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世紀的火

作者︰Alien藍@Air

「十七世紀的時候,很多女性受到宗教壓迫,被認是女巫,又稱魔女。尤其是靈媒、占卜者等工作的女性,因為從事這種業務,就被人認為不吉利、當作女巫。每當村莊有什麼人患病,或是不幸的事發生了,就會有人拿那些女性出來做文章,要獵殺魔女。然而,這些女性,多數是無辜的受害者。」

歷史課堂,大家都不愛研究第一次世界大戰等正史,反而是說這些「野史」,而且談得興高采烈。難得的是,連老師也願意和他們談這個話題,學生們自然樂得繼續討論。中六的歷史課,只有五個學生修讀,因而造就他們師生六人能夠有不少機會往往針對某些話題作出討論。多數是學術上,也偶爾會像今天,討論一些有關而不是重點的話題。

其中一個學生,葉昌成問︰「也與黑死病有關嗎?那時好像很流行,不會是女巫的咒阻吧?」葉昌成是一個喜歡鑽研各種歷史的學生,無論是中外,他都是很熱愛的。

潘老師回應︰「這是惡性循環,那時初有黑死病,人家都認為是黑貓作怪,大量獵殺貓。歐洲人認為貓不吉利,是惡魔的手下,與魔女有勾結。他們大量屠殺貓,反而讓黑死病更加肆虐。」

「太恐怖了吧?活活燒死無辜的女性,還要殺死這麼可愛的貓兒。」洪嘉悠是一個受貓的人,也有點女性主義,對十七世紀這段歷史非常反感。

「哈哈,不過女巫是否都是很漂亮的?因為漂亮而遭到別人妒忌,而被陷害了吧?」梁聰偉一向為人愛亂說話,也不忌諱是在課堂上。

潘老師敲敲梁聰偉的頭,說︰「滿腦子都在想女孩子。」

靈異愛好者陳傲青說︰「不過,魔女也有分用黑巫術和白巫術的吧?黑巫術是將自己的肉體、靈魂出賣給魔鬼,從而換取青春、美麗。而白巫術,則是指醫學方面的。也因此,古代研究科學的,也有的被認定是魔女,或是魔鬼的使者。」

鐘聲響起了,表示一堂已過,歷史課都是接連上兩堂的,潘老師說︰「扯得太遠了,回到課堂吧。」

然後,他們又回到他們的第一次世界大戰。一直都沒有發言的馮桂音,只是一直微笑,笑得非常詭異,沒有人發現,除了眼尖的陳傲青。

* * * * * * *

過了那堂歷史課,他們也沒有再在這話題上打轉。沒有人想過,那一堂歷史課,會是他們人生的轉捩點。只因為,他們討論了那個關於女巫的話題。

自從那一堂歷史課,葉昌成一直睡不安穩,他經常夢到火。洪洪的烈火在他面前燃燒著,一個絕美的女孩燒死在火中,他想救她。然而,周遭的人卻阻止,甚至用石頭砸那女孩。

這樣的夢,纏繞了他個多星期。他不敢告訴別人,只是讓自己一天一天意志消沉。

這一天,潘老師要去開會,因此,歷史課變成了自修課。

「你沒事吧?」作為同學的陳傲青忍不住問葉昌成,葉昌成實在瘦得太過分了,而且是在個多星期之內發生的事。陳傲青相信這個男生不會是為了減肥這等無聊事,她才開口問。葉昌成搖搖頭,表示沒有事。

梁聰偉調侃道︰「每天和美女打混,想不消瘦也難。」

馮桂音也加入討論,說︰「每天和女朋友一起嗎?看來你要多吃點補品了。」

葉昌成苦笑,只有自己知道,那種惡夢的煎熬,對他而言是多麼難過。就算告訴他們,也不能明白吧?

