詞(尤其是不懂日文的我,可對英文詞是感激的)、喜歡他的鼓、喜歡他的琴。雖然我時候說他是商人,很會賺我們的錢,但是,真的不能否認,這樣的yoshiki,是不可多得的。你還願意繼續賺我們的錢嗎?

X Japan的其他成員

我承認我是偏心,有時候,我會覺得,只要有yoshiki、hide、toshi,X Japan的其他人,隨時可以變換的。有時,覺得他們就像附屬品一樣,可有可無。不過,每當我看到在表演的時候,heath 酷酷的神情當中,帶有一點笑意,我就跟著微笑了。未來,會繼續笑吧?

一塊結他pick

我中四(還是中五?)的時候,原本儲錢打算買一塊結他pick。Hide的結他pick,要六十個大洋(後來我才知道被騙了,我之後用二十元就買了一塊)。那時還未學結他,只是想擁有。後來因為用別人的錢買東西,卻少了找錢給別人,要賠錢給人,結果買pick的錢沒有了。生日的時候,別人的女朋友,就是ava,送了一塊給我,那個時候,我真的很感動。

L’Arc~en~Ciel

在這裡,談的是,我為了laruku,錯過了X Japan。之前一段所說買的東西,正是一本介紹laruku的雜誌。現在說的,是我去日本的那一年,瘋狂的迷上laruku,真的瘋狂了,買的東西都是laruku,X Japan的一樣也沒有買回來。現在回想起來真有點後悔。以後,有機會讓我去補足嗎?

Art of life

X Japan的每一個人,總是喜歡把自己弄得五勞七傷,要人擔心。Toshi的聲帶,yoshiki的頸和腰,hide的手……燃燒生命是這個樣子嗎?不過當我練琴弄得關節炎時,除了感到害怕,還有一點滿足。(病態了一點)我感到,那是值得的。雖然yoshiki應該不會再打鼓了,不過,光輝過,也是好吧?這樣,算不算是art of life?

Crucify my love and I’ll kill you

其實我最喜歡的一首歌,是crucify my love。因為,很喜歡中間的鋼琴solo,四分鐘多的歌,有一分多鐘是solo。在X Japan的歌當中,那算是比較短的一首歌,所以我總是聽不夠,喜歡一聽再聽。請不要抑制,我對你們的愛。

在初期的歌當中,除了特別有代表意義的x之外,我就最喜歡I’ll kill you,就因為他的歌名、歌詞,我喜歡他們的年少輕狂。

緣‧未完

想講的,其實未完,我與X Japan的緣,也未完。文章雜亂,說了很多我的感受,有的沒的,都是永恒的記憶。物件無常,只有事件才是永恒的。發生過的,未算不忘,也能不滅。

寫於2003年12月13日

 

小後記(2017年3月9日

事隔十多年,我又怎會想到X Japan會再聚,甚至讓我在香港日本台灣倫敦ChicagoBerlin等地都看過他們的演出呢?Life is beautiful. Live is amazing.

Live Repor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