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2)大同世界

 

作者︰Alien藍@Air

自小,我便住進漂亮的屋子裡。
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幸運兒,
不是因為我家有錢,有個像城堡的家,
而是因為我在那座城堡,
認識到你。

陶念語,六歲。她的父母,從事會計工作,後來兩人和朋友合資開了一間會計師樓,賺了不少的金錢。所以,在那一年,陶念語搬進了一間大大的、美麗的房子。她是一個小公主,住在漂亮城堡的小公主,她一直都是這樣以為的。

「小語,以後這裡就是你的家了。」陶天渢就是寵這個惟一的女兒,而且寵上天了。他把陶念語的房間裝潢得像一個小城堡,掃上陶念語最喜歡的鵝黃色。他又特別設了一間遊戲室,放置了不少的玩具。他一生人,除了妻子之外,就只疼他女兒一個。

劉之彤看著丈夫像一個大男孩般帶著女兒四處遊覽,玩得比女兒開心,她也在一旁笑。她也很喜歡這個家,很希望他們一家三口能夠開開心心的生活下去。她對陶天渢說︰「玩夠了,準備今晚的慶祝會吧!對了,我們是否應該和鄰居打個招呼?」

陶天渢想了想,說︰「所謂遠親不如近鄰,和鄰居認識一下也是好的,雖然我想住在這種屋的人也不會是很睦鄰的那種人了。」

劉之彤笑笑,說︰「你也住在這裡,那你不是也是這種人嗎?不過我們這層就只有我們和隔鄰的那一伙,我是真的想和他們熟絡一點。如果隔鄰家有小孩子的話,也就可以和我們家小語作個伴了。」

「對,那我們現在快點過去吧。」陶天渢說著,便抱著女兒,一手拖著妻子。劉之彤推推他,笑說︰「你這麼心急幹什麼喇?怎麼也要準備點小禮物吧?你怎麼變得這麼不懂禮教?」

陶天渢替女兒抹去額上的汗,道︰「只是一時忘了嘛,老婆大人你一定已準備妥當了,我還用擔心什麼?有你這個好老婆是我的福氣啊!」

劉之彤拿起準備好的一袋小禮物,是一個小型果籃,打開大門,說︰「你再口花花我便不要你了。」

「老婆大人你好狠啊!你千萬不要丟下我和小語兩個人,我們好慘啊!小語,你也叫媽媽不要留下我們吧!」

陶天渢笑嘻嘻的,完全是開玩笑的樣子。六歲的陶念語卻認真了,淚眼婆娑的對劉之彤說︰「媽媽不要拋棄小語和爸爸,小語會乖乖的。」

劉之彤放下小型果籃,抱起女兒溫柔的說︰「小語乖,爸爸是開玩笑的,媽媽才捨不得小語呢!老公,你看,弄哭小語了!」

「是我不對,我認錯好不好?」

陶天渢代替妻子拿起果籃,扶著妻子的腰,去串門子了。然而,正當陶天渢準備按門鈴的時候,大門卻打開了。大門後的小孩望著陶家的人,一時大眼瞪小眼,氣氛有點尷尬。

「請問你們有什麼事?」站在小孩身後,穿著得像工人的,正是計家的工人李姐。

「是這樣的,我們是新搬來的鄰居,我們姓陶,是來打個招呼的。來,這是我們的小小心意,以後大家來個互相照應吧。」劉之彤堆起笑臉,對李姐說。

「嗯,多謝了,我家主人正在用膳中,我想不方便打招呼,我會轉告他們的。」李姐說,表情卻是有點為難,似乎不願與陶家有太多接觸。

「這樣啊,也好吧,改明兒請計先生和計太太過來我們家坐坐吧。對了,是管理員告訴我們你們家的姓。這位小孩是你們家的小孩吧?怎麼稱呼?看來和我們家小語差不多年紀,可以和我家小語做個朋友吧?」陶天渢卻像是看不到李姐的表情一樣,繼續多言。

「這個,看我家主人怎麼辦吧!對不起,我要帶康少爺用膳啊!告辭了。」

陶家的人讓開了,讓李姐和計康步出家門。由始至終,計康未發一言。陶氏夫婦卻感受到,計康在這個家並不開心。而且,他們都覺得奇怪,李姐明明說計家人在用膳,卻又帶計康出外用膳,實在奇怪。不過,既然是別人家的事,他們自然也顧不得那麼多。

