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廢王朝

作者︰Alien藍@Air

話說遠在南半球,有一地雖然番鬼眾多,但仍然有很多人操著廢廢的口音,喜歡說廢話,繼而聚成一座廢城。而當中之王,人稱廢帝,又名歷奇哥哥。他得到眾人的敬愛,更有人稱他一笑傾城,癲倒眾生。他有一座冰河後宮,若人住進之而不冷死的話,絕對需要還神慶祝。偏偏這座後宮,還住著東宮和西宮兩個皇后,日以繼夜為廢帝爭寵。

【第一回】初遇西宮

廢帝的生活極為頹廢,絕對搆得上廢的極致,每天都到廢城參觀,巡視環境。有時候他會和一群臣子到藍天 (1)欣賞藍天白雲,有時又會到兩條屍 (2)去看看他的子民,生活過得優渥,絕對非一般人能夠想像。直到某年月日,他終於遇上一個改變他終生的女子—西宮。

西宮其時並未成為西宮,只是為表尊重 ,我們不能將她的名字道出。不過可以告訴各位,廢帝平時暱稱她為咕碌小伙子。

說回廢帝初遇西宮那天,可謂天地色變。天空突然下了一場大雨,明明天空是藍色的,但雨仍連綿不斷的下。雖然不算豪雨,可天生嬌弱的西宮,已經受不了,突然倒下。廢帝剛從藍天步出,驚覺有個女子倒在他的懷裡,一下受驚,原想推開她,正出手想推她的時候,驚鴻一瞥,竟是一個美女。廢帝趕緊抓緊她,並命人馬上回宮。

「來人,馬上送這名美女回朕的後宮。」

眾臣子面面相覷,一副不知該如何做的樣子。廢帝挑挑眉,表示不滿意他們的樣子。終於其中一名臣子,勇敢站出來說︰「皇上,我們並沒有馬伕,更加沒有馬車,要步行回宮呀。」

廢帝這時才想起,早前他考馬伕牌竟然失手,要繼續步行。而他的臣子,竟然連一個馬伕也沒有。正在思索該如何的時候,他懷中的西宮忽然動了一動,並站起來說︰「皇上,不介意的話,不如乘我的馬車吧。」

「好,就這樣。」廢帝點頭,不察覺這名原本是「弱女子」的西宮,為何突然神速地康復,並且能夠駕駛馬車。

廢帝一向夠傻,不覺得讓弱女子駕駛馬車有什麼問題。既然有人主動說要駕馬車,他就放心的去坐,完全沒想過安全問題。直到上了馬車的時候,他才知道,這不是馬車,根本是賊車。西宮的駕術認真一流,由廢城回到廢宮,只需要一刻鐘。廢帝連氣也不敢喘一口,就回到廢宮。

「皇上,我的駕駛技術還不錯吧?」西宮別別扭扭的問。

「還好吧。」廢帝胡裡胡塗地答。

「那我以後可以繼續做皇上的馬伕嗎?」西宮的眼神像星一般地閃。

「好吧。」廢帝只覺天旋地轉,連自己身在那兒也不知道,像吃了搖頭丸一樣。

「謝皇上恩典。」西宮開心的道,還歡天喜地的拍拍手。

站在廢帝身邊的臣子,原想說什麼,但見廢帝一副沉醉的樣子,實在不好說什麼,欲通知東宮亦已太遲。惟有以後陪廢帝出巡的時候,多吃幾顆暈馬車丸,以防有什麼狀況。

就這樣,在胡裡胡塗之間,廢帝做了他一生中最錯誤的抉擇,注定了他以後的日子不好過,並且埋下東西宮爭寵的導火線,害他每天都睡不安寧。

【第二回】立妃

當初胡裡胡塗找了個西宮回來,廢帝實在後悔不了。當初,西宮只是一個單純的馬伕,就是人長得比較漂亮,又比較會耍手段,天天藉著馬伕之名,與廢帝單獨出外,經常到藍天和兩條屍。

日久生情這老話還是對的,廢帝和西宮天天相對,雖然覺得她很小伙子,還是覺得她很可愛。西宮很喜歡說一些不好笑的笑話,但廢帝還是被她逗樂了,特別是看見她自命得意的表情。漸漸地,竟然由當初純粹視她為一個馬伕,變成身邊一個紅顏知己,還演變成長恨歌當中的劇情。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春寒賜浴華清池,溫泉水滑洗凝脂,侍兒扶起嬌無力,似是生承恩澤時,雲鬢花顏金步搖,芙蓉帳暖度春宵,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

