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五時半

文︰Alien藍@Air

凌晨五時半,倫梓準時醒來。這幾年來,她已經習慣了在這個時間醒來。雖然,她一點也不想這麼早起。

每星期工作五天半,每天五時半下班,有時夜晚還要進修。她的工作,其實不容許她每天五時半起床,呆呆的等天光。然而,她沒有辦法控制自己。她愈是不想醒來,就愈是會起來。

她無奈的起身,到廚房弄一杯熱奶給自己,再回去嘗試睡覺。其實,她很累、很想睡。可以的話,她想睡到八時半再準備起身上班,她的家離公司才五分鐘車程,她本該可以睡晚一點。

她告訴自己,其實她可以對自己好一點,她可以讓自己有個好夢,不用每天帶著熊貓眼回公司,讓同事們以為她另有兼職。可是,無論是燃點多少香薰讓自己鬆弛也好,甚或吃了安眠藥也好,她還是準時每天五點半起床。

這些年來,她太習慣五點半起床,她習慣了這個晨早的約會。曾經,她每天五點半起床,等候遠方的他,為的只是和他說上幾句。她和他,相距五個半小時。然後,他總是習慣性地,在他臨睡前打電給她。他在十二時,她在凌晨五時半。

她總笑說他是灰公子,午夜十二點就打回原形,他就會依著電話線回到香港。然後在這邊的她,就會伸開雙臂迎接他。可是,他最後沒有回來,沒有回到她的身邊。

某天的凌晨五時半,他說他永遠不會回來,他會留在那邊,留在他所愛的身邊。

他的所愛,不是她。

她跟他說︰「我們不是約定了每天都要聊天嗎?我連假日也會在五時半爬起床等待你啊!」

他說,他早早已經不愛她了。她再沒有說話,讓沉默吞食了他們,最後,她輕輕的放下話筒。在那天之後,那段過往像是她的夢一般不曾存在,她再沒有等到她的灰公子。

如果,他早已經不愛她,那與她每天對話的,究竟又是誰?

沒有人能夠回答她,以往她每天等候的人,已經不在了。她想深究的答案,已經沒有人知道。

她的時間,停留在那天的五時半。此後,每天早上,她還是如常的五時半起來,無論是她自願與否。或許,潛意識的那個她,還在妄想等到那個他。

她討厭這個自己,她討厭每天準時起來,等待一個不再愛自己的人。如果可以,她情願這個世界,再沒有凌晨五時半。人們說,等時間過去了,她就會忘記,就可以讓生活正軌。只是,誰能告訴她,要多久的時間,才算「讓時間過去」?

她已經讓很多個五時半過去了,可是,她卻停留在那個五時半裡。她已經等得太久太久了,誰能讓她離開?

她痛恨這個習慣在五時半起床的自己,她更痛恨自己其實還是很愛他。

究竟,怎樣才能讓時間過去?

寫於2008年8月3日

後記

這篇小小說是去年寫的,為的是參加Jan的《創作有時》作品展,想在展覽完結後放在網上,卻一直忘了,現在才放上來。謝謝Jan給予我一個寫作的機會,最近,我又懶了,總是提不起勁寫。有時候,還是需要有點藉口,才能支持自己寫下去。

寫於2009年3月30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