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壽包與本俊之續章

作者︰Alien藍@Air

【序】

如果說,這個世界,有種叫做命運的東西,影響著你的意志,控制你的思想。那麼,你還是你嗎?

如果不是婚約,如果不是殺手,如果不是……很多很多東西,都沒有如果。可是,如果不是她沒有把他埋葬,那麼,他可能真的會死了。

一切一切,皆是命運。或許,只能說是命運。

然後,命運把他從我們身邊無情地拉開,又讓他悄悄回來……

我們所熟知的那個他—-本俊將軍。

【第一回】初遇藥姬

一切一切,皆是命運。

「你已經睡了好幾個月了,拜託你快點醒來,否則我們藥姬之名便給你毀了。這幾個月來,你只是睡了又醒,醒了又睡,累壞我們了。」煉歷無限對著睡了多個月的本俊將軍喃喃自語。

「不要迫他吧!他已經很厲害了,如果是普通人早就死掉了,那裡讓我們救得來。」摩登人望著本俊將軍,眉頭緊皺。「他的意志力也不弱,可是,他的身子夠不夠壯健又是另一回事了。」

山茶花不理會同伴,緩緩的輸氣給本俊將軍,以助他解毒。

所謂的藥姬,其實是指她們三人。她們的醫術非常高明,分開來已經是高人一名,如果是三人一起出現,更是號稱閻王避。基本上,只要那個人還有一口氣,就沒有她們救不了的人。

她們三人都是藥學宮裡的人,自小學習醫術,各人主攻一項,不過對於每一個範疇皆是很熟悉,絕不會缺了一個人就如缺了一隻手一樣。煉歷無限是負責配藥的,而摩登人則是負責施行急救,山茶花就是氣功了。

要她們三人聚在一起,其實是非常難的。自她們出道而來,在江湖上行走,總是四處去。她們很少會一起,雖然是好朋友,卻已經數年沒一起出現過了。除了上一次她們回藥學宮救她們的師父之外,基本上,她們三人沒有共同搶救一個人。

現在,多了一個例外,就是本俊將軍。

「好多了,我想他可能今晚就會蘇醒了。這個人,可是費了我們不少功夫呢!」山茶花把汗水抹去,她的眼神,透露了她感到疲憊。

「救一個人用了三個月時間,這可是頭一回。」煉歷無限望著本俊將軍,搖一搖頭。「就是不知道,這一個人該不該救。」

山茶花喝了一口茶,說︰「他身穿的是小小皇朝的軍服,而他中的毒的是東夷人下的。光看他是小小皇朝的人,我們就該賣個面子。而且,我們藥學宮和東夷人可是有血海深仇啊!」

摩登人替本俊將軍在傷患上灑了些藥粉,說︰「況且,他是少數能遇著我們三人的人啊!這也是一種緣份吧,反正,我們現在要等,就當做做好心吧。」

三人望著本俊將軍,也只盼他快醒過來。

有時候,緣份也是命運的一種。在你不在意的時候,命運的齒輪,又重新轉動。而且,超出了預算範圍。甚至乎,已到了脫軌的情況。

當本俊將軍的雙眼瞪大了,故事,終於正式展開。

【第二回】失落了的

「你是誰?」喉嚨痛得像被火燒一樣,但是,多年的訓練,讓他已經不會感到痛苦。或者,該說是忍耐到這種程度的痛苦。

「我們是藥學宮的藥姬,我們見你在路上昏倒,便救了你回來。」摩登人先開口,又問︰「你有沒有覺得怎樣?」

「只是胸口有點痛。」本俊將軍摸摸胸口的傷患,說︰「對了,她沒有事吧?」

「誰沒有事?」煉歷無限問。

「她……她就是……」本俊將軍抱著頭,痛苦的撞向牆,叫︰「為什麼我記不起來?那個人是誰?我,又是誰?」

山茶花見狀,立刻刺向本俊將軍的穴道,卻被本俊將軍一手格開。煉歷無限伸手替山茶花一擋,摩登人這才趁機捉著本俊將軍,山茶花再點本俊將軍的穴道。本俊將軍被點了穴,不得不停下來。