那個時候,我注意的,
不是沉默可憐的康哥哥。
而是,古靈精怪,
好奇地望著我的,
大同。

「你是鄰家的姓陶的?」計同突然問。

站在屋簷下,小小的陶念語正在避雨,她在等待著媽媽到學校接她。對她說話的人,她認得,是上次鄰家的其中一個小孩子。那次她們去拜訪他家,他遠遠的站在一旁偷看,在望著她。爸爸媽媽沒留意,她卻注意到。

「嗯,我認得你,你是隔壁的。」

「對啊!我叫計同啊!想不到我們同校呢。」計同嘻嘻哈哈的。

「我叫陶念語,爸爸媽媽叫我小語的。」陶念語也笑笑的打個招呼,然後望著一言不發的計康。

計同留意到陶念語的眼神,說︰「這是我的弟弟計康啊!對了,你念幾年級?」

「我一年級了。」陶念語帶點驕傲的說,因為她已經是個小學生了。

「我和阿康都比你高兩年級呢,我們已經三年級了。」

「同哥哥和康哥哥同年齡的嗎?你們是孿生兄弟?」陶念語聽媽媽說過世界上有孿生兄弟這樣一回事,倒是沒有遇過。

「我們不是啊,情況有點特殊。」從小到大都有人這樣問他們,不過計同知道他們不是孿生兄弟,但是不懂向別人解釋。

「這樣啊?」陶念語覺得有什麼問題,但是小孩子的她,實在想不通。

「不談這些了,小語你沒帶傘嗎?我們送你回家好不好?你一個站在這裡也沒有辦法。」計康忽然說。

「這個,我在等媽媽呢。媽媽平時都接我下課,今天不知為何這樣遲。」陶念語嘟著小嘴的樣子可愛極了。

「那我們送你回去吧!反正車子在外面等著。」計同推推陶念語,示意他們一道走。

「不好吧,她媽媽來了的話,發現不見小語會很擔心的。倒不如我們陪她等好了。」計康說。

計同點點頭說︰「你說得對。」

然後,計家兄弟便陪著陶念語等到劉之彤來到。從那個時候起,他們三人命運的齒輪便一齊轉動起。有時候,陶念語會想,她們可能會一生一世都在一起,都是永遠的好朋友。

愈是長大,便愈覺得害怕。
因為得到過,便害怕失去。
我知道,我是太過沒用,
但是,因為我知道你會保護我啊。
總使長大之後,
你還是不會忘了對我的承諾的。

騎士與可愛公主的組合,好像在陶念語九歲的時候產生。

九歲的陶念語,長得可愛非常,很得老師歡心。雖然讀書成績不是太好,但由於乖巧聽話,便成為了班長。通常做班長的,不是以惡鎮壓著同學,就是成為老師的「工人」,也被同學「勞役」。理所當然陶念語不會是前者,也就成為了同學們欺負的對象。而保護可愛公主的責任,便落在計同身上。

縱然班級不同,計同還是想盡辦法保護陶念語。例如要求老師讓他成為陶念語班級的風紀,又在小息、放學的時候緊貼陶念語。自從認識陶念語開始,他們一起玩、經常一起出入,已經成為理所當然的事。

依賴慣了計同的陶念語,一直也覺得騎士般的計同是必然的存在。直至計康的一言驚破,他們兄弟倆都要畢業了。陶念語害怕失去一直保護她的計同,那個如大哥哥的計同。她害怕,然而,她卻反而堅強起來。她不會因為害怕而倒下,這是陶念語可愛的地方。

直至畢業的時候,計同抱著小小的陶念語,說︰「小語,沒關係的,就算畢業之後,同哥哥還是會保護你的。」

「嗯!不過,長大之後,我一定會報答你的,那個時候,就讓我保護你吧!」陶念語笑著說。

兩個小孩笑著相對,說著點傻話,那時候的他們,都不知道這個小承諾對他們的人生有著重大的意義。而計康,只是默默的看著他們,一方面希望陶念語會長大,一方面妒忌著他的哥哥。

我不是可憐康哥哥,
我只是想他得到一點溫暖。
同時,我也希望大同你能醒覺啊!
為什麼你都不在意?