東宮不是沒有耳聞過西宮這號人物,奈何她實在很忙。因為她要長期代廢帝料理廢城的一切事務,經常留在廢城,很少回到廢宮陪伴廢帝,只依賴飛鴿傳書聯絡感情。而廢帝的字,實在太藝術風,東宮看一句十個字,八個字是用猜的。夫妻倆多年感情,就是在這猜猜度度中建立。外人不能理解他們的感情,東宮卻自己心中有數,不怕西宮這號人物。

直到她終於親口從廢帝口中聽到,廢帝要立西宮為妃,東宮才知道西宮是個可怕的存在。

這天,廢帝又和東宮藍天見面。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東宮很想哭,但她並沒有。多年的教育告訴她,對其他男人一哭二鬧三上吊可以說是必殺技,對廢帝卻不會有用。廢帝太有自己一套,甚至可以說是曲高和寡。

「她有了。」廢帝不無內疚,東宮多年為他出生入死,照顧廢城,他知道不可以對不起她,不過錯事都已經做了,實在不能挽救。

「我和你也有一個王子呀。」東宮所指的正是廢帝惟一一個王子—小明王子,他和美少女戰士中的小小兔一樣,都是長不大的,經常被誤會是小孩子。

「所以我娶了你。」

東宮激動的拍檯,惹來附近的人的注視,她稍稍壓低聲音問︰「你這是拿我的話來倒我嗎?」

「這是無可奈何的事,對嗎?」廢帝難得直視著東宮,東宮可以看到,他眼中的無奈以及悔疚。

東宮搖搖頭,強忍淚水地問︰「沒其他辦法嗎?」

「對不起。」

東宮點點頭,表示明白,站起來轉身離開。她終其一生,也不想再步入藍天一步。

【第三回】二妃見面

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之下,東宮還是讓廢帝立妃。或者正確來說,廢帝要做什麼,要怎麼做,她也沒權去阻止。畢竟要娶的人是廢帝自己,她雖身為東宮,還是沒能說什麼。一個已變心的人,再怎樣也挽不回來。

在這樣的情況下,東宮不願見到西宮,但是西宮卻不這樣想,因為她覺得無論如何還是要見東宮這個「姐姐」,以表尊重。只是東宮因為廢帝立妃一事,更一直不願回到廢宮,西宮連見上東宮一面的機會也難。

直到西宮按捺不住,向廢帝提出想見東宮一面的時候,已經是過了一個月的時候。東宮黑著面回到廢宮,還帶著小明王子。可憐小孩子不知道什麼事情發生在父母身上,還和廢帝、西宮、米妮姐姐一塊打馬吊。

東宮面對這種情況,就只有躲在廢帝的房間,獨自神傷。

西宮口裡說要見東宮,卻是沒什麼表現,在東宮回到廢宮的時候,就只是點過頭當打招呼,東宮氣在心頭,也不大理睬她。廢帝看在眼裡,也不知該說什麼。只有把東宮送回房間,以免兩妃相見,會有什麼命案發生。

晚上一塊用晚?的時候,平時最喜歡吃的東宮,也因為看著西宮而吃不下,竟然只吃了一片小小的薄餅。而西宮卻不知是因為懷孕或別的因素,胃口奇佳,不斷的吃吃吃。小明王子看著母后寡寡不歡的樣子,終於猜到發生什麼事,逐漸的不想見到西宮的嘴臉。

廢帝見到東西宮二人表面沒什麼,竟以為東宮開始接納西宮,而且西宮開始和東宮說話,東宮亦有回答她。廢帝樂於見到東宮接納西宮的樣子,一時安心,就竟然留下東宮母子倆,回到房間和別人聊天。一聊竟是數小時,全不理東宮的感受。