「看來,人是沒了記憶,不過身體卻不忘保護自己。」煉歷無限抹抹擦傷了的手臂。

本俊將軍被點了穴,他呆呆的,像是找尋他失落了的記憶。山茶花問︰「這個人,看來武功不弱。不過,真的有失憶症嗎?我可沒遇過。」

煉歷無限說︰「我之前有見過人有這種症狀,他身體無恙,卻沒了記憶。我見過兩次,有一個人是沒了全部記憶,有一個則是局部性的。」

摩登人說︰「嗯,我也聽師父說過,這種症狀,就連號稱閻王避的我們,也沒辦法了。」

「沒有藥學宮辦不到的事吧?我想,師父一定有方法的!說到底他是小小皇朝的人,算是我們藥學宮的恩人吧?」山茶花堅定的說,她可對藥學宮充滿信心。

本俊將軍聽到她們的對話,大概明瞭到是什麼一回事。然而,他真的對自己一無所知。他喃喃地說︰「那我可以怎麼辦?」

煉歷無限解開了本俊將軍的穴道,說︰「你跟我們回藥學宮吧!我們再想想辦法,既然我們有緣遇見,就當再幫你一個忙吧!」

本俊將軍望著她們三人,他不知道該怎樣。他知道眼前的人根本不認識他,他自然對她們一無所知,然而,她們也對他一無所知。跟著她們,他又是否能找回自我?如果她們不是好人,那他怎辦?反之,如果自己不是好人,又可能會害了他的救命恩人。他,可拿不定主意該怎麼辦。

摩登人沒有發現本俊將軍的猶豫,她發現到一樣東西,是一個香袋,上面繡著「本俊」兩個字。她說︰「我想,你的名字是『本俊』吧?這個香袋上,繡了這個名字。」

本俊拿起香袋,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在他心頭湧現。迷濛中,他彷彿看到一個身影,向他微微地笑。

他的名字啊!是那麼的陌生。明明是他的名字,他卻像是不認識的一般。既然有了名字,要追溯他失落了的東西,應該是比較容易了吧?

與其跟著這些他不熟悉的人,去他不認識的地方,那麼孓然一身地上路,反而對他自己和她們都有利。

在他重新上路的時候,他僅餘的,只有他的名字,和他所屬的國家—-小小皇朝。

【第三回】衣冠塚

「砰!」

儀妃看著神不守捨的小壽包,今天她已打破了第三樣東西了。小壽包說︰「對不起!儀妃娘娘,奴婢不是有意的。」

小壽包連忙把碗收拾,卻不慎被玻璃弄損。儀妃見狀,命她不要收拾,趕快治療,又叫另一個丫環來收拾了。儀妃替小壽包上好了藥,又包鑥好傷口。小壽包卻哭了起來,說︰「對不起!儀妃娘娘!」

儀妃抱抱小壽包說︰「不要緊的,不如你休息一下吧!我看你這樣,心也痛了!」

小壽包搖搖頭,又站起身,蹦蹦跳跳的。說︰「看,奴婢身子健壯得很!不用休息了。只是不小心把東西打碎了吧?」

「本俊……」儀妃還未說完,小壽包便打斷的道︰「奴婢要去收拾東西了!奴婢先行告退。」

自從知道本俊將軍出事之後,小壽包就是這個樣子,完全不提本俊將軍的事,也不哭泣不傷心,像是事情沒發生過一樣。然而,大家都知道小壽包的不對勁,她說話的時候總是語無倫次,又經常打破東西。不單止是儀妃,就連皇上小玲也叫她休息,她就是不聽。

好朋友紛紛都安慰過小壽包,她就是強裝堅強。小梅子也對儀妃說,這種心病,要小壽包自己解開。既然她不要休息,就不要讓她休息了。因為一靜下來,小壽包不免就會想起本俊將軍的事。儀妃身為小壽包的主人,除了關心之外,也沒什麼可以做到了。

