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德

 

作者︰Alien藍@Air

她的名字叫毛德,我們都稱呼她做無德,其實都是同一個發音。她是一個很特別的女子,特別惡的女子。據說,她的名字來自諺語︰「女子無才便是德。」她的父親寄望她多點才學,所以便改名做無德。

老實說,她的名字改得真的沒錯。她真的一點德行也沒有!她的惡,可是遠近馳名,好比老婆餅!我也不知為何說是老婆餅,就是想到這個名詞。她真的惡得很,隨便可以找一個罵,罵人不帶髒字那種,真的很討厭。而且她善變的速度,可比天氣。剛笑著對著你,突然就可以罵你罵得狗血淋頭。

最令人討厭的是,她竟然帶領全班作反,處處和學校對抗。她就是我們中六甲班的惡女,不知誰替她起了這個名字。她的才情,真的比任何人想象中厲害。她可以和學校的老師平起平坐,可以駕車回學校(當然是她的司機駕,那個笨惡女才學不成駕車),可以做任何學生都不敢做的事。因為她帶領了我們班,進行班自治政策。

所謂的班自治政策,就是每班派班代表,代替學生會。因為一個學生會,始終不能照顧全校學生需要,但是每班的班代表,就可以接觸到學生,容易照顧學生的需要。而班自治,就是自己顧自己,由班代表同學向學校爭取他們的需要。班代表們則每兩星期開一次會,綜合各班的需要,將最急切的東西先處理,其他小事就由班代表們自行負責。班代表中,有兩個人是主席,負責向學校交待一切。無德自然是其中一個,我,就不幸地成為另一個。

我也沒有介紹我自己,我是六甲班的周承德。承德承德,四德四德,無德就是因為我的名字就釘上了我。其實我是那種很沉默的人,就是你會和我同班數年,而可以完全沒有見過我的那種人。加上我的樣子平凡得很,根本沒有可能記得我的樣子。可那無德就是為了我的名字釘上了我……真是無辜!

我和無德是兩種人,她是那種出風頭的人,有很多工作在身,上堂又時常多話,總是令人會發現她的人。基本上,全校的人也認識她。多得她,我和她做了數年同學,被她釘了數年,今年更被拖累成為班代表,我的風頭也不少了。

可我始終沒她一半厲害,她在水運、陸運都是全場女子個人總冠軍,在多個文學創作比賽又得獎,而且還是全級第一的人,那一種厲害,真是沒人比得上。要說她壞話,就是她的人品,她很惡,所以她長得不太差,還是沒有人追。因為她惡嘛,根本沒有人敢接近她。而且她太聰明、太有才氣了,女子無才便是德,這話真的說得對,像她這樣的女子,追了回來,豈不是令自己相形見拙。

在我可以遇見的將來,我的中六生涯,似乎少不免被這個惡女欺負了。天啊!父母親大人,為何你們不把我的名字改一改呢?我只想繼續做我的平凡中六生,可不想每一天與這樣一個惡女對抗。

這個可惡的惡女,要我說她嘛,三字記之曰︰「不是人!」

* * * * * *

對了這個無德四年,我還是習慣不了她的速度,那一種風的速度。她可以像風一般跑動,然後像風一般離開。沒錯,是離開。可憐的我,因為她要參加學界不知什麼比賽,已經離開學校了。可憐的我,當然是留在學校內負責班自治的工作。老實說,這個班自治實行了差不多三個月,我還是未習慣那些工作,可在那無德的領導之下,班自治其實運作得頗好。

班自治的工作比學生會來說,是比較少,而全校的活動,我們亦一早計劃好了,只有三個大型活動。就是聖誕節舞會,班際球類比賽,班際文藝比賽。而且一早把這三大工作分給不同的班別做了,理論上,我這個所謂的主席,其實沒什工作可以做。

偏偏那無德,就是精力太過旺盛了,把監督的工作都攬上身,所謂的監督嘛,與打雜有什麼分別?看我現在,就處身於禮堂,負責佈置聖誕舞會禮堂。命苦的我啊!為什麼上天要這樣對我?我只是一個弱質少男,偏偏所有粗重的工作都是我做。而那無德,就在逍遙快活的參加她的比賽。哼!

不是我小器,男人是不該小器的,但要我一個人佈置龐大的禮堂,不是真的有點過份嗎?可憐的我,不斷的掛呀掛,掛不完的彩帶,掛不完的海報。為什麼我要這麼苦?