物換星移,陶念語已經十四歲了,已經是個小姑娘,在古代的時候,或許已經許配了給人呢。雖然已經長大了,不變的是,陶念語仍然愛纏著她的同哥哥。她已經不再叫計同做同哥哥,而叫他做大同。計同總是唸著她沒有禮貌,又縱容她這樣喚他。

已經做了好多年鄰居,陶念語或多或少知道計家的事,她知道計同的父母感情不好,也知道計同的媽媽言敏桐有點病,總是不理會人,也足不出戶。所以,她都不愛都計家作客的,那裡,太過恐怖了。

她不知道的是,計康為什麼都不在家裡吃飯,而要到館子吃。雖然有多年交情,但是有些事,總是不好問的。直至有一天,計同和計康到她家裡替她補習,她才開口說︰「康哥哥,出外吃不如在我的家裡吃吧,反正多添一雙筷子而已,而且也比較健康啊。」

在小時候,還是李姐陪著計康吃飯的,但這幾年來,已經是計康自己獨個兒吃飯了,實在太悶了一點,所以陶念語才會提出這個建議。

計康尚在考慮,計同已經說︰「這樣很好嘛!康,就這樣決定吧!」

「嗯,這樣,麻煩陶伯伯和陶伯母了。」計康恩然接受。

「那個,大同不如你也過來我家一起吃吧?」陶念語說。

「不了,我想陪我媽。」計同難得的罷出認真的表情。

「這樣嘛……」陶念語不禁有點失望,原以為計同怎樣也會有點妒忌的,怎料一點反應也沒有,他這個人也是有夠遲鈍的。

補習完畢,計同先回家吃飯,而計康則留下。計康望著陶念語忽然笑得很賊,陶念語問︰「怎麼啦?」

「我哥很遲鈍的,小女孩,努力點吧!」

「康哥哥!你說什麼?」陶念語羞得面也紅了。

有些時候,
人,真的莫名其妙。
不是嗎?
說變就變,說不愛就不愛。
變得,比天氣還快。

陶念語長大了,十八歲的女孩,經歷過會考,經歷過好多事,然後,體會了好多。已經不再是小時候那個純純的小女孩,不會只懂躲在父母懷裡,躲在計同的背後。

縱然是如此,她仍然不能夠明白,人心為何會變得這樣快。

這一天,陶天渢和劉之彤吵著嘴回家。要不是看見計康和陶念語在吃飯,相信他們會繼續吵下去。計康自小就較懂事,看見這樣的情況,已經急急的離開,不想干涉陶家的家事。

「那混小子天天在咱家吃飯,都不覺有什麼不妥嗎?」陶天渢不滿地說。

「你不是不知道計家的情況,只不過是吃餐飯而已,吃得掉你的江山嗎?況且人家計家不知多照顧我們念語,當是回報他們的教導也行吧?」劉之彤也是不滿的說。

這幾年來,陶念語見父母的機會愈來愈少,眼前的父母,都不再溫柔和關心她,她不知道是她做錯了還是怎樣。她只知道,她不願再見這樣的父母。原本在這種情況下,她應該回房間的,不過,他們剛巧堵在通道,她想走也不是。

「哼?教導?我看他們是想把你女兒拐上床!」陶天渢說的時候,還睨了陶念語一眼。

「你嘴巴放乾淨一點好不好?念語不是你的女兒嗎?你這樣說話多傷她。我知道,那女人替你生了一個兒子,現在你有兒子就可以不理這個家了。女兒在這裡我也不怕說,你早在六年前已經有另一個家了。」劉之彤氣得靠墊掉向陶天渢,陶天渢轉身閃過。

「你要互揭蒼疤嗎?我不怕告訴你,我也知道你喜歡那個小白臉!要不是為了公司,要不是為了錢,你不和我分手?」陶天渢氣得大叫。

「砰!」

陶念語把玻璃花瓶打碎了,吸引父母的注意力。她哭著說︰「不要再說下去了!」

然後,她離開這個家,離開早已經令人不堪入目的家。在門外,迎接她的是計同的懷抱,她知道,家裡的隔音做得很好,計同不會聽到什麼,也知道計康不會對他說什麼。不過,她真的感謝,永遠在等候她的計同。

大同是為了我,
我知他是為了我。
或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
但是,我就是知道他是為了我。
可是,為什麼我還是不高興呢?
是不是我不想讓他知道我不再是公主?