日復一日,離本俊將軍遇襲的事,已經過了差不多一個星期。雖然找不到本俊將軍的屍體,可是,因為小明公主有報告說本俊將軍身中奇毒,所以,大家都認為本俊將軍已經死了。

小壽包手握和本俊將軍同款的香袋,那是她為祈求他平安而織的香袋,分別繡上他和她的名字。而今,這個香袋,只能安放於本俊將的衣冠塚中……

在葬禮上,小壽包依然沒有哭,一滴眼淚也沒有。她想哭,可是哭不出來。因為,她不知道她為何要哭。如果,她見到的,是活生生的本俊將軍,她一定會哭,感動得哭出來。

然而,現在她只能見到本俊將軍的墓,甚至乎,墓中沒有屍體。那麼,她為什麼要想哭?她知道,本俊將軍想見到的,是她感動的眼淚,而不是傷心的眼淚。她太懂他,太清楚他不想見她哭泣……

為什麼?為什麼她所看到的,是他的墓,而不是他的人呢?

人們總愛問,生離與死別那個比較痛苦?經歷過兩種痛苦的小壽包,她也說不上來,生離,還可有一種盼待;死別,是種永恆的分別。然而,都是一種痛苦。

命運,總是愛折磨人啊!

袁氏七年的五月,小壽包深深的有這一種感覺。

【第四回】趕路

失憶,真是一件奇妙的事。

本俊將軍留下了一封信,說明他想自己一個人離開,悄悄的離開了藥姬她們三人。明明是失去了記憶,他卻沒有失去寫字的能力,他依然懂得騎馬的技術。這種情況,實在太奇妙了。

可是,再奇妙也好,本俊將軍實在不想遇到。他一路騎著走,沒有問路,沒有看道標。然而,他就是知道他該走那條路,像是有磁力一樣,把他引回去。

從山茶花的口中,他知道自己是小小皇朝的人,他要去的地方是小小皇朝。雖然沒有問路,但是,從聽到路人所說的,他知道他已踏入小小皇朝的邊境。相信,他很快就會去到京城的地方。

他有預感,只要走到京城,他就可以找到他想要的,知道他自己的身份。其實在路上,他已經斷斷續續知道一些事了。他是從藥學宮附近出發的。藥學宮與日月教情況類似,都是不屬任何一國的管轄範圍。不同的是,日月教的人差不多都是小小皇朝出身,而藥學宮的人來自各地。因此,藥姬她們的名字,才會如此特別。

回到小小皇朝的途中,他聽說了不是關於小明公主出嫁的事。而他,也聽說了「本俊將軍」這個名號。聽說,他被東夷殺手殺掉了。這個「本俊將軍」就是他本人嗎?他自是不知道。不過,從中毒、遇害時間、遇害地點、名字來說,這個「本俊將軍」與他本人是頗為吻合的。

亦可以說,只要他回到小小皇朝,回到他所屬的軍隊,總有人會認得出他來。當然,如果能夠認出他,亦即証明了他就是本俊將軍,這是最好的效果。否則,証明了他不是本俊將軍,也是一件好事,起碼知道他從這方向找是找錯了。

其實從往小小皇朝的路程當中,他已經發現自己很矚目。他長得高,而且武功高強的樣子。況且他穿的衣服,又是武人的打扮。在小小皇朝,絕少人是用這種打扮的。

他受到了注目,他自然知道。然而,他更發現,總是有人以帶著殺氣的目光望著他,像是伺機要把他毀掉了一樣。正如煉歷無限所說,他是沒有了記憶,身體卻沒有忘記要保護自己。所以,他絕不讓那人有機會襲擊他。

他繼續趕路,騎的是藥姬她們的馬,雖然私取別人的東西很不對,不過,他實在沒有辦法。而且,他算是有良心了。他放下了一塊玉佩,就當作是交換用的吧。他自己的盤纏,也是賣掉另一塊玉佩換來的,而且賣了個好價錢。看來,他失憶之前,也是一個非富則貴的人。