「你在發惡夢嗎?」洪嘉悠忽然說。

四對眼睛同時間轉向她,她說︰「只是……我這幾天也有發惡夢,才想到是否因為這個原因。」

葉昌成瞳孔放大了,他不能相信這個世界有這麼蹺妙。他問著洪嘉悠,脫口問︰「你夢見了什麼?也是火?」

洪嘉悠沒有回應,大家也沉默了。互相對望,似乎,他們都明白是發生了什麼一回事。沒有人敢作聲,甚至乎,大家可以聽到對方的呼吸聲。

陳傲青吸了一口氣,說︰「沒事吧?就是因為上次我們說了那段歷史,才會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吧。」

「對啊,只是一個夢,不用在意。」梁聰偉也和應。

幾個人又轉移了話題,讓大家安心。

然而,真的可以安心嗎?

翌日,潘老師,也沒有上他們的課,以後也不能上了。因為,他發生了車禍,不幸逝世了。就是在那一天,他們發現大家有同一個怪夢的那天,那個夜晚,潘老師撞車,連人帶車毀了。聽說,房車著火,連屍體也燒得變黑了。他們得知這個消息,也不知該說什麼。

第一個崩潰的是洪嘉悠,她聽到班主任說這件事之後,已經忍不住哭了起來。陳傲青也嚇呆了,只有馮桂音冷靜的遞了紙巾給洪嘉悠。洪嘉悠在擦眼睛,忽而,她低咒一聲︰「糟了!」

陳傲青回過頭,問︰「沒事吧?」

洪嘉悠摀住眼睛,說︰「沒有什麼,我想去洗手間。」

「要我陪嗎?」

「不用了。」

洪嘉悠摀住眼睛離開課室。另外兩個同修歷史課的男生也不作聲,他們對望一眼,心知大事不妙。

沒有修歷史課的人都以為他們和潘老師感情好,為了潘老師的事而傷心,沒有人想到,他們是為了自己而擔心。就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 * * * * * *

很快就有新老師接替潘老師,他們五個人也適應了新老師的教學方法。只是,他們都不再在課堂上討論了。畢竟,事情太過詭異了。

已經過了三個月,他們再也沒有發怪夢,事情慢慢被淡忘。

永遠,在被淡忘之後,恐怖的事才會來臨。

就在歷史課,老師還沒有去到教室的時候,他們幾個聊了起來。

「看你春風滿面,有什麼好事?」葉昌成取笑梁聰偉。在這幾個月,葉昌成變得健康了。

梁聰偉傻笑地說︰「你也看出了?哈哈,最近我交了新女友。」

「什麼?又有新女友?」陳傲青忍不住搖頭,說︰「別要這麼花心了,會有報應的啊。」

「不花心的話就不是梁聰偉。」洪嘉悠也來取笑梁聰偉一番。

「不會的,我才不花。雖然今次是在icq認識的,不過她可是個混血美女,我對她是一心一意的。」梁聰偉一副陶醉的樣子。

眾人又是一笑,洪嘉悠目光忽然鎖定馮桂音,說︰「說到混血兒,亞音也是混血的吧?」

馮桂音點頭,說︰「是有點,我外婆是個混血兒。不過,到了我這一代,外國的血統都被淡化了,除了我的樣子有點西化之外。」

馮桂音的輪廓、眼窩都很深,很有外國人的味道。所以,她有外國血統一點也不足以為奇。

原本談得熱烈,老師這個時候來了,他們一哄而散。

放學後,馮桂音到圖書館找資料做功課,她見到陳傲青抱著一堆書獨個坐在一旁,她走過去打招呼,陳傲青和她寒暄了幾句。然後,她看到陳傲青手上拿著的書,都是關於十七世紀的歷史。