「大同……」陶念語還來不及說什麼,已經哭倒在計同的懷內。

「乖,念語別哭,來我家坐好嗎?」計同撫摸著陶念語的頭,小心翼翼地,深怕打破玻璃一般。

陶念語搖搖頭,她不喜歡計同的媽媽,言敏桐她太可怕了。她說︰「你陪我到咖啡室坐坐好嗎?」

計同輕輕點點頭,替陶念語拭淚,然後拖著陶念語走到咖啡室。

到了咖啡室,計同也不問陶念語,就替陶念語點了一杯凍朱古力,替自己點了一杯黑咖啡。

「你和康哥哥都喜歡這種苦死人的飲品。」陶念語皺眉,她不喜歡苦的東西。

「我倒不覺得黑咖啡苦,人生比它更苦。」計同輕笑,卻沒有笑意,不像平時多言活潑的他。

陶念語輕輕一按計同的眉心,道︰「別學那些大人一樣好嗎?你知道你這樣算什麼?為賦新詞強說愁啊。」

是這樣嗎?真的是強說愁嗎?

見計同不言,陶念語問︰「你為什麼會突然來找我?」她知道計氏兄弟最近在忙,聽說他們的表妹要來小住一段日子,他們都在準備。

「我聽到小公主在呼喚我呢。」計同又笑,回復以前一樣的笑法,開朗的、明亮的。

陶念語又嘟嘟嘴,她知道計同在騙她。

「阿康告訴我的,他說你想念我想得緊,我又怕最近忽略了小公主,立刻衝到城堡,誰知道城堡裡沒有公主,因為公主早已經衝到我面前了。」計同笑說,計康一向比他細心,卻不表示他沒有察覺陶家的情況。

陶念語低下頭說︰「或許,其實從來都沒有公主,連城堡,也是虛幻的。」

凍朱古力和黑咖啡都來了,他們只是低頭在喝,沒再說什麼。

我曾經以為,
一切會天長地久。
但,我終於發現,
原來抓緊眼前一刻,
比一切重要。
是的,
我們從來都不能掌握未來。

計康跟陶念語說,最近會有個訪客到他們家暫住,是一個和她同齡,名叫方世妮的女孩子。終於,方世妮來了,那個傳說中的表妹。陶念語眼見計同對她好,不可能不妒忌的。她們同齡,方世妮卻顯得成熟,而且漂亮。更重要的是,她有疼她的父母。而陶念語,什麼也沒有了,剩下一個空虛的城堡,以及計氏兄弟。

初時,陶念語只是在計康口中認識到方世妮,並沒有接觸過她。直到憋了兩天,她終於忍不住問計同,可不可以一起出去玩。她想認識方世妮,她想知道方世妮是一個怎樣的人。她害怕,從來只屬於她的計同,忽然之間會有多一個人跟她瓜分。畢竟,當年那麼恩愛的父母也可以變成這個樣子。這個世界,又有什麼可以抓得著的?

「大同……」

已經忘了從何時開始,陶念語不再叫計同做同哥哥,而是叫他做大同。

「念語,我忽然開始懷念,你叫我做同哥哥的那段日子。」計同罕有地,露出一種苦笑。苦,從來不曾在他面上出現的。或者是,其實是他從不將苦露於人前?

「為什麼?」陶念語不解。

「那時候的日子不是簡單得多嗎?」計同頓一頓。「對了,你從來沒有告訴過我,你為什麼要改口?」

「因為……」陶念語想了一會,不知道該怎麼說。「你管我!」撇撇頭,不說就不說,果然是任性的公主。

計同拍拍她的頭,笑說︰「小丫頭!不說就不說嘛,我又不稀罕知道。」

陶念語伸伸舌頭,一副神氣的樣子。計同不是第一次問她,無論如何她是不會告訴他的。又怎麼告訴他,自從她知道亂倫的意思之後,就害怕得連口頭上的兄妹稱呼也不願。她是那麼的傻,還傻得那麼可愛。