西宮待廢帝一走,就回復她的本性,施展她的毒嘴功,害東宮差點招駕不住。

「姐姐的皮膚保養得蠻不錯啊。」西宮眼神閃爍地說。

「不及你的好。」東宮一副不想搭理,但又不想顯得沒風度的樣子。

「這個是必然的吧?怎麼說姐姐的年紀也比妹妹大上一大截,還可以保持這個樣子,想必用了不少銀兩吧?」

「不夠你買衣服的用的銀兩多。」

「姐姐這話是什麼意思?」西宮挑挑眉,表示不忿。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

正當西宮還要回應的時候,廢帝正好聊完天來看她們。

「怎麼了?」

西宮一見是廢帝,立時擺出一副小可憐的樣子說︰「這個嘛,人家是想這麼晚,不如送姐姐回城裡去吧?讓我來駕馬車。」

「但是你有身孕……」廢帝一副猶豫的樣子。

「不要麻煩西宮娘娘了,我們就睡在這可以了。」小明王子立時說。

「那就好吧。」廢帝一臉無知地,回到自己的房裡去睡。

東宮用詢問的眼神問為什麼不回城裡去,小明王子用眼神回答,怕西宮不小心會釀出什麼「交通意外」。東宮點頭表示明白。

誰知這夜她們母子倆沒遇上交通意外,卻差點冷死在廢宮。

【第四回】冰河時期

那一夜,是東宮母子最難過的一夜。他們二人相依在一起,想取點溫暖,奈何兩人都已經凍得不願再動,只有捲縮在地下。二人的樣子,像極了寒風中的露縮者,東宮從沒有想過,自己會有這麼折墮的一天。

廢宮一向以寒冷著名,但是空氣再冷,還是比不起她心中的冷。因為她沒有想過,要落到如此竟地,自己坐在一旁,瑟縮地看著西宮,而且西宮還是高床軟枕。一想到自己貴為皇后,竟然要這樣瑟縮,不禁悲中從中來,忍不住掉下這段日子以來的第一滴眼淚。

「姐姐,你覺得冷嗎?要我讓我的衣服給你穿嗎?」西宮忽地說。

東宮吸一口氣,緩一緩情緒道︰「不用了,你睡吧。」

「你這個樣子,我又怎好意思睡呢?」

「沒事兒的,你睡吧。」

連丈夫也給搶走了,還有什麼東西要她施捨呢?

「那我睡了。」西宮呵欠連連,彷彿東宮打擾了她的好眠。

望著西宮睡覺的樣子,東宮忽然覺得,一切已經不重要了。肉體上的折磨算得上什麼?冰河時期總會過,凍結的心卻不知道何時才能融化。

好不容易盼到早上,東宮和小明王子才發現太陽的可貴。小明王子嚷著要坐到太陽下,以便取得一點暖意。東宮只是笑著讓他去,因為再強的太陽,已經融化不到她冰封的心。

日出後,西宮也起來了,說什麼要去看醫生,求一點安胎的藥。廢帝只是讓臣子陪著她去,自己則留在宮內。西宮雖然口裡說沒什麼,不過任誰也知道,她心底裡是不高興的。只有傻傻的廢帝,才真的相信她沒所謂。

