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之章

作者︰Alien藍@Air

【序】

「小明,我……對不起你!」小玲擁著小明。

小明輕笑,說︰「皇兄,這是早已決定的。況且和親一事由先帝決定,誰也不能阻止。而且也是因為我要和親,大家都對小明特別好,這不是一件好事嗎?想來,沒有人這麼得過皇兄的寵愛。」

小玲鼻子一酸,還是忍著眼淚,說︰「你被寵慣了,到了蒙古要乖一點,知道嗎?」

小明輕擁小玲,道︰「小明知道了,小明會乖的!皇兄也要保重,還有,好好替我照顧巴西龜,別讓人欺負牠。」

「誰敢欺負牠,牠和主人一樣的兇!」

小明輕敲小玲的頭,說︰「誰說我兇?」

小玲望著小明,突然正式道︰「皇妹,這一別,不知何日再有機會再見了,好好珍惜自己的人生。別任性妄為了。」

小明突然跪下,說︰「多謝皇兄一直縱容小明,小明今次真的會聽話的。」

小桂子望著這對兄妹,心中也有不捨,只是,送君千里終須一別,是時候要讓小明公主上路,小桂子也不得不催促。他道︰「皇上,是時候讓公主上路了。別誤了好時辰。」

小明站起來,不回頭也不再對小玲說一句,小玲覺得,這將會是兩兄妹最後一次見面了。

【第一回】初遇無忌

小明公主遠嫁蒙古,送行的人很多,看熱鬧的人當然可觀,為了保護她的安全,小玲特別派了一隊軍隊護送,而且領導人,正是本俊將軍。本俊將軍昂藏七尺,武功高強,而且是小明公主的師父,地位無可置疑。

好不容易,整隊人才離開了京城,本俊將軍下令讓公主休息。雖然知道小明絕不是那種嬌弱的類型,但他心裡疼痛這個小徒弟,還是不忍讓她感到一點的不舒服。

小明知道本俊將軍的好,對他也如敬重父親一樣。只是,她還是比較懂得利用別人對她的好。她看見附近的境色優美,便纏著本俊將軍讓她四處逛逛。她說︰「師父,徒兒我好累啊!想四處走走,呼吸新鮮空氣啊!我都沒有機會再來了,你讓我走走吧!」

本俊將軍感到為難,但他又最疼這徒弟,便說︰「我和你一道走。」

小明知道這是本俊將軍最大的限度,便點頭。

她們一起走啊走,不經不覺離開了軍隊。小明看到遠處一片紅霧,感到奇怪,施展她最引以為傲的輕功走過去。本俊將軍跟著她,感到有點吃力,說︰「公主,走慢一點吧。」

小明才不管,好不容易走進紅霧,原來是一個桃花林,她興奮的四處,漸漸遠離本俊將軍,本俊將軍感到這個桃花林有點詭異,正想呼喚小明別走那麼遠,卻不見了小明的蹤影。

那邊廂,小明正玩得高興,也聽不見本俊將軍的呼喊。

「你是誰?」一把冷冷的聲音在小明身後傳出。

小明回頭,見到一個沒啥人氣的人,她心裡奇怪,畢竟她是練過功夫的人,有人如此接近她,她怎會不知?

小明說︰「你又是誰?」

「你別管我是誰,總之擅入日月教禁地者殺無卸!」

那人突然對小明出手,小明閃避,她見那人每一招都足以致人命,也不敢輕敵,用輕功逃走。

「原來是懂功夫的,那我也不客氣了。」

那人拔劍,小明沒有武器在手,惟有拿起地上的樹枝與那人打,小明根本戰不過他,才幾下已被對方抓住。

「你是誰?我和你無怨無仇,你怎麼……」

小明話還沒有說完,已被對方捏著頸,難以呼吸。

「我是日月教教主趙無忌,擅闖日月教禁地者殺無卸,對不起了!」

小明感到自己的生命氣息一點一點走了,她想到了她的皇兄,六甲宮的人,還有巴西龜,對了……巴西龜。還有那一招可用!

