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穩生活的背後

作者︰Alien藍@Air

「爸,有蟑螂啊!」

聽到女兒的呼叫,陸昇緩緩的放下手上的報章,輕托一下眼鏡,對著由樓上衝到自己眼前的女兒說︰「不是跟你說過在家要說中文嗎?」

陸季沒有理會父親的話,只管拉著他到自己的房間,她把房門關上了,蟑螂應該還未離開,她指指房內,示意陸昇快點去捉蟑螂。陸昇無奈的搖搖頭,看著女兒把房門一開,立時抱起在房內的肥貓走出房外,獨留他自己對付蟑螂。

他拿起報紙,吆喝一聲,蟑螂像是被他嚇倒般頓了一頓,他趁機用報紙把牠拍死。接著,他用報紙把蟑螂的死屍包起,倒進垃圾筒,再把垃圾筒內的垃圾袋包起,放進後花園的大型垃圾箱,確保牠就算復生了也不能爬出來。

陸昇回到屋裡,發現女兒已經平靜下來,和她的肥猫在玩耍。他走到貓的身旁,輕拍牠的頭,說︰「你連蟑螂也不會捉,怎樣做貓啊?」肥猫抬頭望他一眼,擺一擺尾,喵也不喵一聲走回主人的身旁。

「西瓜只要懂得跟我玩就是一隻好貓了!」陸季邊說邊抱起自己的貓兒,一點也不覺得牠笨重。

陸昇皺一皺眉,說︰「牠應該改名做大大大西瓜,或是西瓜三次方,都重成這個樣子了,再下去走路也會磨破肚皮。」

「爸!你別再詛咒西瓜了!」陸季對父親吐一吐舌以表不滿。

「說中文。」陸昇沒好氣,只管迫女兒說回中文,但是陸季卻堅持要用英文。

「爸,你知道嗎?你在說的是廣東話!廣東話啊!是方言來的,就別再這樣強調說中文了。」

「那你說國語也好,總之在家就要多用中文。」陸昇不理會陸季的反對,陸季反一反眼,抱著西瓜往廚房去。

陸季的中文其實不錯,雖然她不是「ABC」,但她兩歲那年就移民到澳洲,她自小認識的都是澳洲人居多,在學校都在說英文,能夠說廣東話、國語,還懂寫懂看,其實已經很好。

還記得小時候,他和妻子逼她學中文,要她到中文補習社學習,她哭著回來,說她學的不是中文,而是另一種語言。因為,他們在家用的都是廣東話,但是在補習社用的是普通話,她一點都不會。他們軟硬兼施,又費盡唇舌解釋,她才明白廣東話和普通話都是中文。大概那時年紀小,她學中文的速度很快,不久之後普通話和廣東話都說得很流俐。

只是,稍大一點,問題又來了。她在學校學的是簡體字,陸昇卻想讓女兒學寫繁體字,陸季當然不肯,因為繁體字的筆劃多得很。今次陸季不肯就範,她那時已經會說︰「用簡體字的人比用繁體字的人更多!」

陸季說的也不無道理,但陸昇覺得繁體字才是正統,可陸季不肯學,他又能做甚麼?到後來,還是陸季自己主動去學,因為她愛上了看日本漫畫。她喜歡看日本的少女漫畫,可是她不會日文,英文版的又很少而且出版進度慢,她惟有去看中文版。而出版日本漫畫的又是香港或是台灣,結果她不得不學繁體字。雖然她寫的比看的弱很多,但她肯去學繁體字,陸昇已經求之不得。

其實陸季已經很有心,她在大學也有修讀中文,雖然只是偶爾去旁聽,但總叫肯去學。她主修的是環境保護,副修意大利文。她本來也有想過副修中文的,但修了一個學期,說很悶,上堂盡是看小說、看電影,再隨意寫個報告,沒有甚麼得著,倒不如學其他語言。陸昇也隨女兒自己選擇,反正她已經長大了,她真要堅持,他說甚麼也影響不了她。