「你還是不放心嗎?事情都過了這麼久。」馮桂音忍不住問。

「是有一點,太過詭異了,而且還死了一個人。況且,我本人對這方面的事也很感興趣,閒來沒事,看看這些書就當消閒吧。」陳傲青誠實的告訴馮桂音。

馮桂音不置可否,聳聳肩走開了。行了幾步,她又折回來,遞給陳傲青一支白水晶柱,說︰「喏,這個給你。」

「幹麼?」陳傲青沒有接。

「你快生日了吧?生日禮物。白水晶有淨化磁場作用,這個你拿回去,用鹽浸一晚,洗淨以後隨身攜帶,不要讓人碰。」馮桂音說完,又把白水晶遞給陳傲青,陳傲青這才接過。

「謝謝!這個,價值不菲吧?」陳傲青有點難理解馮桂音送這麼昂貴的東西給她做什麼。

馮桂音微微一笑,說︰「不要緊的。你知道,我媽是占卜師,也有在賣水晶。當然,如果你是想求愛情運,就要玫瑰水晶了,來我媽的店吧,有很多出售呢。」

陳傲青也笑了,說︰「有折扣嗎?」

「哈哈。」馮桂音只是笑,也沒有說什麼。

待馮桂音走開了,陳傲青瞄到書上說︰「女巫多數是靈能力者,例如占卜師。」

會是巧合嗎?

* * * * * * *

悲劇始終會發生。

葉昌成家裡失火了,原因不明。據推測,是因為有煙頭燒著了家具的關係。不過,熟悉葉昌成的人都知道,他家裡沒有人吸煙的。

大家均感到惋惜,葉昌成才十八歲,年少有為。洪嘉悠一直喃喃自語,唸著下一個可能會輪到我了。

多言的梁聰偉一下也變得寡言了。放學後,他一反常態,不留在學校打籃球,而立即回到家裡。

陳傲青則擔心洪嘉悠,放學後,她陪著洪嘉悠回家。「沒事的,不要亂想太多。」陳傲青安慰洪嘉悠。

洪嘉悠望著陳傲青,欲言又止,陳傲青看到她眼有淚,洪嘉悠反覆的唸著兩個字,陳傲青聽不到,卻看到她的口型,像是說著「亞音」兩個字……

另一邊廂,梁聰偉才回到家,就接到了女朋友的電話,他趕出去和女友見面。他實在需要別人的安慰,尤其是在這種要的時刻。

* * * * * * *

課室只有四個人。

今天,連梁聰偉也沒有上課。

洪嘉悠陷入極度恐慌之中,她完全不能集中精神上課。陳傲青和馮桂音二人也不好過,她們都是勉強強裝精神。就算連老師也可感受到他們的緊張氣氛,不過就是不知道該怎麼辦。

放學,她們三人懷著忐忑不安的情各自回家。陳傲青住的是私人住宅,她打開了密碼門,卻看不見應該坐在詢問處的看更。大概是巡邏的時間了。

然後,她的手機響起了,是洪嘉悠的來電,要她立刻趕回學校,說有非常重要的事。她原本想請看更向她的家人交代一聲,不過不見人也沒有辦法,她只有立刻趕回學校。

到她回到了學校,天也快黑了,學校已經沒有人,整間學校沒有亮燈。就只有一點點光,是從她上歷史課的課室發出的。她想也不想便衝上三樓,去到她的課室。

不是燈,是火!

當陳傲青走進課室,她才發現從課室發出的,根本不是燈,是一點點的火光。

「砰!」

課室的門被關上,陳傲青上前,想打開門,卻發現門被鎖了。她急得瘋了,不斷的拍門,喊著︰「是誰?快開門!」

陳傲青聽到微弱的笑聲,正當她趨前向通風窗察看的時候,通風窗突然被打開了,陳傲青嚇得退了一步。是她!

「是你?」

「想不到吧?」

是洪嘉悠!

陳傲青有點憤怒,說︰「我和你無怨無仇,你裝神弄鬼是做什麼?你快放我出去!」

陳傲青感到熱力開始迫近,望望周圍,根本沒有什麼可以撲火。這裡又是三樓,想跳下逃生也難。

「不只你,還有馮桂音。」洪嘉悠尖銳的笑聲,完全陷入瘋狂狀態。

「什麼?」陳傲青仔細望望,發現馮桂音被綁在一角,更被桌子埋了,所以她進課室的時候才沒有看見她。她救了馮桂音出來,火勢愈來愈猛了。

「你們慢慢留在這裡感受一下被火燒的感覺吧?」洪嘉悠笑著轉身,人卻撞到了一道肉牆。她赫然發現是梁聰偉,還有,葉昌成!