趙無忌見小明已經暈倒,也感覺不到她的氣息,就當她死了,將屍首放在一邊。

過了一會兒,小明慢慢轉醒,心想︰「幸好有學過龜息功。」

她立刻離開桃花林,打算找回本俊將軍,讓他替她報仇。

【第二回】本俊之死

小明好不容易逃出桃花林,回到軍隊那兒,赫然見到找不著她的本俊將軍正在戰鬥,本俊將軍大喊︰「公主,走啊!」

小明還弄不清是怎麼一回事,只是聽本俊將軍的話走,突然,感到被什麼擦過,幸好只是弄破衣服。

「公主!」

本俊將軍落力護主,打敗攻擊小明的人,卻受了傷。幸好這時所有敵人都擊退了。

「師父,你沒事吧。」小明緊張地說。

「公主,快逃吧,小心他們的暗器,有毒的。快……快逃回六甲宮。屬下…屬下保護……不……」本俊將軍話未說完,便已斷氣,小明悲痛不已。她拾起傷害本俊將軍的暗器。心想︰「是東夷的暗器,莫非他們打算殺了我,再煽動蒙古,讓我國與蒙古交惡?不行,此地不宜久留,要盡快返回六甲宮通知皇兄。」

小明心裡暗叫苦,知道事關重大,連本俊將軍也不及安葬便立刻返宮之旅。
小明連走了兩個時辰,仍然找不到那條路才是回宮之路,既沒水喝也沒食物,加上天氣寒冷,她忽然覺得不幸在這一天降臨她身上。

樹林內,忽然有些微聲音,小明細聽,卻聽到一句令她心寒的話︰「快找,那娃兒是路痴,給她再多幾個時辰也走不出這兒的。」

「可惡,說我是路痴……最可悲的是,我也認同。」小明心想。

再聽這些聲音,至少有十人,連本俊將軍也打不過他們,現下身體虛弱的小明又怎可能鬥得過他戸呢?小明想到的辦法,就只有匿藏。

那知小明才走一步,東夷殺手便聽出異樣,立刻追殺小明,片刻間,小明已被重重包圍。

「公主,只怪你生不逢時吧!」東夷殺手一號想一刀向小明斬下,小明只有閉目領死。

過了片刻,小明仍然感自己的心跳,但四周的聲音都湮滅了。

「喂,沒事了,我最恨別人在我地方撒野。」小明聽到那人的話,覺得很熟識,才睜開眼,便高呼一聲。

「怎麼是你?」兩人同時驚叫。

來人並不是誰,正是日月教教主趙無忌。

「我……」小明還想什麼,但已不支倒地了。

過了許久,小明才轉醒。

「姑娘,醒來了便喝下這碗藥吧。」

小明才剛睡醒,朦朧間聽到這句話,睜眼,卻見到一個似曾相識的人,「晚晚郡主?」

「姑娘,什麼日還是晚,吃藥吧。」原來是一個婦人,看她的樣子很高貴,不像服待人的下人。

「你是誰?我在那兒?」小明提高警覺。

「我是茵嫂,這兒是日月教內的一間客房,你是咱們教主救回來的。」茵嫂好脾氣地回答。

「日月教?對了,我想起來,那教主還差點宰了我,真可恨!」小明突然想起這是日月教的地方,說他們的教主壞話可不好,便轉換話題,說︰「你叫茵嫂嗎?我有一位友人和你長得好像。」

「是嗎?」

「對,很像晚晚燉木耳。」

茵嫂聽到這名字,呆了。

【第三回】睡王子

「茵嫂,怎麼了?」小明吃完藥,發現呆著的茵嫂,忍不著問她。

「沒什麼,只是,我也認識一個姓燉木耳的人。」

「是這樣嗎?」

「嗯,沒什麼事,我還有其他工作要做,告退了。」茵嫂匆匆離開。

「不要……」小明叫著她,但茵嫂已走遠了。她心想︰「還想叫她帶開……我要返回六甲宮啊!」

小明想著想著,這裡該不是很大,不如自己走吧。踏出客房,她便開始後悔了。她住的是南翼,而每翼有五間房,中間一個花園,還有其他水池、假石山的地方,雖不及皇宮之華美,但大細程度,可與六甲宮媲美了。