「丫頭!要去玩嗎?」

「去!」

他們本來就在討論去玩的問題,陶念語是想認識方世妮,知己知彼嘛。計同是看著最近念語不太高興,然後也不想困著方世妮。既然大家都在悶,倒不如一起去玩。

「那我們要去那裡?」

「海邊!」兩把聲音同時道出。

不等陶念語回答,計同已經自問自答,陶念語又同時開口。念語看著大同,微微一笑。由始至終,最瞭解她的,從來只有計同。即使,未來她會與計同分開,有過這樣的一段日子,她已經心滿意足。

最重要的是,記著曾經擁有幸福的一刻。

那年的夏天,
那年的海風,
我一生都會記著。
在城堡崩塌之前一刻的景緻,
果然是最美麗的。

陶念語不避嫌的上下打量方世妮,說到底,她畢竟是小女孩 ,一個被縱容慣了的小女孩。當然,她還是有教養的。她只是因為好奇心,才會打量方世妮,完全沒有惡意的。方世妮也是由始至終,微微笑著讓她打量。

直至上車的時候, 方世妮才小聲的和陶念語說︰「我和同表哥沒什麼啊,不要誤會,要我幫你嗎?」

陶念語紅著臉,從沒有想過心事這樣容易被人揭穿。就只有計同一個,好像從沒有發現過什麼一樣。

去到海邊,四個年輕人很快就打成一片。陶念語喜歡玩,也喜歡運動,更喜歡在海邊。因為在中一那年,學校旅行,她就是到海邊旅行。那年計同還特意拋下他的同學,和比他小兩年的陶念語一起去玩。因為初初升上中學的她,還未結識到很多好朋友,在學校,她最熟悉的還是計同。

此後,她就喜歡到海邊了,有事沒事,就找計同陪她去海邊玩。有時是看看風景,有時又一大群人一起打沙灘排球。所有在海邊的回憶,對念語而言,都是快樂的。

這天,也是同樣的快樂,玩得瘋了的計同甚至大叫︰「 I am the king of the sea! 」

看日落,玩水戰,快快樂樂的過了這一天。回程的時候,計同把頭靠在陶念語的肩上,就這樣睡著了。可以讓計同靠著,大概是念語的幸福。她很想,就一輩子互相依靠下去。

只可惜,這樣的日子很快過去。

回到家,就要面對崩潰的城堡。

我很想知道,
怎樣才可以天長地久,
怎樣才可以相愛一生。
為什麼相愛過的兩個人,
可以這樣互相傷害 ?
又為什麼可以這樣傷害,
那個他們曾經這樣疼愛的女兒。

「離婚!」

才回到家,陶念語就聽到父親這樣的一句咆哮。她慶幸這天去了打工,否則她可能要把這場鬧劇由頭看到尾 。 她相信,她一定會被迫瘋的。她不缺錢,但她不想經常待在家。父母不常在家,她也不想孤零零的在家,尤其是在家令她會想起小時候的快樂日子。

「停止!」她忍不住的低呼了一句。

陶天渢和劉之彤同時回頭看了女兒一眼,頓了一頓,又繼續他們的罵戰。

「好啊!反正你的心早已經飛到了那個女人身邊,你早就已經想離婚了,拖了這麼久,也是時候解決。」劉之彤忿怒地說,完全不是陶念語記憶中永遠溫柔有禮的母親。

陶天渢輕哼一聲,道︰「你不也是想早早就和那個小白臉走在一起嗎?現在大家都各有各的發展,不是很好嗎?公司那裡,就照我們的股份分。總之錢那兒我不會虧待你。」

要不是陶天渢的情婦有了第二胎,鬧著要他離婚,他也不想就這樣分了身家給劉之彤。不過當初他們一起合作開公司,劉之彤也付出了不少心血,一場夫妻都算是有過緣份,他也不想做得太過份。

一路站在他們旁邊的陶念語,從來沒有想過,父母會這樣子在她面前談離婚,彷彿她不存在一般。陶念語一手把花瓶掃在地上,巨響終於引來在吵鬧的二人注意。似乎,每一次都要打破花瓶,她父母才會在意她的存在。

「你們有沒有當過我存在?」陶念語實在受不了,在父母眼中,她究竟是什麼?二人同時頓了頓,互相瞪著對方。

「對了,小語就由你來照顧吧。」陶天渢不帶感情的說。「最多她的生活費由我負責。」

最多?彷彿養育她不是他的責任。

「怎麼可以?」劉之彤高聲呼叫。「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工作有多忙,你怎麼放心讓小語經常自己一個人在家?」

工作忙?還是怕帶著一個拖油瓶,以後再找不到新男友?

