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戀同盟

作者︰ Alien藍@Air

「嘉道那小子,又遲到了,今次還是他約人的!」亞神忿忿地說,喝了一口啤酒,「我今天原本和女同事約了一起看電影,也特定推卻了,他竟然敢遲到。」

Leo笑了一笑,說︰「沒關係吧!今天他請客好了,而且這裡有很多美女。」

的而且確,這間酒吧的質素還不錯,有不少美女。而且氣氛也很好,人不少,但也算靜,可以聊天。這個地方是亞神不久前發現的,是他的同事帶他來。後來亞神和嘉道談起,原來嘉道也來過。而昨天嘉道忽然打電話給他們,說有事要談,就約在這兒了。

「有美女又怎樣?沒有一個是屬於我的!」雖說如此,亞神還是周圍看。

Leo聳聳肩,不在意的瞄了門口一下,看見嘉道衝衝跑進來,面帶歉意。「他來了。」Leo指一指門口,

「對不起!我來遲了!」嘉道一來到就坐下。「今天我請客。」

「不用說也知道吧!」亞神惡狠狠的盯了嘉道一下。

嘉道笑笑點頭,又點了半打啤酒。

「怎麼了?今天怎麼有時間約我們談心?」 Leo喝了一口啤酒。

「你們知道嗎?我們可能又有新兄弟加入了!」嘉道說得很興奮,兩眼還發著光茫。

Leo差點噴出他剛喝下的啤酒,瞪大雙眼問︰「不是吧?不是還不到半年嗎?」

亞神倒是平靜地說︰「我就說嘛,今次的不夠資格,我就不看好他們。」

「當初你說看好我的時候,我還不是只到半年左右。」嘉道說得悻悻然。

「是你自己不爭氣吧?」亞神挑挑眉,不屑地說。

「爭不爭氣也沒關係了。」嘉道又喝了一口啤酒。「說不定 Johnny很快會成為我們的好兄弟,對不?」

Leo望一望嘉道,說︰「我們三個當中,理論上最大機會還未復原的是你,為什麼反而你最像沒事人?」

「大概我愛她愛得不夠。」嘉道頓了一頓,「況且,和你們做了兄弟這幾個月,也叫見識多了,跟隨前輩這幾個月,已經學會了不死身。」

亞神敲一敲嘉道的頭,說︰「你這死小子,是叫諷刺我們嗎?」

Leo也跟著亞神推一推嘉道的頭︰「你說夠了沒有?如果不是你,我和她說不定也不會分手。」

「怎麼了?我也是說事實 。」嘉道敝敝嘴表示不滿。「要聽新人的事嗎?我也是在她的朋友那兒聽回來的,聽說今次的是 part time tutor。」他忽然又變得興奮。

「聽!當然聽!」亞神也期待地說。

三個男人,坐在一起,說三道四,說著別人的戀愛事。誰說男人不愛說是非?

「是這樣嗎?想不到 Johnny這樣沒用,就這樣輸給新人了。」 Leo下了一個結論。

「子君就是這樣,永遠要找到下一個,才會和現在的分手。」亞神淡淡然地說。

這個時候,酒吧忽然播起盧巧音的三國志,三個男人同時笑了出來。這首歌,大概是他們三人的寫照。「當初喜歡你,其時你有別人,完全都因為我,才完結過去拋低了他。下個他,不過接替我當天那位置,情外情轉了對象別要太驚訝。」

「為什麼這個時候還要播這首歌?」 Leo無奈地說。

「這是我們的主題曲嘛。」嘉道笑說。

他們三個人,其實是個奇怪的組合,他們的共同點,就是他們愛過同一個女人。究竟,愛過同一個女人的男人,能否交心?

「我們是否要找來 Johnny ,讓他加入我們這個失戀同盟?」亞神忽道。

「哈,最少也要隔一個月才找他吧?現在找他,彷彿是要奚落他搬。」嘉道口中的 Johnny,就是子君的男友,正確點說是她的前男友。

「也對!不過我想我們還是不要找他好了,這樣下去,我們的失戀同盟,愈來愈多人。這樣不是很奇怪嗎?原本我們都是敵人,現在卻坐在一塊,一起喝酒談心,變得像哥兒們一樣。」 Leo頓了一頓。「雖然我是不介意多幾個兄弟,但我們愈是這樣,彷彿我們還是放不下一般。」

「你說得也對,我們是時候要放下了。」嘉道點頭同意。「不過話說回來,你們是怎樣認識的?我和 Leo是因為算是同學,也叫本來就認識。但你們本來應該是不認識的吧?」

「說到這個嘛,還真是有緣。」亞神喝了一口酒,說︰「說來,我們都愛過同一個女人,又因為被這個女人傷過,去了寫小說。現在想來,原來自己也有浪漫的基因。」

「別說得自己好像情聖一樣好不?不過,嘉道當初也寫了一篇文章投稿去校報吧。」 Leo補充的道。

「那篇文就不要再提吧!就因為寫了那篇文,全世界也知道我失戀了!一想到這件事,就覺得自己很蠢!」嘉道一臉嫌惡地說。

嘉道和 子君分手之初,他寫了一篇文章談分手的感覺,後來在校報發表了,全部同學都知道他被拋棄。也因為寫了這篇文章, Leo 才會找他。後來透過 Leo ,嘉道連亞神也認識了。