雖然他身上有錢,然而,為了快捷,他不分晝夜趕路,也不在客棧休息。藥姬的馬比想像中好,只休息少少時間便能回復能力。而且,他實在不宜寄宿客棧,因為那個人一直不放過他,已經跟隨了他好久了。

為了避開那個人,本俊將軍走了近一個月的路,可是他就是避不開他。本俊將軍到了一個森林,他知道只要穿過這個森林,他就可以到達京城了。因此,他選擇在這裡做一個解決。

【第五回】離宮

從六甲宮到七甲宮,離本俊將軍死亡的日子,已經差不多一年了。一年了,完全沒有他的消息。小壽包知道,要他存活下來,是沒有希望了。漸漸的,悲痛的感覺變得淡化了。不是不悲痛,而是習慣了悲痛。

習慣,比任何東西來得可怕。

然而,習慣了是否代表不傷心呢?

「謝謝儀妃妃娘娘成全。」

小壽包向儀妃又叩頭又跪拜,儀妃扶她起身,說︰「傻丫頭,我真是捨不得你啊!」

小壽包眼框湧著眼淚,輕輕擁著儀妃,道︰「娘娘,以後要保重了。」

「要保重的是你啊!」儀妃笑笑,說︰「我在宮裡吃的穿的都不用愁,你啊,雖然在宮裡是個小奴婢,可是,去了外面的世界,就可能什麼都不是了。」

小壽包點點頭,以示明白。事隔了一年,她終於再受不了,不願再留在這個充滿回憶的地方。雖然,已經過了差不多一年,可是,她仍然覺得難受,因為,她知道希望愈來愈少了。

於是,她向儀妃提出請求,要回到自己的故鄉。雖然小壽包簽的不是終身的契約,但是期限未到,也不能回鄉。可儀妃很疼小壽包,不忍見她受苦,便讓她回去了。

其實,小壽包自小便在皇宮長大,她在家鄉也沒有什麼親人,就只有一個兄長了。她在新年的時候也有回過故鄉去,但幾年才見到兄長一次,感情,說什麼也比上對宮裡每天見著的人們深。雖然如此,她還是決定了要回故鄉。她,待不下去了。

從小習慣了宮裡的世界,一時要離開,她也不知該何去何從。雖說要回到家鄉,可是,回去之後要做什麼,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兄長是會歡迎自己,可是未曾見過的嫂子又會怎麼樣對待自己呢?

一切一切,也是一個未知數。

可以說,等待她的日子,大概應該不會怎樣好了。或許,她會隨便嫁個人,然後組織一個小家庭,平平凡凡的過她的人生。最後,她會遺忘她曾在宮中的日子,遺忘她愛過的本俊將軍。

背著包袱,小壽包,第一次就樣踏重地踏上路途。

每行走一步,都是沉重的。沒有人能夠幫助她,幫不了她。再怎麼理解她的痛苦,痛苦的只有她,理解與感同身受是另一回事。就算再怎麼感同身受,實際上最痛苦的只有她自己。

就算再怎麼習慣痛苦,內心那空虛感,誰又能為她填補呢?

可愛的小壽包,已經在這一年裡,面容變得瘦削、憔悴。外表的改變,只是小小的。內心的改變,卻是令人遺憾的。

她,不願再失去;她,害怕了失去。

【第六回】重遇

本俊將軍吐出一口鮮血,他差不多要倒下了。支持著他的,就是他那要尋回自己的信念。他,一定要知道自己是誰,謎底快要揭開了。已經走到了這一步,快要回到那個有他的國度。他才要這樣被不明不白的人,不明不白的殺死了。

他用盡所有力量,一掌推向敵人,打中他的胸膛。那個人,終於也倒下了。看來,他們兩人都受傷非輕,本俊將軍能撐著,是因為他比那個人的意志強一些。

「你是誰?」本俊將軍點了那人的穴道,才進行他的審問。

那個人不理不睬的,完全不把本俊將軍放在眼內。雖然失去記憶,本俊將軍卻是仍然知道他該怎樣做。他點了那個人的麻穴,那人立時一身瘙癢。本俊將軍冷冷的道︰「你不說沒關係,這只是第一步。然後,我會點你的笑穴,再點你的哭穴。總之,我不會讓你乾乾脆脆的死去!你,可以選擇說還是不說。」

那個人輕輕一笑,然後,忽然死去。本俊將軍一察看,才知道他竟然服下毒藥,看來他寧願死也不會出賣自己的主人。這種做法,這種毒藥,本俊將軍感到很熟悉。大概,他已經知道誰是敵人了。想不到,他們竟然還不放棄,他們的野心還真不少!

