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同學

文︰Alien藍@Air

每年農曆七月,我家都特別忙,因為我媽是衣紙舖的老闆娘。舖頭本是我爸跟我媽經營的,但是我爸在我五歲時已經過世了。此後,我媽就一個女人家,辛辛苦苦的經營這店,把我和姐姐養大。

媽不是個受過什麼教育的女人,她做人的宗旨就是,幫到人就幫。正確來說,無論是人是鬼,總要幫。於是,七月的時候,除了因為有很多人會來買街衣,我們自己也會燒不少。媽的想法是,說得粗俗一點,我們是發死人財的,七月的時候,總要幫一些沒有親人的遊魂野鬼。其實,我們一向每天也會燒一些衣紙的。媽說不怕他們聚集在這兒,說他們會像貓狗一樣,知道每天特定時間有人餵他們才會過來,自己平時會到別處去玩。

我當時其實不太懂,因為我不知道世上有沒有鬼。

正因媽的想法,七月的時候,我們都特別忙,總要準備不同的金銀元寶衣紙等等。媽媽會叫姐姐幫忙,而我大多時候都被命令坐著看。因為媽媽說我不乖,經常只顧玩,甚至把她的生財工具當作玩具。

媽媽經常掛在口邊的一句是︰「巧儀成績是不錯,就是太過頑皮,不及巧伶乖巧。」

我沒有告訴媽媽的是,那次用元寶摺成紙船拿去放是姐姐的主意。亦沒有告訴她把她的蠟燭都拿走去煲蠟的亦是姐姐不是我。還有很多很多的事情,我都沒有告訴過媽媽。

不過沒關係,我從來沒想過要做個好孩子,既然姐姐想當,就讓她吧。姐姐一向都是這樣,總是喜歡裝乖巧、品學兼優。但其實在人後,她有很多鬼主意。不過礙於面子,她都不敢做,於是叫我去做。

我沒有所謂,反正我一向在別人的心目中也是頑皮的。而且,大部份時間其實我也很想實行姐姐的各種鬼主意。

不過,自從我八歲那年發生那事之後,我便漸漸不再聽姐姐的話。

那年我八歲,姐姐十一歲,時值暑假,暑假過後,她便是中學生。我們如常一起玩一起鬧。姐姐的成績不錯,她考入了區內數一數二的名校。校方怕學生們不習慣中學的課程,所以要他們暑假開始到學校去上銜接課程。

本來作為小學生的我,其實是不應該跟著姐姐的,但那一天,因為她的課取消了,她說沒事幹,便偷偷帶著我入校內「探險」。因為是暑假,所以管制沒有那麼嚴。加上只有幾班中一在上課,所以別的地方都是沒有人的。

我們便悄悄地走到實驗室、音樂室、美術室等。其實,那些課室的門都是鎖上的,不過因為那年我是小學生,對什麼也好奇,在門外看著看著,也覺得有趣。

走著走著,忽然見到有個女孩站在樓梯口,定晴的望著我們。我嚇了一跳,趕忙躲到姐姐的背後。然後又忍不住把頭伸出來,偷偷地望,這才發現是姐姐的同學。

她是跟姐姐同班的,她們一同考進這家中學,而且在同一班。不過,我知道姐姐其實不太喜歡她。因為這個同學跟姐姐一樣,都是品學兼優的學生,跟姐姐一直爭過不下。而且,姐姐的敗績較多。愛面子的姐姐,當然不會喜歡她。只是,姐姐一向愛面子,所以她都扮大方,裝著不妒忌這個同學。

「怎麼了,我們不是沒課嗎?你怎麼回來了?」姐姐問同學。

同學笑笑,遞起手中的作業,示意自己是回來拿走課本的。

「是這樣嗎?」

同學點點頭,然後就走了。我鬆了一口氣,看來她不會揭發我偷進來的事。事後想來,就算她揭發了又如何?我又不是來偷東西,大不了就說陪姐姐回來拿東西,姐姐不放心放我一個人在校門外等候就是了。當然,那年我們年紀少,還不怎麼懂謊言。