當小明驚覺估計錯誤的時候,已無後退之路,因為,她是一個路痴,她走進了一個森林,附近一個教眾都沒有﹐小明惟有繼續闖。

「你又來幹啥?」聲音從小明的後方傳出,正是趙無忌。

「怎麼是你?別要殺我。」小明準備好戰鬥狀。

「我救回你就不會再要你的命,只是,你再進入去,就神仙難救。」

「入面有妖怪嗎?」小明好奇。

「比妖怪更可怕的東西。」

「是嗎?那真要會一會。」

「別鬧了,你再不回去我不理你。讓你死在這兒,路痴!」趙無忌一副不屑的樣子。

「你怎麼知道我是路痴?」小明不忿。

「看你的樣子便知道,路痴!」

「不許說我路痴!」

「那走吧,短人?」

「什麼短人?我最憎人囂張我,你滾!」

「大小姐,這是我的地方,學什麼人撤野。」

「你敢對我不敬?告訴你,我是當今固倫公主小明!」

「又如何?」

「你……我叫皇兄剷平你這個教。」

「公主,有許多東西,朝廷不想管亦管不了,江湖事江湖了,明白嗎?」

「不明白,我只是知道沒有皇兄辦不到的事情。」小明漲紅了臉。

「別爭拗了,看你,面也紅了。」趙無忌輕撫小明的臉,再移至脖子,「還有指印呢,痛嗎?」

小明被男人撫摸,感到尷尬,低頭說︰「不痛了,沒事了。」

忽然,小明覺得趙無忌也有溫柔的一面。

趙無忌輕輕說聲對不起,點了小明的昏睡穴,抱了她回廂房。

這夜,小明做了一個夢,內容不太記得了,只是記得,有一個睡王子入了她的夢……會是一個好兆頭嗎?

小明忘記了本俊將軍之死,東夷殺手的事,還有皇兄小玲,滿腦子只有趙無忌,至少,這一刻她是感到幸福的。

【第四回】茵嫂之謎

翌日,小明睡醒了,也忘記自己如何回到客房,只見茵嫂將自己的細軟收拾,小明明白到是趙無忌要趕客了。

茵嫂見小明醒了,便道︰「姑娘,你的行裝我已經打點好了,你吃過早點以後,便可以離開了,嘟護法會護送你離開的。」

小明點頭,她也明白日月教不是她可以久住之地,而她當務之急,是立刻通知小玲東夷殺的事。

「對了,姑娘,你說過你認識一個姓燉木耳的人,對吧?」茵嫂忽道。

「對啊,有什麼事嗎?」

「那個,他們一家人生活得好吧?」

「還算好吧,晚晚她在我家作客,而她的爹,之前到了寒山寺出家,現在,也不知道他往那兒去了。」小明想起國舅的事,有點愧疚,是他們迫走國舅的。

「天……怎麼會這樣?」茵嫂感到暈眩。

「茵嫂,你還好吧?你說你認識姓燉木耳的人,就是他們嗎?」小明想起燉木耳這姓氏在小小皇朝是很罕有的。

茵嫂搖頭,說︰「算了吧,逝去的就別再追究了。」

小明不明白,始終她與茵嫂只是初相識,也不好意思管別人的事,只是她想起晚晚的娘失蹤,而茵嫂又與晚晚長得很像,當中會有什麼關係嗎?她道︰「對了,如果你想見晚晚,我給你這個,他們會讓你進我家的。」小明給茵嫂一個玉佩。

茵嫂回絕,說︰「如果我要去,我自然有辦法,多謝你的好意。」

小明也不勉強她,這時,嘟護法剛好來了。他說︰「姑娘,可以起行了嗎?」

小明點頭,她看不見趙無忌,心中是有點不高興。嘟護法倒是看得出,說︰「教主他教務煩忙,不便送行。」

小明說︰「那走吧。」

小明與嘟護法回宮之旅,小明試著打聽趙無忌的事,但嘟護法守口如瓶,任何有關趙無忌與日月教的事,一概不回答,小明感到沒趣,便也不再作聲了。

忽然,她聽到一些聲音,是人聲,也有刀槍的聲音,大概,她們漸被圍住了。她望向嘟護法,顯然他也知道。她們都立刻抓緊劍,準備戰鬥。小明手上的劍是茵嫂給的,是一把上好的寶劍,鋒利得很。