待西宮走後,廢帝才敢問東宮︰「你沒事兒吧?看你凍得怎樣的。」

廢帝給東宮遞來一杯水,雖然水有點異味,不過東宮已經冷得說不出話來,就算多麼不想喝,也不得不喝一點。東宮逐漸拾回一點暖意,才開口說話︰「謝皇上恩典。」

「你我不用如此客氣吧?」

「今非昔比呢。」

「不如你搬回來吧,只要你不怕冷,這裡隨時歡迎你。」

「我就是怕冷啊。」尤其是心死的冷。

「你又何苦這樣?」廢帝搖搖頭,實在不明白東宮的心是怎樣想的。

「城裡事務眾多,我要回去處理呢。」

「薇……」廢帝忍不住喚出東宮的閏名。

「皇上,我真的要急著回去呢。」東宮輕輕推開原想抓住她的廢帝,廢帝不知該做什麼反應,只有眼巴巴的看著東宮離開。

東宮攜著小明王子正想離開,小明忽然回頭問︰「父皇,我明天還可以來玩嗎?」

「當然可以。」廢帝點點頭。

「那明天我和母后一起來。」小明笑著說。

回程的時候,東宮忍不住問小明︰「你還去幹什麼,冷病了嗎?」

「母后,你不是不喜歡西宮嗎?」

「對啊。」

「她也不喜歡見到我們啊,特別是不喜歡見到你和父皇走在一起。」

「那又怎樣?」

「當然是讓她看不順眼,我們就偏要回到廢宮,看她可以怎樣對付我們。」

「好,我們還要把她當玻璃看待。」

「就這樣吧。」

東宮、小明王子母子倆,連日來第一次笑得這麼燦爛。

【第五回】兩宮爭寵

東宮、小明王子兩人相議之後,決定要好好的整一次西宮,並且迅速起行。翌日,母子倆趕緊到達廢宮。不過由於廢帝要上朝,很遲才回宮,母子倆也很遲到達廢宮。甫入廢宮,就看見西宮躺在廢宮內。東宮實行把西宮當玻璃的承諾,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向廢帝請安。小明王子雖然身為後輩,但也跟隨母后的做法,不向西宮請安。

西宮眼見東宮不放她進眼內,雖然感到不滿,但也沒話可說,畢竟東宮地位比她高。而她自覺不被理會,也沒有向東宮問好,兩人就當大家都是透明的。

「歷奇哥哥早,歷奇哥哥好。」東宮向廢帝請安。

「乖 。」廢帝回答。

西宮見東宮和廢帝卿卿我我,心中滿不是味兒,但沒有她說話的餘地。廢帝、東宮、小明王子一家三口,進入廢帝的寢室,關掉房門沒理會西宮。西宮也想入去,但是沒有藉口。

東宮到了廢帝的房間,就玩起南半球的玩兒,一直斷線的寬頻。此寬頻的作用原為與外界聯絡,但由於一直斷線,就會一直聯絡不上別人。這日剛好連得上線,西宮卻忽然衝進廢帝的寢室,道 ︰「皇上,不如我們用晚 膳吧?」

廢帝回頭望望東宮,東宮搖搖頭表示不想去,廢帝再望去西宮,見西宮堅決要去,夾在兩個女人中間的廢帝為難地不知如何是好。

「姐姐若是不想去,可以留在這兒的。」這樣我就可以獨佔廢帝了。

東宮點點頭,表示隨西宮意願。反正廢帝總會回寢室,東宮不信沒有機會見到廢帝。

「那我們出去了。」廢帝也準備起行,畢竟只有西宮才有馬車,要出廢城的話,不得不和她去吃飯。

正當眾人以為廢帝和西宮要離開的時候,西宮忽地回頭,搶去東宮正在用的電腦,說要查些什麼,東宮不忿地望著廢帝,廢帝只是搖頭嘆息。小明王子無奈的望著他們三人,問︰「父王,我想看奪還屋啊。」

奪還屋乃日本人所畫之漫畫,頭十多期非常不錯看。廢帝點點頭,表示讓小明王子拿去看。西宮忽道︰「我還未看。」

小明王子苦著臉望廢帝,廢帝還是搖頭嘆息。

他們三人忽然發現,西宮像是小孩子一般,什麼也喜歡和別人爭,無論是她想要的與否。

此後,兩宮爭寵的情況更形激烈,什麼也可以爭。無論是上網、遊戲、書等等,總之不爭過就是不安樂。當然,讓兩人競爭得最激烈的,自然是廢帝。夾在二人中間的廢帝,經常分不開時間,因為兩個人都要佔著他。

特別是吃飯的時候,經常是廢帝、東西二宮、小明王子一起出動,東宮看著西宮就食不下嚥,小明王子看著她也是吃得不安樂。幾經辛苦,像避難一樣,才可以一家三口共晉晚餐。只剩三人的時候,就連在東宮、小明王子最厭惡的藍天,也覺得吃得還可以。

【第六回】上山祈福

由於西宮一直與東宮爭寵,而西宮又懷有龍種,於是廢帝打算在廢宮附近多興建一間房子,作為西宮及未來的王子/公主的房間。東宮心中不是味兒,奈何又沒有法子,想了很久,只有找自己的母親—紅媽,一起上雪山祈福。

話說當日天朗氣清,雪山風景奇美,雖然是要一大清早就出發,但東宮及紅媽的心情亦非常愉悅。而怕冷的小明王子,就惟有躲在家裡,百無聊賴的寫著一篇叫「廢廢王朝」的小說。

說回東宮那方面,由於雪山的雪反射了陽光,害東宮及紅媽晒得滿面通紅,但東宮仍是覺得值得,因為她覺得付出愈大,才能有更大的收穫。在雪山遊走了一段時間,在好不容易的找到一個廟宇,於是她便進去祈福了。