緩緩的醒過來,本俊將軍還是躺在原來的地方,身邊的,仍是那個人的屍體,不過,已開始腐化了。看來,他睡了不少時間。雖然他有休息,但那次中毒之後,他不得不承認自己的身體弱了好多。沒有記憶,只是有那種感覺。

明明是記起了敵人的身分,現在昏倒了之後,便又遺忘了。怎麼辦才好?他要怎樣,才能找到自己呢?

他在附近,隨意抓了一些可以止血的山草藥來敷。行軍多年,他也學了不少醫學知識。看來,除了武術之外,他沒有遺忘這種技能。似乎,他的失憶,只在於關於自己的事。

為了休息,讓自己回復一定程度的體能,他到了一間廢屋裡住。然後,他又要鍛煉自己,他知道,還有不少敵人等著他。他要練好他的武術,要不是,把敵人帶著京城裡,可是一件危險的事,他沒信心在那種地方戰鬥。

只是,他沒想到,這樣一停下來,他就耗了幾個月。

然後……

「請問,有人在嗎?」

她累了,想不到幾年沒回過去,路就已經變得不一樣。如果不是在荒山野嶺,她也不願一個女孩兒家叩陌生人的門,想在陌生人家裡過夜。

本俊將軍把門打開,他想不到會有人叩他「家」的門,是什麼人呢?不過,大概不是敵人吧?因為他發現那些跟隨他的目光早已消失,可能不再向他下手了。

「你想?」本俊將軍問,他只見眼前女子像呆了一般。

「我……」早已準備好的台詞,現在卻一句也說不出來。因為,她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他。

小壽包,在袁氏八年,終於見到她朝思暮想的本俊將軍。那個,早應該離她而去的本俊將軍。

【第七回】徹底遺忘

「姑娘,請問你有什麼事嗎?」這個姑娘怪怪的,但同時本俊將軍又覺得有熟悉感。

這種陌生的語調,肯定不是他,本俊將軍不會這樣對她說話的。小壽包不無失望,想來,或許只是人有相似吧?本俊將軍又怎會待在這種地方呢?

「我……我想……借宿一宵。」小壽包的眼中充滿失望,她續說︰「我不會打擾你的,明天天明我就會走的了。」

本俊將軍想了一想,這個小姑娘一看就知道不懂武術,她是這樣無害,不收留她太過份了吧。只是一夜而已,而且外面荒山野嶺,一個姑娘家的,很危險。於是,本俊將軍說︰「沒問題,這也不是我的屋子,我也只是來暫住的。而且這裡地方淺陋,吃的只有些野果,姑娘不介意就是。」

「謝謝你,不勝感激!」小壽包向本俊將軍作一作揖。「未知先生怎麼樣稱呼?小女子日後一定會想辦法回報的。」

「沒關係的,我叫本俊,未知姑娘又怎樣稱呼?」

小壽包沒有反應,她繼續曲起身,沒有抬頭。本俊將軍發現不妥,他想伸手扶起小壽包,小壽包這時卻抬起頭。她,早已經哭了出來,這次,是悲喜交集的眼淚。「我好想你……」小壽包這樣說,然後哭倒在本俊將軍的懷裡。

本俊將軍沒想到小壽包會突然撲向他,他一時也不知該做什麼反應。本俊將軍待小壽包稍為平靜點,便稍稍推開她,問︰「姑娘認識我嗎?實不相暪,我……失去了記憶,連自己是誰也不知道。知道名字的原因,是因為有一個繡著我名字的香袋。」