嘟護法一點頭,小明和他便分別跳下馬,與東夷殺手展開一場撕殺,小明曾跟本俊將軍學藝,劍術雖然不至臻境,但也算是高手了。可東夷殺手有備而來,人數眾多,雖然現下有嘟護法幫忙,也不見得有一個優勢。那邊廂,嘟護法武藝雖然非凡,但又要打敗敵人,又要護著小明,不免力不從心,畢竟以二對五十,太難了吧,他沒想過東夷會這麼狠,對一個小公主也派這麼多人來殺。他選擇求救,他發出信號,希望日月教的教眾會在附近吧。

【第五回】無忌再現

大概小明與嘟護法也是有點運氣吧,果然有人來救他們,他們聽到後方敵人倒下的聲音,心裡均感安慰,回頭一頭,來者不是別人,正是趙無忌。只見趙無忌輕輕揮數劍,敵人便一一倒下,小明看得呆了,嘟護法倒沒有覺得有什麼奇怪。在小明發呆其間,東夷殺手乘機偷襲她,趙無忌替她擋下一劍,順手殺了那人,他道︰「要命的別發呆。」

小明為了小命,便努力投入戰爭,有了趙無忌的相助,便很快打敗那些東夷人了。小明眼見趙無忌功夫之了得,心想︰「那天,我怎麼可能逃得了他的魔掌?」

趙無忌像聽到她的心聲一樣,說︰「大概我那天累了。」

小明面紅,低頭不敢再說(想)什麼,這時嘟護法說︰「多謝教主相助,教主怎會在此?」

趙無忌別過臉說︰「剛好路過!」

嘟護法知道趙無忌不是這麼閒的人,大概他擔心小明吧,才會跟著他們。趙無忌輕功好,嘟護法不察覺也是無可厚非。

小明問︰「現下怎樣?」她可不想再戰鬥,縱然她不是嬌縱之人,但她的體力絕不足以應付一場又一場的戰爭。

嘟護法正想開口,趙無忌卻阻止說︰「別吵。」

這時一大班人馬趕到,趙無忌正想出手,小明卻阻止他,說︰「是小小皇朝的人!是偉民侍衛!」

小明立刻上前,偉民御前侍衛見到她,叫軍隊停下,並道︰「公主殿下,您安然無恙吧?」

小明見到自家人,便哭了起來,說︰「我沒有事……只是……只是師父他……」

偉民御前侍衛道︰「公主殿下,本俊將軍的事臣等都知道了,您也別傷心了!」

小明哭得很兇,整個軍隊的人也沒人敢作聲,他們都沒想過他們的公主會這樣哭法。趙無忌見小明對自家人才敢哭,覺得她不信任他,心中有點不是味兒。他上前安慰小明,小明哭倒在他懷中。

偉民御前侍衛待小明心情平靜了點,便說︰「是丞相收到一點風聲,知道東夷派了殺手來追殺公主,派臣等保護公主的,希望,還不算太遲了吧。」

小明點頭,學著茵嫂那一句︰「逝去的就別再追究了。」

偉民御前侍衛說︰「那公主,臣等現下就護送公主到蒙古吧。」

小明望著趙無忌,感到有點為難。趙無忌逃避小明的眼神,也不說什麼。他和小明是什麼關係,該說什麼?尤其是,小明是小小皇朝的人,是那個讓他一家人不能立足的人……

偉民御前侍衛不便作聲,也只好呆立的望著小明公主。忽然他見到趙無忌手上的劍,看見了趙家的家徽,想起了趙家和日月教的事,便脫口道︰「這位先生是日月教的人吧,可否請你一起護送公主到蒙古?」