「求求皇上快點清醒,快點甩掉西宮。」東宮一邊喃喃有詞,一邊求簽。

求了好久,簽筒終於掉下了一支簽,東宮默默的記著簽號,和紅媽一起去找解簽人。

「就這個吧。」紅媽指著其中一個解簽人,東宮點點頭,二人一起走過去。

「夫人看似甚有福氣,乃富貴之人,可惜近來遇到不順意的事吧?」解簽人一看東宮走近,就道出此句。

「看我的衣著就知道我不是窮困的人,再看到我愁眉不展,就知道最近我有不如意的事吧。」東宮也不是無知婦孺,根本不當解簽人有多神。

「夫人甚有慧根,但就是太死心眼了。」解簽人笑得甚為詭秘。「簽號是多少?」

東宮說了簽號,又道出了生辰 ,解簽人查了一下,說︰「一字記之曰—海。」

「什麼?」

「到時夫人就會明白了。」解簽人輕笑。「對了,若日後真的有什麼不如意的事,也不用擔心,屬於你的始終都是屬於你的。」

「什麼嘛?」東宮仍是不解。

懷著滿肚疑惑的東宮,和紅媽起程回家。她聯絡了小明王子,一起到廢城吃飯。原來小明王子找了廢帝,於是四人便相約到廢城吃飯。沒有了西宮的晚餐,真是非常完美。

「到那裡吃好呢?」小明王子問。

「藍天。」廢帝想也不想就回答。

「不如到糖朝吧。」東宮答。

「就糖朝吧。」紅媽和議。

若說藍天是廢帝的御膳房,那糖朝就是紅媽和東宮的御膳房,基本上,在廢城,小明王子跟著父母,差不多都是去藍天和糖朝。當然糖朝的東西好吃多了,有美味的班馋,亦沒有藍天的恐怖蒸雞飯。

「我決定了明天去看馬車。」廢帝忽道。

「但皇上不是沒有馬伕牌嗎?」東宮問。

「沒有馬伕牌也可以駕馬車吧,我是廢帝,無牌駕駛也應該沒有人會說什麼的。」

「我又想去看呢。」小明王子搭訕。

「好吧。」

「但我們一塊兒去看吧!」東宮開心的說道。

「可是要西宮駕馬車載我們去看呢。」廢帝苦笑道。

「那也沒法子吧,就當西宮是馬伕吧,反正她從來都只是一個馬伕。」東宮不忿地說,她自己既沒馬伕牌更沒馬車,這點一定鬥不過西宮。

「那我們今天晚上一起回廢宮,明天出發去看馬車吧。」

「好的,皇上,你記得要買白色的馬車,白馬王子嘛。」東宮用閃爍的眼神說。

「嘿嘿嘿,那也要有可以選擇的馬車才行吧。」廢帝又用他的招牌笑聲去逃避話題。

「不要買黑色的馬車,專家說深色的馬車很容易炒的。」小明王子忽道。

「這個明天才算吧。」

就這樣,廢帝一家三口晚上就回到廢宮,還很坐言起行的叫了西宮來做馬伕。雖然西宮百般不願意,但這是廢帝的命令,她不得不從。東宮忽然覺得,原來使喚西宮也是一件好玩的事。

【第七回】西宮黑面

翌日,廢帝、東宮、西宮、小明王子真的一塊去看馬車。而無奈的西宮,惟有繼續當馬伕。到了二手馬車場,他們這才發現,原來不單止外幣價格可升可跌,連二手馬車的價格也可以相差很遠。有些馬車才數百元就有,也不知道那隻馬是否跛的,否則怎麼可能會有這種價格?