「你也不是不知道我的情況,你想讓小語被後母欺負嗎?」陶天渢吼叫。

「你作為父親,難道就不懂保護你的女兒嗎?」劉之彤回道。

吵吵吵,就只懂吵,完全沒有理會過她的感受。說到底,他們兩個都不想照顧她吧。

「夠了!我已經十八歲!我可以自己照顧自己。」

陶念語頭也不回,就這樣逃離這個家。

這個,已經沒有她位置的家。

我可以怎麼辦?
惟一的城堡,
已經倒塌了。
有家和沒有家,
又有什麼分別?
我就只剩下你了。
大同,
告訴我,
有那一個公主,
可以在逃離城堡之後還得到幸福?

陶念語離開家裡,就直接跑到同學余少恩家裡。其實她最想去的,是計同那裡。但是她不是不知道計同的媽媽有病,而且計同家現在已經多住了一個方世妮。方世妮現在住的那個鵝黃色客房,本來就是計同為她準備的。雖然,她自己也很少到那兒住。

「念語,你打算怎麼辦?」余少恩也是個十八歲的少女,她的父母感情不俗,自小就幸福快樂,實在不知道該怎樣幫陶念語的忙。

「我也不知道,讓我想先打個電話給大同。」陶念語實在六神無主,每次有什麼大事都是計同替她解決的。

「嗯,也好!」

余少恩和陶念語認識很久,和計同也算相識,她也知道計同對陶念語來說,是有多麼的重要。

陶念語撥了幾次電話,都沒接通,待了一會,計同也沒有回她電話。她知道今天計同要打工,但是平常他工作的時候還是會接她電話,就算不能即時接電話,他還是會盡快的回她電話。

「怎麼了?」余少恩見到陶念語一臉焦急,自己又幫不到她的忙,也不知該怎麼做。「還是找不到大同嗎?不如你去找計康?」

「對了,我怎麼沒想到?」陶念語立即打電話給計康。

「小語?」沒等多久,計康就接電話了,急促地道︰「我哥出事了,你快點到醫院。」

計康說完又匆匆收線,陶念語還未來得及反應,只懂呆著。

「念語?怎麼了?」余少恩見陶念語呆著,又聽不到她和計康的談話內容,不知道為什麼陶念語會這樣。

「醫院……」陶念語彷彿地說著,「大同在醫院……康哥哥說他出事了……」

余少恩瞪大眼睛,拉起陶念語,說︰「那我們還等什麼?快點去看看他啊!他在那間醫院啊?」

於是,她們匆匆地趕去醫院。

城堡倒塌了,
連武士也倒下了,
我還可以依靠什麼?
我很想很想,
和你交換角色,
做一個可以讓你依靠的人。

計同沒有事,只是失血太多,不過幸好他和計康血型相同,讓計康救回一命。陶念語也鬆了一口氣,她忘掉了家裡的事,幾天來都在醫院內照顧計同。陶天渢和劉之彤也不管她了,反正他們早已有各自的家。

不過計家的情況,不是太過理想,因為言敏桐的情緒很不穩定,她現在被送進醫院。計志晨也匆匆趕回香港,處理兒子和妻子的事。

「大同,你今天下午出院了,伯母何時出院?」陶念語扶起計同,讓計同坐得舒服一點。

計同皺皺眉頭,說︰「我不知道,媽的事,實在不知該怎麼辦。如果不是我出了意外,媽也不會這樣。」

「你怪責自己也沒有意思,你盡快好起來,伯母很擔心你。康哥哥和我也很擔心你。」想到當日得知計同出了意外,陶念語的淚水又在眼框內打轉。

「丫頭,別這樣!」計同拍拍陶念語的頭,問︰「你父母的事怎樣?」

認識陶念語多年,他又怎會不知道陶氏夫婦的關係,他一直不說不問,但是,他們現在要離婚,他不得不為陶念語想點辦法。況且,他們已經各自搬走,陶念語現在算是暫住在姑母家,雖然她待在醫院的時間比較多。