「你們?」

兩個男人立刻制服了洪嘉悠,救出陳傲青和馮桂音。他們救熄了火,然後又把洪嘉悠綁起來。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們?你還派你妹來對付我?」梁聰偉怒問。

洪嘉悠原本不回應他們的,梁聰偉拿刀要脅她,她才說︰「想不到那丫頭失敗了,怪不得不見她向我匯報。」她頓了頓,又說︰「是你們先迫我的,怪不得我。」

「說清楚。」馮桂音命令般說。

「你們前生欠我的!你們知道嘛?別看潘老師今生道貌岸然的樣子,前一生就是他審判我的。至於梁聰偉,則因為追求我不成功,便到處誣蔑我是女巫。陳傲青,你兒子病了,便怪罪我起來。葉昌成,你原本是我的好朋友,卻出賣我了。至於馮桂音更不可原諒,你自恃是用白巫術,就以為自己有多高雅嗎?可以這樣瞧不起人嗎?」

前世今生!他們沒想到是這個原因,太沒有根據了。葉昌成寧願相信是洪嘉悠腦袋壞了。眾人沉默,這回輪到洪嘉悠發問︰「你們為什麼知道是我幹的?」

「早在你那次哭掉了隱形眼鏡,我看見你藍色的眼睛,而你又刻意隱瞞什麼,我已經覺得有可疑了。」陳傲青冷冷的說。

「還有,那個混血兒的事也太怪了,而且她有一次說溜嘴她母親姓洪,聽說你父母離異,你是跟隨你母親吧?」梁聰偉搶著說。

「我也發現你一直跟蹤我,像是找機會下手。因此,我將計就計,讓你有機會燒了我的屋,以為我死了。」葉昌成不能相信面前的少女如此狠毒。

「你總是不經意的,刻意讓人懷疑兇手是我。那一堂,也是你提出要談女巫的事吧?」馮桂音聲音平淡,而已,她內心是激動的,雖然她母親是占卜師,她也不相信在這先進社會發生這種事。

「你們設計我?」洪嘉悠悻悻然道。

「是又怎樣?」梁聰偉挑撥地說。

「殺了你!」洪嘉悠低咒一聲,忽然鬆了綁,衝出教室。她還揮手推了梁聰偉一掌,梁聰偉慌亂下扯斷了她的衣袖。

「魔鬼的烙印!」馮桂音驚呼。

洪嘉悠的手上,正是魔鬼的格印。這表示,她已經出賣靈魂給魔鬼了,再也不能得到安息。洪嘉悠沒理會馮桂音,她手一擺,放出有點煙。「受死吧!」這是她最後的一著︰毒煙!她寧為玉碎,不作瓦全!要死就一起吧!

「白水晶。」馮桂音大叫。

陳傲青適時向洪嘉悠摘出白水晶,白水晶的淨化能力令她感到害怕。洪嘉悠一驚,退了一步,四人乘著此時逃離。葉昌成匆忙之際,不忘鎖上課室的門。

他們逃到操場,清楚望見教室被薰得一片迷濛。

「告訴我,我是否在做夢?」葉昌成不願相信。他僅有的理智,已在為求自保而鎖上門那一刻耗盡了。實在不能分析前世今生、女巫、魔鬼等等怪事。

「回去吧。」梁聰偉拍拍葉昌成。

馮桂音仍是凝望著課室,她前生是白魔女,她的靈能力告訴她,事情還未告一段落。嗯,還是春天,為什麼天氣熱得不像樣?

陳傲青眼尖,她看到的,是一團怪火正迅速向他們包圍……

【後記】

很久沒有動手寫這類型的故事,靈感一來,動手寫了。是中三以後,第一次會在夜晚寫小說了。

故事中提到白水晶,那是我亂編的,白水晶應該沒有驅邪的能力。要找驅邪用的水晶,應該是綠幽靈。(希望沒有說錯。)

一直以來,都希望能夠動手一個關於女巫的故事,總是覺得那些女性太悲慘了。不過,故事的發展,好像是把女巫說成奸角似的。事實上,我是相信那些女性多數是無辜的,希望她們的靈魂得以安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