廢帝看了很久,才選中了兩架馬車,都是紅色的。而且,很像計程馬車,廢帝坐上之後,就更加像計程馬車伕。雖然廢帝很想試馬車,但奈何這天是假期,沒有負責人,於是他惟有擇日再來。

雖然說買馬車不是在菜巿場買菜,但其實也相差無幾。因為廢帝在看車過了幾天之後,就立時買了其中一輛,速度和到菜巿場買菜根本沒分別。

說回當日,在看了馬車之後,四人便和廢帝的一個友人搬魚一起到宜家看傢俬。因為有新的房子,不得不買一些新的傢俬。而且廢帝決定了所以子女要住在一起,可憐的小明王子也要搬走,他也要買新的傢俬,而且很有可能要和西宮住在一起。

但最大的問題是,還未決定誰要那間房子。而且房子還有一個叫奴兒的人居住,雖說奴兒叫奴兒,但他不是奴隸,他乃是廢帝的寵臣之一,不知何解,奴兒很喜歡西宮,要與西宮住在一塊。

小明王子正在苦惱當中,西宮又咄咄逼人,要小明王子決定住在哪兒。雖然小明王子已經表示了,但是西宮又不滿意。而且廢帝和東宮都已經幫忙出口了,西宮還是裝作不明白,說︰「你已經是大人了,自己的事自己決定。」

或許是因為西宮不斷的被人當作是馬伕,心中不滿,又不好意思向廢帝發作,惟有藉此機會,虐待一下小明王子,以宣洩心頭之忿。

可憐的小明王子扯著父母,也不知該說什麼,未和西宮住在一起,已經被後母虐待了。東宮心疼小明王子,但又沒有什麼法子。西宮不斷的逼迫小明王子,小明王子惟有不斷的逃避,但是沒有解決辦法。

在宜家逛了很久,奴兒也來了看東西,搬魚已經決定了買什麼,西宮亦已經選定了一些他要的東西。但是小明王子還是不知該怎麼做,直至走的時候,西宮黑著一張臉,小明王子不知道該做些什麼、說些什麼,只是苦著一張臉。

回程的時候,東宮叫西宮讓她在廢城下車,原本廢帝是叫小明王子一起和奴兒吃飯,以便聯絡一下感情。但是,小明王子實在沒有心機,於是跟著母親一塊走。

母子倆和紅媽匯合,一起到了廢城的其中一間飯店,互相訴苦。可憐的小明王子,忽然想到,聯絡一下海迪。海迪乃小明王子的朋友,和西宮的關係亦非淺,小明王子想起,海迪可會是一個能夠牽制西宮的人,甚至比廢帝更加有用。

海迪還有一戀人,叫湯若望,乃是一名有錢的傳教士,為人禮貌樂於助人,和西宮簡直是兩類人。

於是二人一夜詳談,互苦心聲,一起說西宮的是非,最後海迪決定痛罵西宮。在訴苦之後,小明王子覺得心情好得多了。

東宮忽然想道,解簽人所說的,一字記之曰的海,是否指海迪。

【第八回】東宮回鄉

話說當日小明王子與海迪訴苦以後,西宮忽然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比什麼靈藥也有效。大家懷疑海迪是否從湯若望那兒,得到什麼外國的奇藥。當然可以想像,西宮的轉變只能維持不久,不過已經很足夠了。

自從那天以後,西宮不單止對廢帝溫柔體貼,對東宮、小明王子二人,也是變了聲搬,腔調完全不同。而且裝作溫柔,還說自己做錯了什麼。東宮、小明自然知道這非西宮的真心話,不過也甚有涼意。但太過裝模作樣的西宮,比平時更加令人覺得嘔心了。

奴兒提出要養貓的時候,她也裝作很有愛心 的和議,還說自己也要養。她那嘴臉,實在令人難忘,因為真的太假了。

惟一不覺得有問題的,大概就只有廢帝,因為他已經習慣了西宮的嘔心了。

這段日子看似無事,實際卻是風起雲湧。新建的宮殿已經安排好了房間的分配,可憐的小明王子,將與「後母」西宮以及奴兒住在一起。奴兒倒沒什麼,只是人比較有趣一點,會煮半生熟的蕃茄牛肉飯,牛肉還是未解凍的。而他的拿手絕活—薑 裢美綠雞翼,就連廢帝也想試。而西宮,就是標準型後母,總之就是討人厭。

這也不是最可悲的,在這段期間,東宮已經決定回鄉。東宮不是自少出身在廢城,其實廢城裡大部份人都不是在廢城出生。東宮的故鄉,是遠在北半球的地方,那兒科技真正發達,有不會斷線的寬頻。傳教士湯若望,也是在此地將這些高科引到廢城,可惜廢城太廢,科技發展得太慢。