本俊將軍把那個香袋遞給小壽包看,小壽包一見香袋,哭得更兇。本俊將軍也不知該怎麼辦,只是默默的待小壽包哭夠。小壽包讓自己平復一下,才說︰「是你,你是本俊將軍,我們小小皇朝的最好的將軍。」

「太好了,你知道我的來歷?」得來全不費工夫,他不用去亂找。

「是的,關於你的一切,我可以告訴你。」小壽包哀哀地說,「只是,為什麼你要連我也遺忘了呢?你叫我該怎麼辦?」

明顯,小壽包與自己一定是有著很親密的關係,然而,本俊將軍真的一點也想不起來。對於眼前這個嬌小可愛的人,他實在說不出什麼話。小壽包見本俊沒有話說,她知道,他是真的遺忘了自己,徹底的遺忘了自己。

兩個人陷入了一片沉默,本俊將軍不知該說什麼,小壽包什麼也不想說。一時之間,兩個人只是呆呆的,各有各想。終於,還是小壽包先開口︰「你打算在這裡過一生嗎?」

「不,我是打算去京城的,只是因為一些事才耽誤。我,我想找回自己……」本俊將軍不是沒有無奈。

「那……我來幫你,我可以告訴你我所知的事。而且,我可以帶你回六甲宮,不,現在叫七甲宮了。一定有人,可以幫到你的!」小壽包笑了,是她自從知道本俊將軍死後的第一個笑容,發自內心的笑容。

【第八回】回宮

於是乎,兩人回去七甲宮了。在路途上,本俊將軍不是沒有想過,如果小壽包是敵人派來的,那他怎麼辦?可是,面對小壽包的笑容,那種真誠的眼神,本俊將軍覺得自己要相信她。自從失憶以來,他的直覺便準得很,他希望,今次他的直覺也是準的。

差不多到了宮中的路,雖然有些微改變,但是,本俊將軍已經不用小壽包帶路,自己懂得該走那裡了。去到了宮門,一眾侍衛更是被本俊將軍嚇呆了。偉民御前侍衛立刻上前說︰「你沒事嗎?」

本俊將軍面對前面陌生的人,一時搭不上嘴,小壽包說︰「本俊將軍是有些事,我待會向你解釋。請問,可以轉告皇上一聲,讓我也一起進宮面聖嗎?我知我突然回來,是壞了規距。可是……」

偉民御前侍衛面有難色,經過亞豬一事之後,七甲宮已經加強了防衛。所以,雖然小壽包以前是儀妃身邊的侍婢,可是,實在不應讓她進宮。這個時候,本俊將軍說︰「請你向皇上轉告一聲吧!拜託你!」

本俊將軍是偉民御前侍衛的上司,既然本俊將軍已經開口,偉民御前侍衛惟有向皇上轉告。小玲知道本俊將軍竟然沒事,立刻就召見了他。

小壽包和本俊將軍兩個人,立時趕去御書房。

小玲見到本俊,先是一呆,然後立刻上前。他摸摸本俊將軍,又輕輕問了一聲︰「本俊將軍,你沒事嗎?」

本俊將軍失了記憶,不知道君臣之禮,小壽包自是沒忘,連忙拉一拉本俊將軍,向小玲請了個安。小壽包說︰「皇上,借一步說話可以嗎?」

小玲點點頭,知道事關本俊將軍,便退下所有人,就連平時和小玲最親近的小桂子也退下了。小壽包說︰「實不相暪,皇上,本俊將軍他患了一個怪病,他失了所有記憶。」

在小壽包領著本俊將軍進來,本俊將軍的眼神存著陌生的感覺的時候,小玲已經覺得有什麼不妥了,只是,他沒有想到,本俊將軍身患這種怪病。小玲問︰「這種病,御醫能醫好嗎?」

「不能,就連藥學宮的人也沒有辦法了。我想,就只有靠他自己了。」小壽包深情的望了本俊將軍一眼。本俊將軍早已告知她,他被藥學宮的人救回一命的事了。

「這個……」小玲皺皺眉,「不如,我們想辦法勾起他的回憶吧!你們就在七甲宮住下來,想想辦法。再不然,你們陪我打打馬吊,說不定會勾起他的回憶。」

「這……」

小壽包和本俊將軍都呆了,這是什麼怪方法?

