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Hide

Dear Hide,

你好,很久沒見了,其實,一直也沒見過吧?遠方的你,還好嗎?過得不錯吧。

決意寫一封信給你,是因為……希望你會像奇洛李維斯一樣回信吧?(笑)其實,是因為,在雜誌上,看到關於你的,七周年紀念。看到那本雜誌時,我心裡想的,啊,原來已經過了六年嗎?之後再想到的是,七周年紀念?紀念?真的值得紀念?

一般來說,我們說的紀念,應該是快樂的事吧?但這樣傷痛的日子,應該值得紀念嗎?但若不用「紀念日」一詞,我又想不到有什麼更好的詞可供應。所以,還是要用上「紀念日」一詞。我想,這些彷似有哲理的思考問題,其實不太值得思考,因為,都已經沒有意思了。

今年的我,沒什麼特別感覺。嗯,沒有睡不著,沒有反覆。只是覺得,「啊?到了這天了嗎?」然後日子一樣的過。沒什麼特別。是的,沒什麼特別,只是寫了一封信給你。你會看到的嗎?

六年的日子,可以做什麼呢?六年可以唸完一個小學,足夠讀兩個學士學位,可以由小孩變大人。我由中學升上大學了。那麼,你呢?按理說,應該投胎了吧?新生活會怎樣?若果見到了關於自己的報道。你又有何感覺呢?應該都沒有感覺吧?

喝一口孟婆湯,忘卻許多煩憂。

或許,是一件好事。

報紙上,刊載了 Yo 大為你作曲的一件事,他有回到日本拜祭你吧?關於「 without you 」一曲,我想,我一直是覺得很奇怪的,我聽過的版本明明只有數分鐘,然後,明明是數年前的一曲。或者,是 Yo 大他一點一點的,逐年逐年的,為這曲添上一個個音符。而我,只能為你寫一封信。

其實,我想你是清楚,在 X Japan 當中,我從來最喜歡的都是 Yo 大,而你,是我的第二最愛。很對不起,不過,動手寫信給偶像,你是第一個。永遠,在我的心中,你有你的特殊地位。

這一年,我還是用我的另一個 icq a/c ,寫滿懷念你的 a/c ,只有在這特別的日子,我是這麼堅持著。大概,你會覺得我不夠誠意吧?以前總覺得,不改 info 是一件難事。但原來數年不改 info ,其實我也做到。重要的是,數年不改思念,比較難。我怕我做不到,更怕我做不好。

若真有這麼一天,請你原諒我。

先前屈指一算,若沒有當年的事,今年十二月,你已經是個四十歲的「歐吉桑」了,很難相信我會喜歡一個歐吉桑。四十歲的你,會是怎麼的一個模樣?仍然是那麼可愛嗎?還是那麼愛玩嗎?還是喜歡飆結他嗎?有緣的話,真想看看這麼的一個你。

明年,或者不能給你送花來,但願,能夠再寫一封信給你。

永好!

Hata

Ps. 希望有機會到你的紀念館看看你

Pps. 每年都給你留言,每年都忘記密碼,善忘的我,希望下次會記起密碼,如同記起你。

2004年5月2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