至於 Leo 和亞神的相識, 回想起來,已經是差不多一年前的事。

當時, Leo和子君剛剛分手。他沒有想過,才交往一年半,子君就提出分手。最可笑的是,他覺得他們是好好的一對,一點危機感也沒有。子君說要分手的時候,他簡直覺得晴天霹靂,完全不能相信。不過男性的風度告訴他,他必須要放手。只是,他還相信他們會有復合的一天。

直至,在分手半個月後,他在學校碰到子君和別的男人一起,那男的正是嘉道。 Leo認識嘉道,他們不同系,但在同一間大學讀書,經常都有碰面的機面。而且他們都是學會的幹事,雖然並不是同一個學會,也算是點頭之交。

只是 Leo沒想到,才分手半個月,子君已經旋即和嘉道打得火熱。Leo甚至可以想到,其實他和子君還在一起的時候,她應該已經和嘉道開始了。甚至,在她提出分手的那一天,她就已經和嘉道正式在一起了。

當然,在事後, Leo知道,子君是在正式分手一個星期後,才和嘉道正式一起的。雖然,在他們交往的時候,嘉道已經在追求她,並且經常結伴一起去玩去看電影等,已經和情侶無異。但最起碼,子君是分了手才正式和嘉道一起,總叫了結了一段情,才發展第二段情。「正式」這兩個字,讓Leo老懷安慰。

而事實是,在那個時候,對 Leo而言,根本是沒有什麼分別。因為,他還是受傷了。又有那個人,在分手的時候不會覺得傷痛?

剛分手了不久, Leo不知道為什麼,很有寫字的衝動。他是讀商科的,平時除非做功課,否則絕不會拿起筆寫些什麼。不過在那一刻,他很有衝動,很想記低自己的感覺。而他真的付諸實行了,他甚至跑去文具店,特意買了一疊原稿紙回來寫小說。

朋友都笑他傻,以為他瘋了。最後,竟然給他真的完成了一本八萬字的小說。大家都給他嚇一跳,想不到分手給他的衝擊可以有這麼大,竟然刺激到他這個地步。後來,他還把這本小說投稿到出版社,當時他還以為自己有機會做作者。

結果,出版社推卻了他,因為他的文筆實在不太好。不過有個編輯卻打電話給他,問他是否曾經投稿過。因為那個編輯看過一篇稿,內容不太一樣,不過女主角給他的感覺好像。後來,還給那編輯找到了那篇稿,而那個作者,正是子君的前男友亞神。

Leo這時才想起,當日他追求子君的時候,子君說過自己有男朋友,不過他們正處於冷靜期。Leo和子君是同系同學,經常都有見面的機會,所謂近水樓台先得月,他用了三個月的時間,把子君追回來。或許,那個時候,亞神和自己一樣,根本不覺得自己的感情有什麼問題。

也不知道為什麼, Leo當時很有衝動要找這個和自己有相同經歷的人。最後透過編輯,Leo找到了亞神。初初打電話給亞神,也不是不怕被亞神罵,沒想到,亞神反而很平心靜氣,他們還談了很久。甚至,偶然一起出來打籃球吃飯,開始成為朋友。

亞神,是子君不知道第幾任的男朋友,但他肯定是在「失戀同盟」內的第一任。他比子君大四年,是子君的補習老師。他們可以說是日久生情,在子君中六的時候,他才教了她兩個多月,他便喜歡上她。不過,他還是等到子君中七畢業之後,才開始追求她,他並不想讓子君的父母覺得他是什麼壞人,藉補習為名親近子君。

他們拍拖初期,他真的很高興,子君是很善解人意那種人。雖然和他相差四歲,不過女孩子都比較成熟,所以他們相處得很好。惟一的遺憾,是他們見面的機會不多。他剛替子君補習的那一年,正在讀大三,在他們正式一起的時候,他已經是社會新鮮人,而子君亦剛進入大學讀大一。

他們一個忙著工作,另一個又忙著適應大學生活,各有各忙。亞神也經常抽空打電話給子君,有時候也會去大學找她。漸漸地,他感受到她的冷淡。說不知道有第三者的出現,肯定是騙人的。只是沒想到,會來得那麼快。

突然其來的某一天,他和她看了一齣電影,他還記得,是 Big Fish。看完戲,他們如常一起去吃飯,原本是去一間西餐廳的,不過太多人,結果他們去了快餐店。也因為子君的事,他再也不會去那間快餐店。