想著想著,陸昇這才發現女兒已經走到廚房向妻子投訴他。

「媽,爸在欺負我和西瓜喇!」陸季一手抱住西瓜,另一手拉著她的母親,盡情的撒嬌。「總是說西瓜肥,但明明西瓜都已經天天在運動,天天在減肥。」

張曼儀只是微笑點頭,一邊把她煮好的東西放在餐桌上,陸季見母親不理會她,追問︰「媽!你有沒有聽我說話?」

張曼儀把餐桌上的東西整理一下再說︰「你剛才說甚麼?你媽的英文不好,你嘰嘰喳喳的,我一句也聽不到。」

陸季被母親氣得漲紅了臉,改用廣東話嘟嚷著說︰「媽!連你也和爸一起欺負我!」

一直在旁的陸昇這是已經忍不住狂笑起來,還是他的妻子厲害,一出手,女兒就不得不說中文。陸季見陸昇笑得快要翻倒了,氣得跳起來喊︰「我不理你們了!我和西瓜回房去!」

「你今天還有課不是嗎?吃完早餐就快點準備上課吧」張曼儀還是一副淡定的樣子,推著女兒往餐桌。陸季嘟著嘴,把火腿切也不切就放進口。張曼儀一手按著陸季的手,搖搖頭,陸季不得不把火腿仔細切開再吃。她甚麼也不怕,就怕母親囉唆。

「你又不是會說中文,在家叫你說中文有甚麼問題?」陸昇邊吃早餐邊說。

張曼儀瞄了丈夫一眼,示意他別再多說,她道︰「你就隨她喜歡說甚麼就甚麼,你聽不懂別回應她就好了。」

聽著母親平靜但實質在埋怨的語氣,陸季用中文說︰「人家是大人嘛,自己想說甚麼就甚麼又沒錯。」

「你是大人又不見你學鄰家的Edmond,他十八歲開始就自己交屋租。」說著,陸昇低頭吃他的奄列。

陸季的語氣一變,撒嬌地說︰「Edmond是給他後母欺負喇!他是給他的後母趕進車房住,還要他交租!你們又不是我的後父母,為什麼要欺負我!」

陸昇嘆一口氣,說︰「那有人欺負你,要欺負你的話,我們早就趕你出去了,還供你讀大學!你的同學們大多是自己打工賺學費的,就你一個打工賺錢買你漫畫CD。」

「我們是中國人,中國人都當孩子是寶!」陸季說著,完全不覺自己的厚面皮。

張曼儀也忍不住插嘴笑說︰「有利益的時候你就說自己是中國人,平常倒不見你那麼熱心。」

「媽,別這樣嘛!我要回學校了,再見。」陸季笑著,放下刀叉,匆匆回到房間拿書包,就駕著她的小車回學校去了。

「女兒是你寵壞的吧?」張曼儀挑著眉問陸昇。

「你不也脫不了關係嗎?」陸昇可沒打算放過妻子。

張曼儀無奈的點點頭,的確,他們是一伙的,責無旁貸。幸好,女兒只是嬌縱了一點,倒沒有太大的壞脾氣,否則他們不知道該怎樣面對自己的祖宗。

「真不知道下個月她自己一個要到意大利怎樣過。」陸昇又輕嘆一口氣。

「她都成年了,總要學會自己照顧自己,況且去意大利應該安全吧?」張曼儀輕輕的說。「總好過到北京去。」

陸昇點點頭,示意明白張曼儀的話。過了這麼多年,妻子還是放不下。

本來,陸季最初是想到北京交流的。她的學校有交換生計劃,可以到不同的城市交流一個學期,她最初是想到北京去的。不過,她不是對北京有興趣,她只是想陪男友。她的男友Alex是澳洲人,和很多西方人一樣,都對中國充滿興趣,覺得中國很神秘。所以,他才會在大學選修中文,亦因此和陸季認識了。

陸季常說,讀了一個學期中文,沒有甚麼收穫,就賺到了這個男友。

今年,陸季已經是二年級學生,要去交流的話,是最適合的一年,Alex跟陸季也是二年級生,他早已打算到北京去交流了。他的中文說得很溜,所以不太擔心。至於陸季,其實她掙扎了一段日子,她對佛羅倫斯的興趣濃厚很多,但又想和Alex一起去玩。

後來,她選擇回家和父母商量,誰知張曼儀竟然一口拒絕,說絕不可以到北京去。陸季是不明白為什麼母親竟然會反對,因為平時做黑面的都是陸昇,而且她也曾經和朋友到馬來西亞等地旅行,父母都沒有甚麼意見。

最後,陸季還是選擇了佛羅倫斯,這次張曼儀沒有反對了。雖然要與男朋友分開一個學期,但如果連一個學期也捱不過,怎麼談戀愛?反正陸季是真心希望好好的進修一下自己的意大利文,對她而言,佛羅倫斯應該是比較正確的選擇。

只是,她不明白,為什麼一直叫她好好學中文、別忘了自己是中國人的母親,為什麼會反對她到北京去?是因為不想她只顧拍拖?或是,母親只是單純地討厭北京?

