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愛下去

作者︰Alien藍@Air

像是報復一樣,林貞選擇比周文杰早幾個小時離開香港,明知道周文杰也是今天離開香港,她並沒有去送機,反而是選擇比他早離開。她愛周文杰,也恨他。明明是男女朋友,但她偏偏是最後一個知道他去進修的人。

坐在飛往北海道的飛機上,林貞一點興奮的感覺也沒有。畢竟,身邊少了一個人。很多時候,旅行是否玩得開心,不是取決於去那裡,而是取決於和誰去。

曾幾何時,周文杰也說過會和林貞一起去北海道玩,現在,就只剩下她一個人出發。

離港已經兩個小時,周文杰大概也已經辨理好登機手續了。不知道有沒有人去送機,不知道他有沒有不捨。

他說,只是去美國兩年;他說,在假期也會回來香港 ;他說,在網上也可以相見;他說,現在的長途電話費很便宜。他說……

他說了很多,林貞也不記得了。總之,都是一些安慰她的話。林貞已經大學畢業了,已經做事半年多了,雖然還是個社會新鮮人,但這種分離,她還是能理解的。周文杰一向上進,也不是第一天說要去美國讀碩士,離開可以說是一件必然的事。

她不能理解的是,為什麼他都不早說。他偷偷的申請學校,被錄取了也不通知她,一切準備好了,買了機票才通知她他的出發日期。

明明是男女朋友,為什麼他連這種大事也不和她談談?更重要的是,她竟然一點也沒有發現。難道是她不 夠關心他?

和他相識於大學,有點老套。大家主修的科目一樣,他是她的師兄,在迎新營裡相識。之後大家交換了聯絡方法,他經常找她去吃玩,又時常找她一起吃午飯。很快,他們便走在一起了。

也因為在大學時太多時間和他在一起,她都沒有辦法去認識同學。不能說完全沒有朋友,不過都不是深交。只有幾個同學比較熟稔,因為都是在一起做報告。不過除了做報告,就很少一起去玩了。

很多人都唸她,說她不應該把時間都只投資在男朋友身上。特別是在大學內,她竟然都沒有怎樣認識到新朋友。

開始的時候她也不覺得有什麼問題,直至在周文杰修讀大三那一年,他都忙於做畢業論文,沒有什麼時間陪她。而她,連想找個朋友和她一起吃午飯也找不到,她才驚覺,她在大學中真的不太認識人。

還好的是,她是個獨立的人,一個人吃飯也沒有什麼問題。要她一個人過日子,其實也不是一件難事。她有方法可以充實自己,而且一個人可以很快樂。

然而,有些時候,她還是想找個人陪。就像現在一樣,周文杰的離開,實在太傷她了。她很想找個人吐苦,她很想哭。但朋友都在忙,大家都忙於適應新工作。有些朋友甚至連工作也找不到,她根本不敢打擾他們。

也有些朋友正在談這種長途戀愛,他們也可以捱得到,她為什麼做不到呢?她知道其實她是可以捱得到的,和他們談也談不出什麼結果。

說到底,她最恨的還是自己。為什麼,連分開兩年也沒有信心?

她愛周文杰,也知道周文杰愛她。她不怕在這兩年,周文杰會變心。她最怕的,是自己會變心。是的,她怕的是自己會變心。

很奇怪,她對於自己,其實真的沒有信心。她總是覺得,如果和周文杰分開得太遠,她會很快愛上別人。

其實這是一種吊詭,她愛上別人又怎樣呢?某程度上這可以說是一件自然的事,也沒有什麼對錯。甚至可以說,就算周文杰不離開,她也可能會愛上別人。我們要愛一些人,根本不是由我們的心去控制。

問題是,林貞真的很害怕,她不知為什麼會有這種害怕。或者,是她不夠愛他。

如果她夠愛他,她不會怨恨他令她沒有時間去認識朋友;如果她夠愛他,她應該會送上祝福,希望他能夠學成歸來。如果她夠愛他,她可能會放棄自己的工作,飛往他的身邊。如果她夠愛他……

究竟,我們怎樣才算愛一個人?要付出多少才叫足夠?這樣沉重的愛,又是否我們想要的?