「請問……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

我回頭一望,原來是六乙班那嬌滴滴的洪真。她也是其中一個班代表,而且她們那班是有份參與今次聖誕舞會的工作,可不知為何,她們的人能走的全走了,最後剩餘我一個。我嘆一口氣,說︰「不用了,這些東西掛不完的,我也打算走了,要幫忙的明天才來吧。」

她不甘心般嘟了一下小嘴,像是認為我在發晦氣,說︰「我知是我們的人不負責,可明天要測驗,大家實在不敢留下來幫忙。」
測驗嘛,倒是情有可願,說︰「是這樣嗎?那麼我原諒你吧。」

她寬心的一笑,說︰「謝謝。」

「算了,我要走了,你也一起走吧?」我收拾東西。

她輕輕的嗯了一聲。

這個世界女子多的是,看來也不是只有無德那一種惡、暴風般的女子嘛。很好,今天總算遇見了好事。

正當我以為自己遇到了什麼好事,可那惡女子無德又出現了,她陰魂般站在禮堂門外,面上掛的是副看好戲的表情。我就知道沒有好事了,她在發飆之前的表情一向是這樣的。咦?我為什麼這樣清楚她?

「你做完該辦的事了嗎?還是你的新任務是護送小美女回家?我可不記得我們班自治有這項工作啊!」無德一副輕鬆的口吻。

可怒也!是可忍,孰不可忍!臭無德。

「小心啊,你眼中的怒火愈來愈大了,小心燒了小美女啊!」妖女的毒舌幹嗎不被我燒掉了?

「哈哈!」爆笑聲從小美女口中傳出,這場面不該笑吧?小美女說︰「阿秋,你嚇壞人家了!你看他,勇者無懼的樣子,腳在抖耶!你吃定了他了,就別再耍他了。」

小美女還要把手搭上無德的肩上,要小心啊!可那無德沒什麼反應,只是搖頭說︰「我那有耍他?」

「你們是在幹什麼?」我忍不住開口了。

看來那個洪真,和妖女很熟的樣子。美女妖女配,這是什麼世界?無德不只是妖女、惡女,看來還是魔女,專誘惑美女的魔女!

「真真,我告訴你,那個笨蛋一定是在想,他眼前的我是個魔女,專誘惑美女的魔女!」無德氣定神閒的說。

被猜中「心事」,我也不好意思的紅了臉。怎麼了?現在什麼年代了,想個心事也不行嗎?

洪真點了一下頭,似乎認同魔女的想法,道︰「他這麼寡言嗎?你來了之後只說了一句話,你沒有來之前可說了不少話啊!」

魔女想了想,說︰「那是因為我和他有心靈相通,所以才不用說話。」

臭魔女,誰和你心靈相通?小美女,你別送她的妖言!

洪真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說︰「原來是這樣!」

我的臉色忍不住的一白,她們兩個卻在竊笑。洪真大概見了我壞臉色,對無德說︰「阿秋,玩夠了吧?我也要回家了,明天要測驗呢!」

魔女寵溺的捏捏洪真的臉蛋,說︰「你要溫習的嗎?」

她們兩個這就擁著回去了,就只有我一個留在校內,我應該把禮堂的事都完成才走嗎?對了,都沒有聽說過魔女和小美女是相熟的。小美女口口聲聲說的「阿秋」又是什麼?還有,她們擁著的樣子,不會是那個吧……雖然我不應該歧視他們,但是,小美女配魔女浪費一點吧?不是,是很多點!

翌日,我拖著一副疲憊的身軀回校。累死人了,我一個佈置好整個禮堂,這根本不是人的工作。才回到學校,竟然接到通知又有麻煩事,就是原本負責食物的那班覺得資金不足,要再申請;負責遊戲部分的人又說怕不夠時間完成所有項目。老天爺,這些事情我那管得來?我只是做一個小僕人啊!

「你們去找無德!」我狠下心說。

「她沒有上學啊,要不然我怎麼會找你!」那個低年級的學生,竟然睨視我?當我白痴般,可惡!

「那魔女不是正常人,怎會不上學?我和她同班多年沒見她請一天假!」我直話直說,今天我還在忙禮堂的事,完全沒有上課,見不著無德,以為她上課了。怎麼可能,那魔女不是人,才不會不上學。

低年級學生還是睨我,他說︰「毛德學姐沒有上學,身為同班同學的你竟然漠不關心?還有,請你放尊重一點,毛德學姐才不是魔女。」
什麼啊?低年級學生還不該對我這個學長尊重一點,學什麼人說重話?我正想開口罵他,他已經走了。這時站在我附近的洪真說︰「阿秋好像病了。」

我沒心情理她,繼續我最後的修飾工作,她又說︰「她可是第一次病的啊!你怎麼不關心她一點?」

「我為什麼要關心她?」我回頭怒瞪著洪真。

「她是你的同學嘛,而且你不是應該去詢問她舞會的事怎樣嗎?」洪真的口氣怪異得很。

我是為了舞會的事啊,才不是關心那魔女!「打電話也就行吧?」

「她家人不讓她接電話的。」洪真一副理所當然。

「那我去她家,難道不會被她家人趕人嗎?」

「當然不會,她們家人是有很禮貌的,才不像某人隨隨便便叫人魔女。」

「那她地址呢?」我想洪真該有她的地址吧?