陸季不知道的,陸昇卻清楚得很。

張曼儀只是在害怕,過了二十年,她還是在怕。或許,再過二十年,她仍然會害怕。

他們逃到悉尼,已經足足十八年,香港有很多事情已經不同了,景貌也早早改變了。可是,再懷念香港,他們也很少回去。十八年來,就回去過四次,而且,都是因為親人的喜事和白事才不得不回去。

當年,身邊的朋友走的走、逃的逃,由加拿大、美國到南非,均有朋友落籍,近年,也有不少朋友回流到香港了。可是,他們沒有動過這個念頭。正確的說,陸昇有,但他知道張曼儀不想,所以他沒有提出過。加上陸季慣了悉尼的生活,她是不會適合長居香港的,陸昇決心會在這裡終老。

本來,當年他有想過移民到美國,畢竟相較起來,美國的發展先進得多。但那年他們決定離去得匆忙,在澳洲這邊,有張曼儀的親人,他們就決定動身過來了。住久了,就真真正正喜歡上這個地方,雖然有時天氣會乾燥了一點,住慣了就好。這兒空氣好,不像香港,他們每次回去,陸季就害鼻敏感,平時在家她不會這樣。

陸昇在香港曾經做過些汽車的生意,賺到一些錢,搬到澳洲來,生意沒有再經營了,改與幾個華人合資開辦小型駕駛學校,錢沒有在香港那時賺得多,但夠生活就可。錢賺多了,不見得一定會愉快。像現在,他們一家和諧的在一起,已經很好。陸昇自問沒有大志,他改變不了世界,他只願自己別去破壞世界就好。留在悉尼,快快樂樂的生活,沒有甚麼事情要去擔憂,其實已經足夠。

他也慶幸當年最終沒有選擇美國,像是911那年,他的老朋友黃奕基一家,嚇得馬上跑回香港。黃奕基的兒子正正是在世貿上班的,幸好逃得快,否則,就這樣成為了一縷冤魂,不知該向誰哭訴。

世事就是這樣,大部份情況下,都沒能由自己掌握。

「喂!」張曼儀輕喚陸昇一聲。

聽到妻子的叫聲,陸昇才如夢初醒︰「嗯?」

「在想些甚麼?」

「沒甚麼,只是在想,剛才給女兒打蟑螂,害我的半份報紙沒有了,不知道現在該看甚麼。」陸昇笑著說,又一邊幫忙收拾碗碟。

張曼儀把碗碟拿進廚房,邊走邊說︰「我就說你,買甚麼報紙,要看就上網看,網上面所有地方的中文報紙也齊全,你就硬要花錢。」

「支持一下本地創作吧!他們的老主編可是你的親戚。」陸昇戴起手套,替張曼儀洗碗,張曼儀樂得有人為她服務,就站到一旁去。

「就是親戚才不用特別支持,被人知道誤會他家辦的報紙那麼賣不了,要靠親戚支持。」張曼儀笑說。陸昇愛看的報紙,一直由她的姨丈主編,她偶爾也賣一下自己的才華,寫寫食譜。只是,她還是真心覺得在澳洲買一份中文報紙是有點貴了,只得十頁多,打一下蟑螂,已經沒有了一半。

陸昇微笑點頭,張曼儀也不知道他的意思是怎樣,她決定不理會他,聳聳肩走開,回到客廳拿回剩餘的半份報紙,隨意的翻翻看。看了一會,見時間到了,便駕車回到公司工作。

陸昇駕車離開了,張曼儀便到後花園澆一下花,又整理一下雜草。肥貓西瓜也走到花園中,躺下來曬曬太陽,她見著西瓜一副舒泰的樣子,就忍不住逗逗牠,西瓜還是不理睬她,繼續曬牠的太陽。

或許,這些年來,心底還是有些不安定,偶爾會做惡夢,但看著女兒漸長,張曼儀也漸漸的平靜下來。她沒有告訴陸季,為什麼每年六月她的生日,他們一家都不會慶祝,總是改遲一些,陸季只是一直以為這是他們的「家規」。

長期生活於澳洲的陸季,是不會明白父母為什麼在她出生之後,心底裡總是有點提心吊膽的過日子。也許,今年在她的二十歲生日,應該要為女兒安排一下歷史課,讓她瞭解到,很多人的安定生活背後,其實還有很多不同的故事。

寫於2009年3月1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