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末日

作者︰Alien藍@Air

12月21日,世界末日沒有來臨。我還是如常工作、如常吃喝、如常玩樂。

而其實,我的世界末日早就來了。

早於12月初。

天氣反常,12月,我還是穿著短袖。那天起來,我想了很久,才確定我是身處在北半球的12月,而非南半球。天氣,該是凍的。但是,我還是熱得流汗,還在穿短袖。或許,世界末日根本是進行式,沒有停過下來。我們只能逐步遇向滅亡,而什麼也做不到。

那天,天氣很熱,炎熱的12月,該是寒冷的12月,卻熱得很,熱得像是一個警告。而我於這天,跟我的追風少年道別。

他是我的追風少年,永遠的追風少年。我和他的記憶,停留在那幾年的夏天,真正的夏天。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風。

美國電視台播放的「追風族」,還是什麼「暴風族」的那個節目中,所有人都不及我們狂熱。雖然本質上,當時我們是有所不同的。因為,他們追的是龍捲風,而我們追的,是颱風。

我們沒有裝甲車,沒有最先進的儀器,甚至沒有gps。那年頭,沒有智能手機,沒有地圖,沒有天氣報告圖。我們可以做的,就是在八號風球下,一起到碼頭,感受風力。

我知道我們的行為可能會為別人帶來困擾,只是,有種不可抗力,推著我們去追風。

只可惜我們兩個都不是讀科學的人,我們只是感性地感受風。而不會分析那種風向會帶來什麼影響,諸如此類的。否則,還可以為我們的行為多一種解釋,以免讓人覺得我們只是帶自己和別人的生命作賭注。

縱使遭人白眼,我們還是喜歡風,喜歡追風。

每年暑假,都是我們的瘋狂追風季節。只要有一風,我們就會見面,甚至不需要約定。總之,風球來了,就是我們的見面時候。我們沒有約定,卻有一種默契。

如果沒有成長,我們大概可以有一輩子的默契。

暑假過後,就是升學。他往北半球走了。迎接著他的,還是風,只是由颱風,變成了龍捲風。

留下來感受風的,只剩我一個。不過,不知道是世界末日快要來了,還是真的有李氏力場。每年的颱風,變得愈來愈少。而我,不再追風,只想追逐我自己的人生,即使那比追風更讓人難懂。

在追風少年到了美國,然後轉移追龍捲風之後,我們漸漸少了聯絡。

我以為我已經忘記了他,直至,12月6日,世界末日還未來臨,我看見了我們的末日。他,隨風而去。

對於他的記憶,停留在那些年,他還在美國的那些年。初時,他還會跟我分享追風經過。後來,我們漸漸無語。我說過,我們都不是讀科學的人,我們都是感性地隨著自己的感受而追風。而這種感受,只有在風中,才能體現。感受不到那風的我,不能從他的語言感受風。所以,我們漸行漸遠。

讀報時,我不明白他為何會身處在紐西蘭,更為了他最愛的風,葬身於紐西蘭。

風沒有告訴我,為何我的追風少年隨風而逝。風只讓我知道,站在風中的我,只剩下一個人,沒有人陪我分享追風的喜悅。

如果世界真的有末日,我想我會覺得幸福,因為我們能永遠在一起,即使我們可能不再互相瞭解。

只可惜地球沒有停轉,日光沒有消失,我得繼續活著,繼續承認,比起追風,我更喜歡追著追風少年。而你,已經不再是屬於我的追風少年。

世界還未末日,我還活著。

代你,繼續追風。

寫於2012年12月20日

後記

如果你還看到這文章,世界應該還未末日,我們應該很高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