趙無忌想偉民御前侍衛也知道趙家的事,便寒著臉說︰「你們偉大的小小皇朝,沒事就趕我們走,有事就來求我們,算什麼意思?」

偉民御前侍衛自知失言,便也不再作聲,小明不明白氣氛為什麼突然轉變,便問趙無忌,「可以告訴我是什麼一回事嗎?」

【第六回】無忌過去

趙無忌仍是寒著臉,他說︰「小明,你說,小小皇朝是一個怎樣的國家?」

小明直說︰「一個和平安樂,太平盛世的國家。」

「那它的和平是怎樣換來的?你又知不知道?」

小明搖頭,說︰「我只知小小皇朝的人都愛好和平,不愛戰爭。就如本俊將軍等人,雖然是個武人,但絕不輕易動武,他練武只為保護小小皇朝,是保護性質的。」

趙無忌有點微慍,說︰「對!所以我們這些非保衛性質的武人,便被趕出小小皇朝。我們趙家人,都是武術世家,又不願為軍人,便被趕出小小皇朝,在這荒郊野外生活。」

小明維護地說︰「不會的,小小皇朝的人都是友善的,就算你們要做武人,也絕不會說什麼,也絕不會對你做什麼。」

「事實勝於雄辯。我父親建立日月教的目的,是讓被小小皇朝趕出來的武人,又或者是想學武的人,有個容納之所。」

「或者是我不知道民間疾苦,但我不認為這世上只有武術代表一切,難道不練武會死人嗎?不會吧,士農工商四項,你喜歡做什麼便做什麼,不一定要做武人吧。況且,我絕不相信小小皇朝會歧視任何一類人。」小明感到氣結,她最愛的皇兄、先皇絕不會讓這樣的情況出現在小小皇朝的。

「不需要武人?那麼你們為什麼要軍隊?現在你們的御前侍衛為什麼要向我求救?要我幫忙?你身為一個公主,又為什麼要學武?」

小明公主一時語塞,只是望著趙無忌。趙無忌續說︰「你有見過皇城入面有武館嗎?那是因為你偉大的小小皇朝,偉大的先皇下的命令,不許有武館!我趙家是皇城中佔有武館絕對比數的家族,那不是等於趕絕我趙家嗎?結果我們只得佔領這個皇城以外的荒郊野外,受著皇城中人的歧視,以及外族的攻擊。雖說以前外族懼怕小小皇朝,可現在不是,我們日月教變相兼負保護皇城的責任!」

「或許先皇就是想趙家保護我朝,又知道趙家人的傲氣,不願為皇室服務,才出此下策。」小明忽然想到。

這回到趙無忌語塞,他紅著臉,回小明一句︰「不會的!他才不會!」

小明知道現在她說什麼趙無忌也聽不進耳,氣氛一時又沈靜下來。偉民御前侍衛感到自己說錯話,十分尷尬,也不知怎麼打開話匣子。嘟護法說︰「教主,現在天色已晚,要回六甲宮,他們怎樣也趕不了路。而且中途又沒什麼客棧,或是可停駐的地方,不如讓他們進教內,明朝才決定怎樣吧。」
趙無忌望一望小明公主,點點頭。

於是他們一行人,又回到日月教的地方。偉民御前侍衛與他的軍隊,在日月教的一個練武場駐紮,而小明公主,又再住進客房。大概是趙無忌對女性的風度,不想委屈了小明吧。或是,另有原因?

【第七回】進入禁地

晚上,小明無論如何也睡著,她實在想不透,一個比她大不了怎麼的人,怎麼可以當上一個教主,怎麼可以承受這麼多的壓力?他說過日月教是他父親所創立的,那麼他老人家現在那兒?趙無忌的母親呢?怎麼不見他提過她?小明想著想著,又睡不著,便到花園閒逛。她似乎不懂教訓,路痴如她,又走進日月教的禁地。

「你怎麼每次迷路都來了這裡?」趙無忌冷冷的聲音傳來。

小明像找到救星一般,抓著趙無忌說︰「你來了?太好了,還以為今次沒救了。這鬼地方總是吸引著我。」

趙無忌稍稍退後,避開小明,故作輕鬆的說︰「因為你是路痴。」

對於趙無忌的退縮,小明是看在眼裡的,她不經已的說︰「對了,你說這裡住了怪獸,那是什麼?」

趙無忌冷下臉,說︰「好奇心會殺了一只貓。」

小明笑笑,道︰「我又不是貓。況且,我覺得我與這裡有緣。」

趙無忌心中有個念頭,問︰「你真的那麼想見?」

「對啊,你肯讓我見它嗎?」小明興奮的抓著趙無忌,趙無忌今次沒有再躲,說︰「見了,就不能再回頭了。你不會後悔吧?」

小明堅決的點點頭,說︰「不會!」

趙無忌讚賞般對她笑笑,忽然,他聽見了一點微弱的聲音,他往發出聲音的方向望去,原來是偉民御前侍衛,他發出像會殺人的眼光,偉民御前侍衛立時逃命。趙無忌滿意的點點頭﹐對小明說︰「行了,我們可以走了。」