馬吊都打過了,御花園又遊過,什麼地方都走遍了。想不到就是想不到,不過本俊將軍就是對這裡有熟悉感,雖然有些地方裝潢過了。可是,他就是知道宮中的所有地方,一草一木都令他覺得舒服。

【第九回】預感

在宮中已經住下了個多星期,小壽包陪著本俊將軍,說是養傷,還不如說是談情。他們兩人的感情,在這段期間,有增無減。而且,本俊將軍的記憶,好像有點點的回來了。

他可以認出了他的手下,又可以幫忙整理軍務,雖然不知道是因為聽得多別人的口述而開始懂得,還是因為自己的記憶逐漸湧現。總之,已經比初時一片空白的他好得多了。

他的心,一點一點的充滿了色彩,這些,都是在小壽包的協助下才能做到的。於是,他終於提出了, 要迎娶小壽包。小壽包滿心歡喜,終於,她可以如願以償了,等到了……

「不是這樣,腳要提高一點!」

這天,本俊將軍在經過訓練場的時候,指點了新兵一些武技。現在的小小皇朝,已經比以前著重武人得多了。而且,他們的守衛也比以前好。總之,算是比以前強吧。

「這個就是傳說中的本俊將軍嗎?怎麼帶了個女的來?」一個新兵問。

「你連這個也不知道?她是未來將軍夫人喇!」新兵二號答。

「是這樣嗎?噢,聽說本俊將軍有什麼怪病,要不是這樣,他能帶我們上戰場就好了。」新兵一號又說。

「你很想戰爭嗎?戰爭很苦的。」新兵二號答。

小壽包將這段對話聽進耳內,有人承認她是將軍夫人,她自然是開心。然而,當聽到戰爭一詞,她就害怕了。她,太過害怕又要失去本俊將軍,尤其是,本俊將軍的記憶恢復得很快。若果有什麼事,他一定會親身打兵上場的。

「小壽包,你在這兒嘛!本俊將軍也在嗎?」小桂子見到小壽包,匆忙的問。

小壽包有不好的預感,不過她還是一指,讓小桂子知道本俊將軍在那兒。「就在那兒了,發生了什麼事嗎?」

「我遲些告訴你。」小桂子知道本俊將軍在那兒,他立刻跑去。

小壽包見到小桂子和本俊將軍耳語了幾句,便匆忙離開了。小壽包也跟著跑去,原來他們去了御書房。小壽包知道關乎國家大事,她不能貿然闖入去。她跑到儀妃的房間,儀妃剛好在喝茶。

自從小壽包回宮之後,她就整天陪在本俊將軍身旁,也沒怎麼見過儀妃了。儀妃見是她,便說︰「小壽包,我很想你啊!怎麼都不來找我?」

「儀妃娘娘,您告訴我,是否有什麼大事發生了?」小壽包急得熱淚盈眶,也忘了什麼禮數了。

「我又怎麼知道有什麼大事了?」儀妃替小壽包拭淚。

「大件事!姐姐!」定妃忽然匆忙闖入。「聽小豪子說,東夷趁本俊將軍病了,要攻打我國。」

小壽包一聽,便呆了。儀妃一時之間,也不知說什麼好。定妃見到小壽包哭了,也不知該說什麼安慰她。

【第十回】再度離別

事情就這樣發生了,東夷的再度入侵,令到小壽包與本俊將軍,可能第二度分離。而且,當小壽包得知本俊將軍向皇上說自己的記憶已完全恢復,她更是沒什麼好說,在國家與她之間,失了記憶的本俊將軍還是選擇了國家。

「我要走了。」本俊將軍向小壽包話別。

「什麼都比我來得重要嗎?明明是失去了記憶,卻還是這樣選擇。」小壽包的聲音有點沙啞。

「我的身體告訴我,這一場戰爭,我必須參予。」本俊將軍不是捨得放下小壽包,可是,他不參戰,誰保護這個國家呢?