男人要愛女人,大概可以很簡單,記住所有節日、紀念日,送上禮物,陪伴女友,女人可以很快滿足。而女人要愛男人,她應該要做什麼?她是否也只要做足這些表面工夫就行?她發現,她不知道怎樣愛一個男人,應該說,她不知道怎樣愛周文杰。

認識三年多,她竟然到今天才知道,她是多麼不瞭解周文杰。她所瞭解的周文杰,是那種很周密的人,絕不會連要走也不通知她。他是多麼的善於安排自己的行程,也一定會通知她。因為他知道她會擔心,就算是騙她,只要隨便告訴她他去了那裡,她也不會追究。

今次,他卻完全沒有告訴她,一點也沒有。她是多麼的想質問他,但是已經一點氣力也沒有了,她已經不想知道了。

他告訴她那天,她初時都不相信,只是笑著說不要說笑。直至他拿出他的機票、取錄証明,她才知道他是認真的。甚至,他是預料到她會不相信,否則怎麼會準備這些東西?原來他們之間,已經演變到這種不信任的程度。

都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她還可以說什麼?她只是笑說,她要手信 ,什麼也好,記得買一點東西回來,即使是一顆糖也好。

帶一顆糖回來分給她,不是因為她貪圖什麼。她只想讓他記得,這個世界,有一個人等著他的一顆糖。即使微不足道,即使是隨意挑選。她想要的只是他記得她。

是的,記著有她就好了,就算他不再愛她。

聽說北海道很冷,她只帶了數件衣服就上機了,不知道會否感冒。她是那麼的匆忙就決定了要去北海道,幾乎一點準備也沒有。

聽說美國更冷,不知道他有沒有帶足夠的衣服。他是那麼的怕冷,又總是不喜歡足大衣。雖然說他很強壯,但是只要是人也會病倒的。早應該買件大衣給他。

她太衝動,在看見他的機票之後數天,就立刻去買機票了。而且,她也沒有告訴他,她是分明的報復。在上機之前,她才發了一個短訊告訴他,大概這是最差的道別方法。

但是,誰叫他先不理她?他在那天之後,只找過她數次,因為他太忙了。她盡力的裝著沒事,就當作沒什麼發生過,照常和他約會,也有替他整理過一些去美國的事。

她只是沒有約定要送他機,因為她會比他早離開香港。

在機上,她盡力的忍住,不想哭泣,淚水不斷的流,不斷的流。鄰坐的女孩,裝作沒看見,又像是不忍心,把紙巾遞給林貞。林貞只是輕輕一笑,點點頭表示道謝。

鄰坐的女孩不認識她,但是還會關心她。而周文杰呢?他究竟在哪兒?他又是否知道她在哭泣?

分開兩個小時已經這樣,如何捱得過兩年?

愛上一個人後容易,相愛也不太難,最難的只是相處。但是,更難過的是,在沒法相處的時候,我們如何愛下去?

【完】

【後記】

這篇小說,原本是為了air special而寫,但是,現在也不知道何時才能出版,既然如此,就讓我放在這兒吧。小說,是2004年12月的時候在北京寫的,現在看來,感覺又不一樣了。以下是當時寫的後記。

又是一篇沒什麼劇情的小說,寫的其實是一種感覺,一種離別的感覺,不過好像沒什麼能表達出來。很對不起,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哈哈。

其實我最近都總在飛來飛去,寫這篇小說的時候正在北京。香港–>墨爾本–> 香港–> 北京,將會是北京–>香港 –>墨爾本,再之後不知道在那兒。自問是個很容易適應的人,很容易被一個地方同化,就是不知道為什麼英文和國語還是說得那麼爛。不過現在開始有點同化了,雖然外邊都在下雪,但是我還是穿三件衣服,和在墨爾本的時候穿得一樣,太可怕了!哈哈 ~~

飛來飛去,分開又共聚,其實分開不太難,相處也不太難。難過的是在相處過後如何面對分開,身邊太多人流轉,沒有一樣東西抓得緊。

也因為之前人在墨爾本,所以出現人生第一次脫稿,是 air 第幾期呢?我都已經忘了。其實參加同人誌已經很多年,也開始有點麻木了。尤其是這半年來,像與同人誌界脫節一般,都不知道有什麼同人誌販賣會,而且想 cosplay 也沒有機會了,也不知道正在流行什麼。最可怕的是,回到香港之後,就立刻去漫畫店追漫畫,發現有很多期還未看,一堆堆的書捧回家啃,像瘋子一樣。其實在墨爾本也可以借漫畫,不過有點遠,又有點貴。(其實是非常貴。)
好久沒寫小說,應該有很多話想說,但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對了,原本這專欄是用來寫一些關於魔法的事,現在已經變成我一個人在自言自語。哈哈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