「我不知道。」陶念語頓了頓,「他們都不想要我。」

「怎麼會不想要你?你這樣可愛,他們不要你,還有你的大同。」計同輕輕擁著陶念語,他不傻,他當然知道陶念語的心意,只是他一直不想道破,他就怕,萬一得到了,他朝就有失去的一日。但現在,他不得不表態,再不表態,他可能會立刻失去陶念語。

「大同……」陶念語哭了出來,多年以來,她一直喜歡著計同,她知道計同感受到她的心意,但誰也沒有道破。說到底,無論如何,計同也是她最後的依靠,她深信計同會保護她到底。

小情侶相擁了一會,忽被一些急促的腳步聲打擾。聽到有人快要走進房間,陶念語輕輕的推開計同,還要一臉尷尬。

「計先生?」衝出來的,原來是一直照顧計同的護士。「你媽媽出事了!」

聽到言敏桐有意外,計同立刻趕到言敏桐的病房。見到被急救的母親,計同嚇得面色發白,比言敏桐的面色還要白。

陶念語只能呆呆的站在一旁,看著計同一臉焦急,她不知該說什麼。時間一分一秒的過,醫生們由當初搶救,變成無奈的搖搖頭,她知道,言敏桐沒救了。她默默的站在計同背後,輕輕的擁著他。她知道,武士也需要有人支撐。

計同還是呆站著,看著母親的生命一點一點地失去,以及,感到背後,逐漸的濕透了,那是陶念語的淚水。

梅菲定律說的也好,
古老的諺語說的也好,
總之,
最差的總會一起來臨,
但沒有這些最差的,
又那可以期待更好的,
又那可以讓自己學習堅強?

言敏桐服藥自殺,搶救無效。計同很失落,但是陶念語也不知道可以做些什麼,她惟一可以做的,就是多一點陪伴計同。而且,她自己也要面對一個難題。因為,陶氏夫婦都不願照顧她,他們背著她,竟達到一個共識,就是把她送到外國的寄宿學校,甚至,他們已經替她辦好了入學手續。

在言敏桐自殺後的兩天,陶天渢和劉之彤罕有地一起去陶念語的姑母家裡,就是為了和陶念語討論送她去外國讀書的事宜。當然,口裡說的是討論,事實卻是他們已經決定了一切,由不得陶念語反對與否。

「我不去!」陶念語當然堅持反對,計同在這個時候最需要人支持,她當然要陪伴計同到底。

「現在不到你反對,我已經替你辦好了入學手續,機票護照也辦好了,下個星期你就去美國,我已經拜托那邊的朋友,他們會接送你。」陶天渢一臉不由陶念語的志願地說。

劉之彤也難得地和陶天渢意見一致,說︰「對嘛,去外國讀書可以增廣知識,況且你朋友不多,經常的和計家那對兄弟在一起玩,生活圈子太過狹窄了。」

陶念語氣得哭著說︰「你們都只懂說好話,說到底,都是你們不想我妨礙你們。我會自己照顧自己,不用你們理!現在計家弄成這樣,我一定要陪伴計同。」

「由不得你反抗!」陶天渢咆哮。

陶念語想衝出去,但是被陶天渢一把抓著,他立時把陶念語鎖進房。陶念語不斷的拍門,狂叫︰「放我出去!你們就算鎖著我也沒有用!放我出去!」

劉之彤對發 飆的女兒感到頭痛,說︰「念語,你就乖一點吧!我們都是為了你好的。」

陶念語還是狂哭狂叫,奢望父母會放她出去。當然,陶氏夫婦沒有這樣做。他們只是在廳裡,等待女兒靜下來。哭得累了的陶念語,終於倒下來了。

最後,
公主選擇黯然離開,
她放棄的,
不單止是倒塌了的城堡,
還有她的家鄉。

結果,陶念語還是去了美國。雖然她被陶天渢關了在家,但現在科技發達,她要找計同根本不是一件難事。哭過以後,她立刻找計同,告訴他發生過的一切。計同聽了之後,只是很平淡的說︰「小語,不如你現在先到美國去,反正現在大家的家裡也很亂,根本處理不到這麼多的事情,我也沒有辦法照顧你。不如你先去美國,讓我安置好我家裡的一切,我再想辦法,好不好?」