小壽包默然,只是定睛望著本俊將軍。本俊將軍說︰「消息來得快,他們還在很遠的地方,我們軍隊趕去,就只會在城外戰爭,不會危及老百姓。所以,我現在必須走了。」

「是的,是永遠的離別了。你,不要再回來了。」小壽包回頭,擱下狠話。

「不要這樣。」

本俊將軍輕擁小壽包,小壽包嘆口氣,說︰「走吧,你選擇了全個世界,就必須放棄我。你走吧,也不要回來,就算你回來,你也見不到我了。」

本俊將軍輕撫小壽包的臉,道︰「不要說傻話了,我很快就會回來的了。你等我!」

「真的,你不會……」小壽包一笑,忽然倒下。本俊將軍驚呼,這才發現小壽包的唇角有一點點血。她,服下了毒藥!

「人來啊!!」本俊將軍的叫聲,劃破長空。

* * * * * *

「他還是選擇了離開。」小壽包黯然,用了她的生命作為代價,本俊將軍還是選擇了這個國家。

「這樣做又何苦?你害怕了分離,他也一樣怕啊!」儀妃安慰小壽包。

小壽包一笑,她何嘗不明白這道理。然而,恐懼的心理在她的心中擴張。每一次,她想到了今天還在和他對酌,明天就可能再也見不到他。這種空虛感,灌注了她的心。

失落,是因為本俊將軍不守約,說好了永遠不分開,現在又要提出離別。縱然可以再見,那個他,已經不再是她認識的他了。難保,他這次又會失憶。

如果,她能陪著他渡過了這一切一切,她就能確定自己所愛的人就在她的面前。她才能掌握這段虛無的愛情。

她怕的,不單是失去他的人,還有,她怕不能陪他面對一切。她不願在他獨個兒為失憶痛苦之際,她在宮中一個兒相思。

「既然那麼喜歡,何不去追?」儀妃說。

「什麼?」

「主動去陪在他的身邊,不是比乾等更好嗎?」

「對,我怎麼沒想到?」小壽包感激的望了儀妃一眼,說︰「謝娘娘。」

「傻丫頭,快去追吧!他走了不久!」

「嗯!」

【尾聲】

「聽說本俊將軍回來了!果然是本俊將軍,贏得這麼俐落!」新兵一號說。

「聽說,將軍夫人也和他一起回來了!」新兵二號說。

「對嘛!聽說本俊將軍還說過,要不是有將軍夫人,也不會贏得這麼快啊!」新兵一號回應。

「聽說他們很恩愛呢。」新兵二號說。

「聽說……」新兵一號說。

「還聽說什麼,他們回來了!」新兵三號說。

【完】

【後記】

對不起!

要說對不起是有兩個原因,第一是因為故事太沉重,沉重到我的肩膀有點病。其二是因為這篇決定不會在網上刊載。(看到這篇的人是奇蹟!感動吧!)

我自己也明白,這篇很不乾脆,讓死了的人復生、失憶,這些都是最老套的橋段。我自己寫得出,已經很痛苦。可是,這是因為我答應了好幾個人,一定要讓小壽包有個好結局,所以,這一篇便出現了。

原定是復活節特別篇,因為復活節要高考,所以,我還是在高考之後才寫了。

這段時間,我有好多感受,有好些不開心的事情發生了。因此,弄得原本已經死氣沉沉的續章更死氣沉沉。除了對不起之外,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對不起!只能多說一次了。

【再後記】

在是非學會裡,這一篇的而且確是不存在的。原本只有《小小皇朝》一書有這一篇。但是,這裡是我的個人網頁,我有權放在這吧?我很任性,是的,我就是這樣任性。

寫這個再後記的時候,已經是2003年的5月,又過了一年呢。時間,真的會在不知不覺間流走。

只是,喜歡的,還是喜歡;珍惜的,還是珍惜。我愛7A人!

五月,是傷感的月份,是死亡的月份,卻也是我喜愛的月份。我想見的,是你的人,不是你的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