那天,他們一起吃薯條,她忽然對他說︰「我們分手吧。」

當時,他嚇得連口中的薯條也掉了下來。他以為她說笑,但是,她的表情異常認真。

「為什麼?」他平靜地說。「是因為有第三者嗎?」

她沒有回話,只是默默的別過頭,眼睛望向遠處,思想飄到遠方。或者,分手其實不需理由。不愛了,就是不愛了。

看見她的表情,他就知道,他多說也是徒然。他惟一可以做的,就是保持他的風度,做她的普通朋友。他是不甘心,不過他不知道可以做些什麼來挽回一個變心的女人。但說到底,他還是不死心,他差不多每隔數天便到她的大學去找她。直至有一次,他看見她牽著 Leo 的手,他的心裂了。

那一刻,他有衝動衝上去打 Leo ,當然他沒有這樣做。他只是呆望著,反覆的問自己為什麼要這樣折墮,要看著自己喜歡的女人,牽著另一個男人的手。此後,亞神很少和子君聯絡,除了偶爾從朋友當中聽到她的消息。

分手的時候,他真的很傷,明明工作很忙,也用很多時間發呆,荒廢工作。直至偶然一次,他在書局看了一張海報,是一個創作比賽,徵求失戀故事。他看了之後,回家立刻開始動筆,很快便完成了一個故事。最後,他的作品當然是落選了,這也是在預期之內。

或許是將所有情緒都發洩出來,之後亞神再也不頹廢,開始投入新生活。直至 Leo 聯絡他,他才想起這逝去的一段情。沒有想到的是, Leo 和亞神也一樣,用寫作來發洩,二人更因此聯絡上。後來他們愈談愈投契,甚至結成好兄弟。

「你們倒是不打不相識。」嘉道下此結論。他們相識了幾個月,倒沒有提起過這段往事。

「也算是吧。說實在的,有時候我也會想,一個人喜歡一個人,總有些原因。被同一個人喜歡過的人,應該總有些共同點,能夠做朋友也說不定。」亞神淡淡地說。「就好像喜歡同一個明星一樣,那些歌迷們不是都組成 fans club ,去支持他們的偶像嗎?」

「也像那些收藏家一樣,我們喜歡同一些物品,就經常一起交換意見、最新消息等。」 Leo 笑說。「不過無論如何,我們都不能一生只為那個女人沉迷。反正都過去了,總之,我們現在都活得好就好了。」其實三個人當中,他和子君最久,亦是最拋不下的那個。

嘉道喝了一口酒,說︰「既然如此,兄弟們,我們是時候出動了!」他牽牽嘴角,用眼神示意,叫亞神和 Leo 望望鄰桌的三個女子。

亞神偷偷地看了幾眼,壓低聲線說︰「你們兩個小子,記得要敬老,讓我先選,中間那個長髮的女子,我看上了,別要跟我爭!」

Leo 不屑地說︰「我從來都不特別喜歡長髮的,況且那個女的不免有點胖吧?我喜歡她右手邊的,看她瘦歸瘦,身材也有點看頭。」

「這就太好了!我比較在意金髮的那個!兄弟們,今次我們各自努力,不用再爭了吧。」嘉道興奮得摩拳擦掌,準備上前認識美女。

三人微微一笑,點點頭示意,結伴上前走到鄰桌,結識新目標去。

《後記》

看過《公主復仇記》之後,一直在想,如果兩個女人愛過同一個男人,她們能否成為朋友?是否因為她們有最起碼的共同話題,她們就能做朋友?究竟兩個愛過同一個男人的人,是朋友,還是敵人?

愛一個偶像,是沒有競爭的;因為我們不能奢求那個偶像會分他的愛、他的時間給我們,作為 fans 談不上競爭對手 ,但情敵肯定是競爭對手。作為女性,我不認為愛過同一個男人,就能成為朋友。我或許能和那人做朋友,但絕不是建基於我們愛過同一個男人。當然,其實我沒有試過,說不定是可以的。

那麼,男人呢?我不是男人,我不知道,男性朋友說︰「兩個男人愛過同一個女人, 未必會有共同話題,因為男人的話題多數都是一些他們愛不起的女人。」某程度上,前女友,也算是男人愛不起的女人吧?

又,想起「狗仔追骨頭」的故事。拋出一條骨頭,狗仔 a 追到,其他狗會群起攻擊他;當狗仔 b 從 a 手上搶得,狗仔 a 又會聯同其他狗一起追狗仔 b ;如此類推,哪隻狗有骨頭,牠就是敵人,其他狗都會聯群攻擊牠。這個世界,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

愛情的世界,又是否這樣?有沒有人,能和女友的前男友能做朋友?

如果可以簡單一點,沒有競爭,這個世界會否和平一點、可愛一點?

對於這個混亂的世界,我還是覺得不能適應。最討厭,就是要爭。可不可以簡簡單單的,我愛你,你愛我,幸福快活下去?

答案是永遠不可能吧。

《完》

寫於 2005 年 10 月 6 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