陶念語可以聽出,計同的聲音很累很累,她知道,言敏桐的事情對計同的打擊實在很大,甚至他們一家也搬去了別的地方,就怕留在家裡會觸景傷情。在這個時候,她實在不應該再替計同增添任何負累。現在,她先到美國去,反而對計同來說,可能是一件好事。起碼,可以讓事情分開逐步處理。如果她不能成為計同的支柱,她也不想成為計同的負擔。

她聽從父母的吩咐,自己一個人搭飛機飛到美國。計同沒有送她機,因為她出發的日子正好是言敏桐出殯的日子。計同只是打了個電話給她,要她好好照顧自己,以及留下聯絡的方法。反而計康是惟一一個送她機的人,畢竟,他不方便出席言敏桐的喪禮,而且他也不放心陶念語。

「對不起,你知道我家的事,我哥實在是太累,他連照顧自己也辦不到。」計康一臉歉意,計同的意外,言敏桐的自殺,說到底和他脫不了關係。

「康哥哥,你別這樣,大同沒有怪過你,你什麼也沒有做錯。」陶念語這幾天像變了一個人般,愈來愈成熟了。「這是天意,一切都是意外,你要好好的照顧自己。還有,你要照顧大同啊!」

「我會。丫頭!一切小心!」計康拍拍陶念語的頭。

陶念語點點頭,轉身就入閘了。她走得很快很快,就怕眼淚會留出來。計康和計同,都有個小習慣,就是喜歡拍她的頭。她實在很想念計同,也不想離開香港。但是,她知道,她不能不學習獨立。計同不能一生照顧她,除了自己,沒有人可以讓自己依靠一世。

沒有了父王母后,
沒有了城堡,
沒有了騎士,
公主,
不再是公主。
而事實上,
只要本質沒有變,
公主始終是公主。
父王母后城堡騎士,
一切都只是外在的東西。
到最後,
真正屬於自己的,
就只有自己。
真正可以依賴的,
還是只有自己。
誰說,公主一定是嬌滴滴的?
誰說,公主一定是只懂依賴別人的?

三個月後,己經開始踏入冬天,冷得要死。陶念語已經開始習慣了美國的生活,甚至已經愛上了美國。畢竟,在香港,是沒有那麼的新鮮空氣,更加沒有浪漫的飄雪場景。但是,這裡實在太冷了,如果不是因為遇上生平第一場雪,她不會出門。

在家門外的草地,漫天飄雪下,她想起了計同。

來到了美國之後,她很少和計同聯絡,她只是把電話地址告訴他。頭一個月,計同也和她通了幾次電話,都是一些閒話家常。但這兩個月,她都聯絡不上計同和計康,她不知道她們兩兄弟現在在那兒。不過她知道,計同一定會找她的。她惟一可以做的,就是寫一些收不到回覆的 email 給計同。

她很想告訴計同,她認識了來自各地的朋友,學會了很多東西。她學習法文,認識法國人,而且有個法國男生很喜歡她。她又在一個馬來西亞的同學身上,學會了做飯,她的那個同學很厲害,什麼都會煮。而且,她更開始學習駕車。

她最想和計同分享的,是她生命中第一場雪。雪,不大,慢慢的飄下來,溶化在她的掌心。每一顆雪花,都是不同的。雪花,能夠停留在她手上的時間不多,但已經,足夠令她感動。

忽然,有人拍拍她的頭,說︰「丫頭,天寒地凍,你最怕冷的,為什麼要在這兒呆站,快點回去。」

她回頭,見到一直以來,都陪伴在她身邊的計同。

是現實?還是發夢?

大同,我很感謝一路以來有你陪伴我。
如果沒有你,我不知道的日子會有什麼改變。
最大可能是變得很差,
當然也有可能變得更好。
不過,我還是最喜歡有你的日子。
我害怕,
有天我會重蹈父母的覆轍,
和他們一樣變得可怕。
人隨時會變,
對嗎?
我沒有很大的信心,
兩個人可以相愛一生,
而沒有任何不快樂的事情發生過。
但是,我更害怕失去了你,
人隨時沒有明天,
只要我和你有過相愛的一刻,
也很足夠。
雪花能留在我手上的時間不多,
但始終是停留過,
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
你,有沒有見過雪?有沒有留住過雪花?

完成於 2005 年 6 月 21 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