小明跟著趙無忌,原以為是一個荒涼的山林,再走進去,竟然柳暗花明又一村,是一個桃花林,正是小明當日誤闖的禁地。小明說︰「原來是這兒!」

「你跟著我,別走失,這不是普通的桃花林,是一個陣式來的,只要轉錯一個彎,你就再也找不到出路,尤其是你這個路痴。」趙無忌眼中有點輕視。

小明不滿地說︰「天生的,我也不想。」

趙無忌輕輕的牽著小明的手,行過這桃花陣。小明知道自己轉了許多個彎,走了許多的路,但她不覺累,大概是有趙無忌在身邊吧。她突然發覺,趙無忌是就著她的步伐而行的,趙無忌的步速應該更快,她察覺到趙無忌的體貼,面上不禁一紅。

趙無忌忽說︰「就是這裡了。」

小明望去,有一間屋子,以及一個絕美的花園,雖然沒有什麼珍貴的花,但可以看出,一草一木都是有人悉心哉培的。小明訝異於桃花林中另有一番景象,讓她想起桃花源記的故事。

趙無忌說︰「你先站在這兒待一會,我忘了都是夜晚,她可能已休息了。」

小明這次順從的點點頭,乖乖的等待趙無忌。趙無忌正想敲間,屋內有聲音傳出︰「進來吧,那邊的小姑娘也一起進來吧。」

趙無忌倒是一呆,小明望向趙無忌,趙無忌點點頭,和小明一起進去。小明踏住屋內,已經知道這間屋是屬於一個女性,完全女性的裝潢,看不出一絲硬朗。

「對不起,沒有什麼好茶,姑娘就將就點吧。請用檯上的茶吧。」屋子的主人說。

小明說︰「一點也不屈就。」

小明見到一層紗帳擋著她的視線,顯而主人不願讓客人見到她的樣子,她只是奇怪,分明是一個女主人,為什麼聲音那麼沙啞?

【第八回】無忌之母

「姑娘,不介意的話,可以讓我看清楚你的樣子嗎?」

「當然可以。」小明走前了一步,主人隔著紗帳看她,情況好不詭異。

待了一會,主人說︰「好個清秀的姑娘,我的眼睛看不清楚了,但是我可以感覺到,你是一個好姑娘。」

小明面紅,低頭說︰「謝謝,過獎了。」

「可惜,我的容顏……要不是,我一定不會讓紗帳隔著我們的。」主人嘆惜。

小明望向趙無忌,像是詢問,趙無忌只是輕輕搖頭。小明不敢再問。

主人說︰「我……我的容顏盡毀了,於一場火災之中,所以,不要看我,我很醜陋。」

小明明白了,因為火傷的關係,大概不止毀了她的容顏,大概也弄傷了喉嚨,所以聲音才會沙啞的。她說︰「我不怕的,可以讓我看看您嗎?」

主人沒作聲,望向趙無忌,趙無忌說︰「母親,孩兒打擾你太久了,您還是休息吧。」

主人輕嘆一聲,默默點頭,隔著一層紗的趙無忌看到那個趙母的影子,便說︰「那孩兒先行告退了。」

小明這才驚覺原來主人正是趙無忌之母,說︰「伯母,小明告退了,有空再來看您。」

趙無忌領著小明走出桃花園,一直不作聲,小明不禁問︰「為什麼不讓我看她?」

「我不想讓任何人看見醜陋的她。」

小明氣憤地說︰「她一點也不醜,醜的是你的心,讓她失去自由,變相禁固她。」

「我是對她好,我不想有任何人對她醜陋的面貌有所閒言。」趙無忌帶她來的目的可不是吵架。

小明不知為何對趙無忌的做法不敢苟同,說︰「我皇兄,當初為了皇太后不讓他納妃一事,曾經軟禁過皇太后,大概他覺得皇太后令他不能有所發揮,事事限制吧……雖然現在皇太后已經得回自由,可是嫌隙是不會消失的。我時常在想,皇兄會有一天後悔的,無論如何,皇太后始終是我們的母后,對我們始終有恩情,不可以對她怎樣的。對你而言,你母親是什麼?你為什麼要這樣對她?」