然後,同學走了,永遠的走了。

她才轉身下樓,不知怎的,突然傳來一聲巨響。我和姐姐趕緊跑去看,只見到同學躺在地上,頭的周圍都是黏黏的血液。血液的範圍慢慢擴大,我嚇得說不出話來,只懂抓緊姐姐的手,把她的手都抓出傷痕來。

我睜大雙眼望著姐姐,希望她看得懂我求救的信號。這時,姐姐的瞳孔變得深黑,她淡淡的說︰「你不是一直說想知道有沒有鬼嗎?」

我繼續睜大雙眼,只希望她快點去找人來救同學。但是,她沒有理我,只是說下去︰「她死了,如果她變鬼,你不就知道世上有沒有鬼嗎?」

我呆著,完全聽不懂她的意思。然後,她就抓著我,從另一邊的樓梯走了。換成我被她抓出一道道的傷痕。

然後,我再沒有見過這個同學了。我不是中學生,不知道詳情,只聽聞她沒有再上學。那年代沒有互聯網,要找新聞不容易。我們又不像現在的學生要讀通識,所以都沒有看新聞的習慣。現在回想起來,就算當時我有看到新聞,我真的敢看下去嗎?

於是,我完全沒有她的消息。

但是,說沒有「見過」她,其實也不正確。

那天之後不久,暑假就正式完結,我就回到學校。如常的上課下課,下課後有時到媽媽的店舖,有時到自修室做功課。因為我和姐姐不再同校的關係,我們再也不會一起上下課,見面的時間也少了。

還記得,那時接近中秋,店裡開始賣燈籠,媽媽也開始忙起來,於是我也會去幫忙。自從那次的事件之後,我變得沈默乖巧,連媽媽也說我怪。不過,她認為是沒有了姐姐在我身邊,我才變成這樣。

那天,我在店舖內,替媽媽放好一包包的蠟燭。而店裡的幫工,李姨,則把燈籠一個一個的掛起來。

那天,姐姐下課後,也過來幫忙。

然後,我見到不單止姐姐一個人,她身後還有一個白影。

就一個白影,白濛濛的,我看不清楚。但是,我知道,她是姐姐的同學。
我嚇得面也發白,不懂說話。

姐姐走進來,如常的跟媽媽說話,如常的扮演她的好女兒角色。

我還是不懂說話,只是暗暗的盯著留在店外的白影。

忽爾,李姨走到那白影的一旁,悄悄的說︰「我知道你很可憐,但是你留在這兒也沒法子,早點去你該去的地方吧!來,我給你一點紙錢。」

然後,她悄悄的燒了好些紙錢。由於我們店裡習慣每天也會燒一些紙錢,以讓工作順利,所以,媽媽也沒察覺李姨有什麼古怪。

我還是把眼晴瞪的大大的,尤其是望著那潮變透明的白影,我的眼珠子差點掉下來。

「哎呀!怎麼看見了?來,我給你一道符,保你平安,以後就不會見到了。」李姨突然對我說,然後就把一道符掛上我的頸。

我望著她,還是不會說話。她說︰「白色的,都是沒有惡意的,別怕。把符掛上,就沒事了。」

不知道是否李姨的符有砜,此後,我再也沒有見過這些東西了。

就除了姐姐的同學。

其實,從來我只曾見過姐姐的同學。

此後,我偶然也會「見到」她。多數時候,她站在店舖,有時,也會在家門外。我由當初的驚訝,漸漸變成習慣。

事實上,我始終看不清她的身影。但是,我認定了她是姐姐的同學。

我知道,李姨有時會特意燒一點東西給她。但我會假裝不知道,也假裝再也看不見她。

一年一年的過去,我偶爾還是見到她。由姐姐中學畢業,到姐姐大學畢業,到姐姐結婚。那道白影,始終都是在姐姐身後不遠處。

我不敢告訴姐姐,姐姐也似乎不曾發現同學的存在。

自此,我不敢再問,世上究竟有沒有鬼。

姐姐結婚後不久,我再也沒有見過那道白色的身影。可我知道,姐姐的同學還在。

就在我見過姐姐的女兒之後。

我知道,她這輩子還會繼續跟著姐姐。

或許,那是姐姐,以及我見死不救的代價。

【完】

寫於於2011年8月28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