說回東宮回鄉的原因,不外乎是心灰意冷,已經受不了廢城的低科技,還有廢帝與西宮的 卿卿我我 。大概因為廢帝的變心,令東宮知道紅媽要回鄉時,決定跟著母親回鄉。

事情到此,就連廢帝也挽不回來,只能眼巴巴的看著東宮回鄉。而其實,他和東宮是同一個鄉下的。小明王子,從此慘變孤兒仔,還要與後母住在一起,廢帝作為爸爸也不救他,讓他被西宮欺負。

臨別依依,東宮乘著風回到故鄉,臨別之前,還用廢城的其中一項還可接受的高科技—短訊,傳達對廢帝和小明王子的關懷。其實東宮心底應該還是愛著廢帝的,她傳給廢帝的短訊,比傳給小明王子的多。可憐的一家三口,快要分隔二地,還要住在三個不同的地方。過了這一夜,小明王子還要獨自面對西宮。東宮一聲聲的關懷、叮囑,令到小明王子哭了一遍又一遍。

而廢帝,亦終於說出了他的心聲,他終於承認了,除了東宮之外,再難找到一個合他心意的人。他向東宮道出心聲︰「除了你以外,那裡還能找到一個如此『全桶型』的人呢?」

只可惜,東宮已經要飛了。

【第九回】分隔兩岸

自從東宮回鄉以後,小明王子的日子過得好苦,日日想念母親,還要對著後母。然而,其實小明王子還是可以見到東宮的,不過靠的還是廢城的低科技,一直斷線的寬頻。雖說是低科技,但還是廢宮才有,而新後宮,可沒有這些低科技提供。

於是乎,小明王子經常在廢宮捲縮,還經常用廢帝的低科技與東宮聯絡。小明王子非常盡忠即守,廢帝每逢荒廢事業,只顧著打馬吊和玩「勝利七」或「勝利八」的時候,小明王子立時向東宮匯報。而東宮亦有新招數,為了尊重廢帝,若廢帝荒廢事業,東宮亦會跟著,果真是以廢帝馬首是瞻。

小明王子當然也想跟著父母行事,但是他始終年幼,也很窮,想學不敢學。根本沒有足夠銀⒂讓他荒廢。

雖是如此,其實東宮真的很關心廢帝父子,還會從故鄉傳來短訊。這些短訊可是要錢的。小明王子很乖的有回訊給東宮,有時還會請安。而廢帝呢,則沒有回短訊,害東宮都不知道廢帝有否收到她發出的短訊。據東宮的推測,若問廢帝為什麼不回覆,他大概會說︰「浪費銀⒂。」

東宮真的很瞭解廢帝。有時候,還真不明白為何當初東宮會肯嫁給廢帝。而且現在還多了一個西宮鍾情於廢帝,廢帝果真是顛倒眾生,認真造孽。

東宮母子惟一遺憾的是,當小明王子想念東宮的聲音時,還是沒有什麼機會可以打電話給東宮。電話又是湯若望傳來的高科技,可以與別人聯絡,就算身在外地也可以聯絡,只是要有銀⒂,還有電話線。因為西宮總是佔著線,小明王子爭不過後母,也沒有什麼可以說。又不敢出手打西宮,怕會打死她。廢帝又不幫小明王子的忙,可憐小明王子只有乘著西宮不在,才可以打給東宮。

自從東宮回鄉之後,西宮倒是不太作惡,大概是沒了鬥心,況且終於明白了鬥不過東宮。其實她也頗可憐,因為經常都自閉在房間。奴兒、小明王子可以幾天沒見過她。有時呼喚她,她也睡死了,不作回應。

但西宮始終是聽廢帝的話,只要是廢帝敲的門,她都一定會應。奴兒試過一天敲了四、五次門,西宮也聽不到。小明王子也試過,敲了幾次門,西宮還是不理睬。但只要是廢帝,縱使隨隨便便的敲幾下,西宮還是會立即起來。廢帝對西宮真的很有魅力,果然無人能及,就連西宮也可以收伏。

日子一天天的過,似乎有什麼被遺忘了。直到某年月日,小明王子忽然在寫「廢廢王朝」的時候,想起當初廢帝之所以答應把西宮娶回來,是因為西宮有了身孕。廢帝把西宮娶回來,已經有一段日子了,就連新宮殿也已經峻工,為什麼西宮的肚子還是沒有什麼似的?