「你自己沒有嗎?我不會告訴你的。」

我想了想,記事簿裡好像真的有她的地址,是她上次自行寫上去的。我不知那裡出了問題,放學後真的去了魔女的城堡。她的家有夠恐怖,大得恐怖,可以住上幾十個人了。雖不是什麼超高級豪宅,卻是大型的西班牙式別墅,而且還有車房、前後花園等。

我敲了敲門,是傭人來見我的,我告訴了她我的身分和來意,她讓我進去了。老實說,進去之後,我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不知如何自處。有個中年婦人對我說︰「坐下吧,阿秋還在睡,她很快便會下來了。」

「謝謝!」我惟有這樣說。

「你是阿秋的同學嗎?她在學校是怎樣的?」

我想她是無德的媽媽,我說︰「她是個很厲害的人,總是讓人佩服。」

「才不呢!我說她是個沒用的孩子才是。」伯母笑說,她的表情有點為女兒驕傲,而且她和無德長得很像。

「什麼事?」無德出現了,雖然睡眼惺忪,但看不出她生病了。

我指指文件,說︰「舞會的事忙著呢,要你批核這些事。你幹麼不上學啊?」

她點點頭,拿起文件看,邊看邊說︰「音樂科的李老師說要我參加歌唱比賽的初試,我不想參加便不回校了。

這等小事會令她逃學?我問︰「你推了他不就行了嗎?」

「他會問我原因的!我不想讓他知道我是音樂白痴!」

她急瘋了嗎?竟然說出了她的秘密!顯然她也知道自己說錯話了,一時呆了。哈哈,萬能女超人竟然是音樂白痴?這個太好笑了吧?我終於知道原來女超人也有缺點。

「不許笑!」她吼我。

我就是忍俊不禁,伯母這時說︰「這孩子什麼也不比人差,就是音樂方面完全不行。」

我笑得更加大聲,無德氣得羞紅了臉。

這時門被打開了,來人正是洪真。洪真說︰「原來你真的來了,怪不得你放學後立刻不見了人,這樣掛念阿秋嗎?對了,有什麼這樣好笑?你們都笑彎了腰。」

我耍耍手,表示說不出話來。伯母解辯︰「他知道了阿秋的秘密了。」

「姨母,是你說出來的嗎?」

「當然不是,是阿秋自己不小心說出來的。」

洪真點點頭表示明白,我這才聽到洪真叫伯母做姨母,這樣說來,沒有音樂感的女超人和小美女是表姊妹的關係了。我之前想的都太亂來了……

「你們是表姊妹?」我為了証實還是再問一次。

她們兩個都點點頭。幸好是這樣……

「阿秋,我想不到他真的來看你。」洪真對無德說。

「他是要我看文件而已。」無德的語調有點冷。

「對了,你知道她為什麼叫阿秋?」洪真忽然對我說。我搖搖頭,她續說︰「那是她的乳名,她是秋天出生的。」

「原來是這樣。」想不到她有這樣可愛的乳名。

「她平常都不許外人這樣叫她,甚或知道她的乳名的!」洪真又說。

「什麼?」我不明白。

「不許亂說!」無德立刻摀住洪真的嘴巴,不許洪真說話。

「即是說,阿秋她喜歡你,不把你當是外人。她是個很會鬧彆扭的女孩,專欺負自己喜歡的人。」可以說話的伯母在一旁說。

「媽!」

這回我不再笑了,太扯了吧?無德喜歡我?這是什麼世界?我今天聽的笑話夠多了,別再嚇我。我退後了幾步,撞上一個櫃,掉下了一幅相,正是幾年前旅行時我與無德的合照,多年來我與無德惟有一幅的合照。

我面上忽然擦上一陣紅色。無德……她喜歡我耶!其實……我也有點喜歡她吧?不然,我這樣緊張她幹嗎?不對,我怎麼可能喜歡魔女,還是這個有引誘人的魔力的魔女?

「你也喜歡無德吧?」洪真問。

我沒有說話,也沒有否認……因為我正望著無德,無德的表情很可愛呢……

* * * * * *

你以為我從此脫離妖女的掌握就錯了!

自從我知道了妖女的秘密之後,我的一生也被她愚弄。她盡情的欺負我,舞會裡我當的是侍應,開放日我負責所有佈置,家長日我負責打掃,所有我該做的、不該做的工作,都交給了我……

老婆,我知錯了……我不會再望別的女人一眼,不要罰我把全屋清洗乾淨吧!

承德承德,你真是沒用,註定了你要承受無德的欺負。

噢!不要生氣!小秋,我已經把浴缸都洗好了,你先去洗澡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