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重奏

以下內容可能含有劇情,敬請小心!

當初會知道有這套《四重奏》,是因為之前木村上《東京友好樂園》做A Life的番宣,而同期有這一套,松隆子等人當時也有出席。我從來不是松隆子的Fan,看友好樂園時,還覺得她真的保養得一般。不過看劇的時候,就沒有覺得她有老態。看戲時投入,就不會只注意演員的外表了。

這劇是低收視高評價,跟之前的《逃恥》好像有差了個10點吧?但老實說,我覺得現在的人都在網上看或是錄播,只計即場收視,真的不太公平。錄播跟看即時的,完全是不同的客路。但無論如何,低收視是一個事實,而劇是高質的,亦是事實。

看番宣時,我還以為這套是偽文青劇;但看到人家的劇評,一開始還以為是推理劇;去到最後自己看,我不知該如何歸類,就是劇情片吧?一套非常適合我這種30代的「廢中」(ダメ人間)看的劇。劇裡有很多金句,但不是憑金句去堆砌,而是從故事推進,讓主角自然流露去說。

第一幕

故事共分兩幕,頭五話是第一幕,講述四個人的相識,全員說謊,全員單相思。四個角色分別是松隆子所演的卷真紀(在日文姓跟名都叫maki)、松田龍平所演的別府司、高橋一生所演的家森諭高、滿島光所演的世吹雀。四個人分別是小提琴、中提琴及大提琴手,在卡啦OK相遇,然後結成一個叫Donghnut Hole的團,在輕井澤練習及表演。

其實,他們的相遇不是偶然,而是三人分別的精心安排,各懷不同目的接近真紀。原本以為日劇推進很慢,但基本上,每一集都說了每個角色的目的、原因和背景,比想像中快。原本以為故事最大的謎底,是真紀失蹤的丈夫,但第五集已經出現了。

第二幕

到了第二幕,隨著真紀丈夫的出現,以為真正的謎底解開了,要變成公路電影。但故事一轉,原來謎底背後還有另一個謎底。真紀沒有殺害丈夫,但究竟真紀是誰?有沒有殺過其他人?

如果以「解謎」的心態去看,這劇最大的謎底沒有揭開。但我作為觀眾,喜歡這個結局。本來,有很多事情,都是不用知道。就如同劇裡所說一人一人ちょうどいい場所ってあるんだと思います(每個人都有剛剛好的位置),這個結尾也是剛剛好吧。

卷真紀

作為主角,松隆子演這個充滿神秘感的卷真紀,還真的頗有神秘感,但不知為何,我腦內自動浮現《告白》的樣子。她想成為老公的賢內助,想成為家人,老公卻只想做戀人,所以到最後,他們分開了。其實她早早已經知道有問題,但是她沒有提出解決,結果,老公就這樣走了。作為貫穿整劇的主要角色,松隆子演的不錯,但感覺就是不錯而已,可能其他角色更亮眼,讓我覺得相較之下有點失色。亦有可能,這個角色本來除了那神秘感之外,就沒有其他特別之處。我就像真紀的老公一樣,對她失去興趣。

這劇每個角色都有不少金句,真紀的自然也有不少。

人生には、三つの坂があるんですって。上り坂、下り坂、まさか。(大意是人生有三坡,上坡、下坡及沒想到,日文上、下坡及沒想到都是以”saka”作結尾)

夫婦って別れられる家族(所謂的夫婦,就是可以分開的家人)

愛しているけど、好きじゃない(雖然愛,但不喜歡)–> 我就覺得這句真的意味深長⋯喜歡與愛,有時真的可以不一樣⋯

“悲しい”より悲しいのは”ぬか喜び”です(比悲哀更可悲的是空歡喜)

泣きながらご飯食べたことある人は 生きていけます(一邊哭泣一邊吃飯的人,能夠繼續生存)–>我想起我跟朋友早前說,我們連自暴自棄的資格也沒有 T_T

咲いても咲かなくても、花は花。(有沒有開,花還是花)–>這句有點像玫瑰不叫玫瑰還是一樣芳香吧?

別府司

老實說,松田龍平這人,我不Google他,也忘了他演過Nana的蓮,到現在回想還是覺得是一個爛選角。而這劇的他比較恰到好處,他生於音樂世家,但他自己並不出色。喜歡真紀,卻錯過了幾次的表白機會。他算是個貼心的暖男,但有時也有自己的堅持。在面對知己準備結婚時,也適時會「狡猾」一下,取暖一下。在四個當中,他的謊言大概是最直接,就純粹的隱瞞了自己接近真紀的目的。

ゴミを捨てない人間はゴミから見てもゴミです(不會掉垃圾的人,在垃圾眼中亦是垃圾)

楽しいは、せつない。  嬉しいは、寂しい。  優しいは、冷たい。  愛しいは、むなしい。愛しくて愛しくて虚しくなります。(快樂是傷心;喜悅是寂寞;溫柔是冷漠;愛是虛空。愈來愈愛,最後卻愈是虛空。)