趙無忌帶點黯然地說︰「她是為了救我才弄成這樣的,日月教成立不久後,我們遭到襲擊,敵人狠毒到用火攻,我母親為了救我,燒成那樣,而父親,亦都死了。我不忍,見到她的樣子……」

小明聽到趙無忌的真心話,感到心痛。他,不願看見她母親為他所受的傷,大概他是後悔、內疚吧。

小明與趙無忌無聲的回到日月教之主殿,他們都不知道,另一場風暴正等候他們……

【第九回】再見小玲

趙無忌才回到主殿,就發現氣氛不尋常,才想召嘟護法問什麼,一個教眾就匆匆走到趙無忌面前說︰「教主,小小皇朝的…的…皇上,來……來了!」

趙無忌忍不住皺起眉頭,小明開心的說︰「玲來了,讓我見他,我很想他啊!我要告訴他,東夷殺手的事。」

趙無忌卻道︰「不許,我日月教的地方,那來小小皇朝的人來撒野?」

小明黑面說︰「什麼不許,我也是小小皇朝的人,不是都來了嗎?我想皇兄一定等我等久了,我要去看他。」

「我說不許!你先回客房,我要先處理這件事,我會讓他來看你的。」

「你怎麼有權管我的事,你算什麼?」小明刁蠻的性格開始表露。

趙無忌自己也不知為何,就是直覺不能讓小明見到小玲,他總覺得,如果他們相見了,小玲會帶走小明。但小明只不過是一個過客,他又何苦在乎呢?而且,她是小小皇朝的人,是累他們趙家捱苦的人。還有,累他們日月教糟圍攻,累他母親變成這樣……

「喂,趙無忌!」小明可是當今公主呢。

「嗯,我們一起去吧。」趙無忌無奈地說,畢竟,小明只是一個過客,只是一個小小皇朝的人,不值得他為了她著緊。

「謝謝你,無忌。」小明輕輕的牽著趙無忌的手,以示感激,趙無忌卻感到尷尬,面紅。

趙無忌牽著小明,走到客廳,只見小玲與偉民御前侍衛正在等候,小玲的樣子像是十分焦急,小明一見到小玲,立時撲向小玲的懷抱。小明哭了出來,不斷的叫著皇兄,小玲則輕拍她、安慰她。待她平靜下來,小玲便說︰「皇兄都知道一切了,想不到東夷人這麼狠毒,你放心,現在有皇兄在,你會沒事的。」

「才怪,皇兄自己連腳也站不穩,又不懂打馬吊,什麼也不懂,沒有程度,叫我怎相信你。」小明取笑小玲。

眼看小玲兄妹感情如此好,趙無忌的離愁別緒就更深,終於,小玲說︰「趙教主,多謝你救了小明,為了答謝你,我可以答應你三個要求。」

趙無忌冷淡地說︰「舉手之勞,沒什麼事,待到天亮,你們就走吧。」

小玲挑起眼眉說︰「真的只是如此。」

「要不然你還想有什麼,我們日月教可不是你們喜歡來就來,走就走,你們走了以後,就別再回來,我們日月教可不歡迎小小皇朝的人。」說到後來,趙無忌的臉可說是拉下來了。

小明站在一旁,可不明白為什麼趙無忌轉變得如此快,剛剛才介紹他的娘親給她認識,現在又反臉不認人,小明忍不住說︰「我以為,我們至少是朋友。」

趙無忌說︰「什麼朋友?你只是我生命中一個過客。」

小明有點難過,不作聲,小玲說︰「對了,小明,你不用再和親了。」

小明和趙無忌均感,奇怪,小明問︰「為什麼?」

小玲的笑容帶點狡猾,說︰「嘿,蒙古根本就是與東夷約定的,你今次的受襲是在意料之內,他們打算造就機會,讓我方與蒙古交惡,東夷則乘機鬧事,讓我小小皇朝兩面受敵,根本就是有目的的。我方現已用文明的方法,開始向蒙古與東夷進行報復,順道取消你與蒙古的婚事。」

