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明星稀

作者︰Alien藍@Air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盧若琳歇斯底里的叫著,瘋狂的掃落她身旁的物品,連盧家家傳骨董花瓶也不能倖免。花瓶砰一聲墮地,碎片四飛,把她的面也割傷了,絲絲的血流落,她卻渾然不覺。

她無力地跌坐在地上,眼前被她弄得一團糟的環境,顯然不及她的心情寧亂。四周無聲,寂靜的環境,卻不能令她的心情平靜下來。

「 CUT !」

導演的聲音傳來,飾演盧若琳的雷碧音全無反應,還在發呆,助手衝上前替雷碧音拭去血絲、檢視傷勢,要是留下疤痕就慘了,雷碧音可是現在的當紅女演員。雷碧音待助手拭去血絲,才緩緩的站起來。

「做得很好。」

面對導演的讚賞,雷碧音只是微微一笑。助手扶著她到一旁休息,同時替她卸妝。雷碧音有個怪習慣,在工餘時間不喜歡讓脂粉蓋在她的面上,所以每當完成工作,她定必立刻卸妝。卸妝後的她,面容顯得有點蒼白,甚至有點發青。

導演舉舉手,喊一聲︰「收工了。」

眾人歡呼,立時收拾東西,準備回家。雷碧音在助手的幫助下,也徐徐收拾好東西回家。雖然還差幾場就煞科了,但沒有工作人員感到興奮。因為今天一整天都在拍這場戲 ,場內所有人都顯露疲態,特別是她這個女主角。

「碧音姐,回家了。」助手喊雷碧音,其他工作人員都已經走了,他還得送雷碧音回家後才可以休息呢。

雷碧音對助手笑笑,拿起她的手袋準備回去。忽然,像是有誰在叫她似的,她忍不住回頭一望,卻什麼也沒有,片場所有人都已經走了。她搖搖頭,大概太累了,才有幻聽。

入行數年,拍過的片種無數,拍攝鬼電影對她來說是件輕而易舉的事,但「盧若琳」這角色令她累透。這套電影不是一般的鬼電影,據導演說是真人真事改篇,盧若琳是個有錢人的私生女,後來和男朋友聯謀殺親父,最後卻被男朋友背叛。據說她父親的鬼魂對她纏繞不斷,害她最後落得慘死下場,這件事或是謠傳、或是盧若琳有精神病,一切不得而知。

********

剛才助手太過疲勞,竟然走錯路,害她比預料中更加晚歸。回到家,已經是凌晨二時多了。

月明星稀,雷碧音卻覺得今晚的月亮明亮得有點離譜,那種光茫和陽光有得拼。不是時候觀月,她已經累得不想再動。她聳聳肩,趕緊踏入她住的大樓大堂,不見看更,大概去了巡邏或是偷偷的假寐一下。

她入了電梯,按下「二十八」,電梯門徐徐關上。

「請等等。」一道男聲傳來。

雷碧音聽到聲音,反射性的按下「開門」按鈕,等待那人入電梯。等了數秒,還是沒有人,她伸出頭去看看是誰。

沒有人。

她所處的位置視野清晰,要是有人的話,一定避不開她的視線。況且大門沒有開啟過的痕跡,看更也還未回到他的位置,一切都顯示著沒有人。她心生疙瘩,立刻按下「關門」按鈕,只想早點回家。

自從她接下「盧若琳」這角色以來,經常有幻聽,害她精神總不能集中。入行多年,拍過的電影也有數十套,鬼片不是沒有拍過,但總算也平平安安的。況且她和其他行內人一樣迷信,平安符從不離身,應該沒事的。她伸手入手袋,想找她的平安符,每當心緒不寧時,拿著平安符是她惟一的慰藉。

到了六樓,她還是找不到她的平安符,她決定翻開手袋看看。手袋內還是有她的錢包、鎖匙包、粉盒等,可是平安符卻不見了。手袋不大,一眼可以看到所有東西。她不置信的再翻開她的東西,看看平安符是否在其中,可是還是沒有。

到了十五樓,她再打開銀包,檢視平安符是否放了在銀包內,答案卻是令她失望的。

到了二十樓,她連鎖匙包、粉盒也檢視過,卻還是沒有。她感到背後有點寒意,電梯內四面有鏡,在鏡中,除了面色蒼白的自己外,沒有其他人。她稍為安心一點,想到平安符可能留在家裡,心比較踏實了一點。