家森諭高

整劇來說,就高橋一生演的家森諭高讓我覺得最眼前一亮,之前我不認識這個演員,我看這劇,被他吸引了。他演的角色就是一個典型的失敗者,婚姻失敗,連打工都被炒。但他最多金句,因為他最多堅持。而他亦是最清楚自己的人,正因為他很清楚,所以讓自己的單戀繼續是單戀。看他演SAJ那段,聽到雀跟他說「謝謝」時,他的眼神突然一沉,害我的心都跟著一沉,太慘了。

第一集的「炸雞」理論也是他提出的。我欣賞這劇,其中一點是小小的一句對白,原來都可以很有深意。像是第一集的炸雞、真紀提過的金澤等,都是可以連貫的。又,其實我也同意炸雞理論,每個人的飲食習慣都不同,雖然我自己會下檸檬汁,但總有人不下吧?不過我未必會如他所言去做,要是用廣東話說「有檸檬啊!」,這樣也太白痴了⋯⋯日本人才會這樣委婉。

レモンかけることは不可(加了檸檬就回不去了)–> 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不就是這樣嗎?所以,做之前要謹慎,但就是太過謹慎,所以才會後悔

行間。好きな人には好きって言わずに会いたいって言うでしょ、会いたい人には会いたいって言わずにご飯行きません?(言外之音。對喜歡的人不說喜歡,而是說見面;對想見的人不說想見面,而是問要不要吃飯。)

終電は、男女が一線を越える言い訳のためにあるんだよ(尾班車不過是男女跨過那條線的借口)–>這個我又想起了Nana了,果然幸子就是懂這個道理!

片思いって一人で見る夢でしょ
両思いは現実
片思いは非現実  そこには深い川が(單相思就是自己一個人的夢,互相喜歡是現實,單戀是非現實,中間隔著一個深川)

なんで男って他人の言うことは信じんのに、妻の言うことは信じひんのかなぁ!(為何男人只相信別人的話,不相信妻子的話?)–>這句是家森的前妻說的,真的不能反駁。

20代の夢は男を輝かせるけど、30代の夢はくすますだけや(20多歲的夢想讓男人閃亮,30多歲的夢想讓人變得黯淡)–>也是前妻說的。

息子が言ったんだ「早く大人になりたい」って。その時僕は毎日「子供に戻りたい」って思ってた。(兒子說想早日變成大人,我當時卻想變回小孩子)

2種類ね、いるんだよね。『人生やり直すスイッチ』があったら、押す人間と押さない人間。僕はね、もう押しません。なんで押さないと思う?みんなと出会ったから。(世上有兩種人,如果面前有「修正人生的按鈕」,一種人會按,另一種人不會按。而我呢,不會按了。為什麼不按呢?因為我遇到大家。)–> 大概我也是不會按的人,因為,我知道我自己會作出同樣的選擇,走同樣的路,那又何必修正呢?

世吹雀

雀這個角色,是一開始大家都知道她的「陰謀」的。而因為她的過去,所以,對於說謊一事,她大概也是最痛苦的。我本來不認識滿島光,後來在Wiki看了一下,才發現有幾部作品我之前都看過,不過沒注意她。但今次這劇,她也是很搶眼的。她演的大提琴手,很有風格。而她為了欺騙真紀而痛苦、與別府「連上Wi-Fi」、與家森吵嘴,每種表情都很立體有趣。

質問を質問で返すときは、正解らしいですよ。(對於問題用問題來回應的話,就代表猜中了。)

來衫有朱

有朱不是團員,但是整劇當中,也算是個主要人物,她是Dounghnut Hole表演那家餐廳的侍應,是一個笑著,但眼神完全沒有笑意的人。(這點她演得真的很好,看著都有點心寒。)她是莫名奇妙有點憤世的人,一個很故意的惡魔。老實說,這樣的角色不討好。但縱觀全劇,她可能才是最直接的人,直接做假的人。

告白は子供がするものですよ、大人は誘惑してください(告白是小孩子做的事,大人要誘惑)

人を好きになるって勝手に溢れるものでしょ。溢れたものが嘘なわけない。(喜歡上一個人就會自然流露感情,這種感情不會是謊言。)

其他

其他的角色,也說不少金句啊!

ま、大概の犯罪者は、自分を被害者と思うことから始まりますけどね(大概犯罪者都是自己覺得自己是被害者而開始犯罪的。)

注文に応えるのは一流の仕事、ベストを尽くすのは二流の仕事、俺達のような三流は、明るく楽しく仕事をすればいいの(回應要求的是一流,盡力去做的是二流,我等三流的人,快樂地完成工作就可以了。)

志のある三流は四流だからね(有志氣的三流,就是四流。)

花絮

對X Japan的Fan來說,其中有個小花絮,他們在卡啦OK有去唱紅,真紀他們還有做X Jump,別府很認真的告訴他們X Jump不是這首。他們還帶上Yoshiki的「頸圈」,很好笑。

音樂

另外除了片中的弦樂很動聽,椎名林檎作曲的主題曲《成人的法則》也很好聽,歌詞也很配合劇情,我很喜歡。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wg6ILsn8cI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