究竟西宮的肚子跑到那兒去?

【第十回】廢帝上京

「沒有了。」西宮倒是說得輕鬆。

西宮還解釋,是因為吃了藍天的東西,食物中毒,才會沒有了孩子。其實她原本是想抵賴小明王子把洗潔精當作油來煮東西,令她沒了孩子。卻忽然想到,自己已經用完了黃色的洗潔精,小明王子不可能再把洗潔精當油用。

廢帝問及西宮的肚是怎麼一回事時,西宮態度輕挑的說沒了孩子,彷彿根本沒什麼發生過似的。廢帝一怒之下,也不知該說什麼,只是感到被騙,還要是狠狠的被騙。因為他娶了西宮回來是因為他的孩子,而西宮根本就沒有他的孩子,那他娶來幹啥?

況且現在他已經有了馬車,只是缺一個馬伕牌而已,不過他已經習慣了駕駛大膽馬車。對他而言,西宮連最後一個用處也沒了。還因為西宮,他失去了東宮,他覺得很可恨。

盛怒之下,他決定把西宮打入冷宮。卻忽然想到,其實西宮早已經不是住在廢宮入面,而且要比冷,相信沒有什麼地方可以與廢宮比。他想了很久,也不知該怎麼處罰西宮,惟有將這事兒放在一旁。

在這個期間,小明王子作了一個決定,就是要上京。而這個京城,當然不是廢城,而是遠在北半球的京城。他慫恿著廢帝也一塊上京,多人比較熱鬧一點。而且,在北半球,可以回鄉見東宮。

可以見到東宮,對廢帝真的很有吸引力。最後,他還是決定上京。反正他一向荒廢於管理廢城,根本不把廢城的業務當一回事。

廢帝、東宮、小明王子一家三口終於可以團聚了,而且西宮還要滯留在廢城,三人不用再見到她的嘴臉,說是非時也可以盡興,只是想也是一件快樂的事。雖然這段日子還未到來,但是真的令人值得期待。

至於西宮,就由她一個人獨自的苦悶下去吧。

廢帝上京之後發生的故事,又是另一個故事了,在此就按下不表。

不過,想說的是,其實這是一篇歷史小說,要忠於歷史。可是因為廢帝實在太過厲害,要改變事實。原本這小說的主題,就是後宮佳麗爭寵,如同「金枝王孽」一樣。根據廢帝本人的說法,其實要爭寵,皇帝是可以不出現的。皇帝不出現的原因,不外乎那一項,但因為廢帝說「新年流流」,所以,惟有按下不表了。

話說回來,其實廢帝出不出現,東宮、西宮還是要爭的。爭的不是什麼,正是廢帝的遺產。因為作為一個妻子,最重要的,就是她是合法的遺產繼承人。但廢帝偏偏有兩個妻子,而小明王子又看似未夠十八歲,不能繼承遺產,只能爭個王位來玩玩,偏偏廢帝又不肯死去。

究竟廢帝是真的顛倒眾生?還是他的財產、廢城比較有魅力,這就不得而知了。總之東、西宮爭寵,把廢宮弄得氣氛緊張,這是真真切切發生過的事。

廢廢王朝往後是怎樣發展,就要看廢帝決定廢不廢下去。未來,還是有機會把他在廢城的事跡,逐一披露出來的。現在,就讓我們向廢帝和東宮請一個安吧。

「歷奇哥哥早,歷奇哥哥好。」

「皇后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完】

【角色對照表】(按出場序)

歷奇哥哥 飾演 廢帝

Emei 飾演 東宮

咕碌小伙子 飾演 西宮

小明 飾演 小明王子

Minnie 飾演 米妮

Red媽 飾演 紅媽

奴兒 飾演 奴兒

海迪 飾演 海迪

湯若望 飾演 湯若望

(1)藍天,廢帝經常去吃飯聯誼的地方,想找廢帝,必須先認識此地

(2)兩條屍,實為 n2c ,上網打機看漫畫的好地方,亦為廢帝蒲點之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