「真的?太好了。」小明高興得不得了,也顧不得小玲的話幾分真幾分假,只顧自己一個傻笑。

那邊廂,趙無忌卻發現小玲望著他奸笑。

【第十回】教主夫人

趙無忌說︰「你有什麼便直說,別兜圈子。」

小玲說︰「我的意思,是小明自由了,可以決定自己的路向。至於趙無忌,我說過我會許你三個願望,另外,這封信,是先皇交待我給趙家人看的,你自己看吧,算是還你趙家一個公道。」

趙無忌看了小玲給他的信,他不相信信中的話,怎會如此?真如小明之前所推測,先皇是要趙家保護小小皇朝,為什麼真要用這種方法?趙家的不幸,他娘親的不幸,始終是小小皇朝帶來的。但是,他憶起,他父親所說過的話,是咱們欠人家的……

小玲說︰「可能你會接受不到,我亦一樣,上一代的恩怨,我們管不了,最重要的是未來,不是嗎?」小玲對趙無忌說,接著,他望向小明,「我說過,上一代的恩怨我們管不了,最近,發生了一些事,是關於文明太后的,我不知道該怎樣向你解釋,總之如果有天你遇著她,不要管她,總之她開心就行了。」

小明點點頭,似懂非懂。趙無忌說︰「最重要的是未來……皇上,你說過,你許我三個願望,你是認真的嗎?」

小玲肯定的點點頭︰「君無戲言。」

「草民只要一個,可以許配小明公主給草民?」趙無忌的說話加點尊敬。

小玲滿足的笑了,說︰「我就是要你這個答案。」

小明站在一旁,尷尬的面紅,望著趙無忌,趙無忌向她承諾般點點頭。

小玲說︰「就這樣好了,我要回去了,我很快就會下旨,小明,你就給我乖乖的待在這裡,我不想你冒險。」

小玲交待一切,便回到六甲宮,從此,小明就成為日月教教主夫人,趙無忌後來帶她到處遊玩,亦放了他娘親自由。後來,小明在她的旅程中,聽聞小小皇朝用經濟封銷政策,對付了東夷。不過,就沒有人提過蒙古與東夷勾結一事,又聽聞,當初蒙古糟到退婚,是小玲下令會用對付東夷的手法對付蒙古,蒙古才答允的,又聽說,蒙古娶小明公主,是為著要脅小小皇朝,所以小玲才會退婚。總之,就不是小玲告訴小明那版本。

後來小明回心一想,大概是小玲聽說了偉民御前侍衛的通風報訊,才會有這個決定吧。不過,只要大家幸福,怎樣也好吧。

【完】

【後記】

小明之章與小玲之章同步一起寫,寫了三章之後,我就只顧寫小玲之章,停寫了小明之章。後來,又寫了本俊與小壽包之章、文明太后之章,完全忘了小明之章的存在,後來經人提醒,才繼續寫小明之章,真的很對不起!

這段期間,經歷了很多,我自己亦改變了很多,所以小明之章亦跟著改變。如果之前有看過小明之章的朋友,大概會發現小明之章有點不同了,原本的第四章,不是這樣的。因為太久沒寫了,所以忘了該如何接下去,惟有改變了整個故事……

另外,在文明太后之章提到小玲禁固太后一事,原來在小玲之章沒有發生過。是因為我習慣先用筆寫,再打字,打字時又作出更改了,完全忘了我刪改這段劇情一事,所以令故事變得不再完整。很多謝指正我的朋友!(我之前還質疑你們的指正,原來是我自己的錯誤,很對不起!)

這一年來,是非學會(小小皇朝)陪著我成長,我很感謝我身邊每一個人,雖然發生了不少不開心的事,不過發生了更多開心的事。雖然頭女離開我們,遠赴花旗,但我相信我們總有一天再見的。而是非學會所有人,亦會快快樂樂的生活!讓我們一起走過6A的歲月,以及未來更長的路吧!

接下來,我是不會休息的,我要將是非學會每一個人都寫!哈哈,不要得罪我,否則我會來個亂點鴛鴦的!下一章,大概是燉木耳之章或者是國舅之章吧!(因為他們的出場次數太多了,沒有一個獨立的故事,好像太過份了……)大家耐心等候吧!繼續努力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