到了二十五樓,快到家了,雷碧音拿穩鎖匙,告訴自己沒事的。她抬頭看著顯示層數的板,閃著閃著,終於到了二十七樓。

燈光一暗。

電梯停下來。

雷碧音還未知道發生什麼事,已經反射性的大叫。她叫著喊著,不停的按下「警鐘」按鈕,卻毫無反應。她不死心的一按,再按,她瘋狂的按,還是沒有反應。用力過度的後果是連手指頭也擦破,溫暖的血液染紅了按鈕,在黑暗中她卻並未見到。

重重的呼吸聲傳來,雷碧音分不清眼前的一切是虛是實。她不再按「警鐘」,轉而拍電梯門,希望有人能夠聽到。一聲一聲的喊著,只願有人能夠聽到。

她的心在呼叫︰「誰也好,只要有誰救我脫離這個境況,誰也好。」

雷碧音跪坐在電梯內,不再呼叫,不再拍門,她已經無力了。

「不要……」雷碧音低喃。

今天拍了一整天戲,加上最近精神太過繃緊,她差不多都沒有睡,體力透支過度,她終於撐不下去,不支倒地。

「 CUT !」

導演一聲令下,雷碧音還是毫無反應,這是當然的,因為雷碧音根本不知道這一切都是導演的安排,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正在表演一場真人騷。

在二十八樓的後樓梯,導演、助導、雷碧音的助手和看更,透過電視機,觀察被偷拍的雷碧音。這場戲是導演精心設計,還收買了雷碧音的助手和看更,才能拍成的。他忍不住牽起嘴角,這部戲一定會成功了。

雷碧音的助手在一旁焦急起來,喊道︰「還不快點去看看她!我就說這樣會出事的!」說著,他立時衝到二十七樓。

導演伸手示意叫助導去看看情況,他和看更也跟著到二十七樓,看更拿出鎖匙,打開電梯,看看雷碧音的情況。助手立時衝進去電梯,他實在害怕雷碧音會出事。

旁邊的導演卻顯得一臉無所謂,邊吸煙邊道︰「哼!當她拿了影后之後,就不會有什麼怨言了。我就說嘛,不這樣拍這一場,是沒有真實感的。你看她剛才恐慌的表現,真的有夠精彩,今次的影后非她莫屬。況且,這場戲我可用錢收買了很多人,今次不容有失啊。」

這番話自然是他的自言自語,因為他身旁的人都到了二十七樓。透過電視機,他見到助手輕拍雷碧音的臉,雷碧音還是沒有反應,助導也急著想打電話。導演知道不妙,也立時下去二十七樓。

「怎麼了?」

沒有人回答導演,在打電話的助導按下數個號碼,又忽然按下取消,思索什麼似的。助手繼續拍打雷碧音的臉,看更也一副嚇得不懂說話的樣子。

「告訴我究竟怎麼了!」

「她心跳……她心跳……停了……」看更喃喃的道。他只是收了導演一些錢,想著可以賺錢又只是幫忙拍戲,想不到會出事。

「沒可能!」導演衝到雷碧音的身旁,伸手到她的鼻下,呼吸沒有了。又摸摸她的脈搏,也停了。他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訝異得說不出話來。

「是你害死碧音姐的,如果不是你堅持要這樣拍這場戲,碧音姐不會死。」助手壓抑自己的語氣,令導演流下冷汗。

「當初你也贊成的,還是你提議拿走她的平安符!」導演即時反駁。

助手忿怒的盯著導演,導演也不甘心的回瞪他,助手忽然衝上前想打導演,看更 立時拉著他,助導也幫手,他伸上摑了助手一記耳光,助手瞪大眼晴望他。助導喊道︰「你冷靜點吧!今次的事我們也脫不了罪!」

導演、助手、看更三人立時把目光投向他,他冷靜的說︰「無論是否有意,她的死和我們都有關,總之我們都有罪。但是,如果我們不說的話……」

「是意外!電梯忽然出狀況停電,雷小姐意外死亡,閉路電視也拍不到什麼。」看更緊接地說。

助手沉思了一會,說︰「你確定沒有拍下我們進入大廈和安裝攝錄機的情況?」

為了可以順利拍攝,導演和助導在雷碧音回家以前,偷偷的在電梯安裝攝錄機。其實要不是雷碧音精神恍惚,她也有機會看到攝錄機的。

「這一小段,清洗了也應該不讓人察覺的。」看更一副有信心的樣子。

四人互相望一望,大家同意的點點頭。看更道︰「那你們快走,我現在要報警了。」

三人收拾好東西後立刻離開,看更裝作慌張的報警。
這一夜,月亮是那麼的明亮,天空的星都變得黯然無光,不去細看的話,也不覺殞落了一顆本應光茫萬丈的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