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角的月亮

 

作者︰Alien藍@Air

【1】

我是沈映月,又是沈月影。

外人的眼中,映月與月影是兩個人,是一對雙生姊妹,就只得我和她知道我們是同一個人。

從小的時候,我和她便是同一個模子般,別說是外人,媽媽也會將我們弄錯。記得小時候,發生過不少趣事,幼稚園時代有一個老師,老是愛說︰「沈映月、沈月影,很容易弄錯嘛。」

結果只要我們其中一個犯錯,他都只會罵︰「沈映月!」

無論他是罵誰,我們都會答︰「我是沈月影。」

他沒我們奈何了。

不知何時開始,我們都有一個共識,我們開心的時候,就是沈映月,不開心的時候,就是沈月影。為什麼開心的時候是映月,不是月影?我也不知道,遺忘了。大概人愈大,記憶愈來愈模糊,什麼也記不清了,人的記憶系統真是可惡。有時候,我都會想得到老人癡呆症,因為人家說患了這個症,小時候的記憶反而會記得更清楚,我不知道是否真的,不過小時候的事我真的很懷緬,如果可以拾回,那是多麼的好……

說回我的名字,如果你問我是映月的時候多,或是月影的時候多,以前的我真的不知道,現在,我是映月。這個身分,不是我為自己定下來的,是老天爺……或許你會有一個問題,如果我們兩個一齊開心,那麼誰是映月,誰是月影?告訴你,不會有這種事發生的,因為如果我們見到對方開心,自己就會傷悲,相反亦然。我們的身分不斷更替,但不會有斷續的記憶,因為每一夜我們都會向對方訴說發生於自己身上的每一件瑣事。

然後,在各人的心目中,開朗多話的映月,沈默深沈的月影,兩個形象就深入了母親、所有老師、同學心目中。

直至那一天……

那一天,是我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是決定了我倆身分的一天。

我很清楚記得,那天下著微微細雨,我們一同出門口,參加會考口試科,我們在同一天考試,但是在不同的試場應考,所以在出門以後,便分道揚鑣。

直至回家以後,才知有意外。

她,車禍死了。

我那天考完試後還特意趕返回家,約她一起去玩,但是,她卻躺在醫院,用冷冷的身軀迎接我。

母親沒有哭,只是淡淡的替她蓋上被子,我在一旁,也只是呆了。

這時候,有一個警察來問我們她的事。當他問到她的名字的時候,母親看著我,淡淡的道︰「我希望留下來的女兒能勇敢的存活,拋下那憂鬱的月影,開開心心的生活下去吧,映月。」

原來媽媽一直都是知道的,她是知道我和「月影」的事……

為了可憐的母親,我不能不答應,我輕輕的點頭,奠定了我映月的身分。只是,我自己也忘記了,我最原本的時候是映月還是月影?

我只能開開心心的生活下去。

【2】

沒有了月影,我和媽媽還是照常的生活,沒有什麼特別。只是少了一個人而已,沒有特別。

而我,則再也沒有憂鬱的面孔,因為我是映月,我只能開心,我只能歡笑,就算有多愁,也只能帶著一個微笑的假面。我不能哭,不能哭,因為我是開朗的映月。

人死了,在生的人還是要繼續的存活,無論開心與否,你覺得對嗎?月影?
我繼續了我混沌的生活,由於在暑假中,不用上課,我又沒有做暑期工,每天都只是在家中呆坐、冥想,或是在icq。

其實我比較愛用電話來溝通,起碼聽到別人的聲音,那不是一種幸福嗎?沒有了那奇怪的「on oh」聲音,沒有了key board的的塔塔的聲音,沒有了那空洞的感覺。

「on oh」!又是那討厭的聲音了,我真的不喜歡,月影她倒喜歡,她說很趣怪。

有人告訴我,快放榜了,很緊張,不知能否升上原校,又不知能否選到想選的科目,又不知能否升大學……一切一切的問題,令人覺得煩厭,如果每個人都能活在小時候,沒有升學的煩惱,沒有愛情的煩惱,沒有賺錢的煩惱……

我又開始憤世嫉俗了,這種性格,是映月與月影均沒有的,那為什麼會衍生出來?我自己也不知道,大概是天氣不好吧,我的心情很糟。

終於捱到了放榜那天,不出所料,我和月影的成績完全一樣,就除了英文口試那科,那個「abs」特別刺眼,令我很不舒服。從小到大,我們的成績都是一樣的,完全沒有差異,大至考試,小至默書,成都是一樣,人人都覺得奇異,只有我們不覺,因為我們都清楚知道,我們兩個是同一個人。除了今次,真可恨!

我的成績還好,順利的升上中六,而映月的朋友和月影的朋友都升上了。忘了說,映月和月影的朋友是兩伙不同的人,那是由於性格的關係吧。現在,我就只剩下映月的朋友了……

自從我做了映月之後,我便開始覺得自己缺少了什麼,我失去了生活的軸心。那是我現在成了缺角的月亮吧?其實說映月是月影,月影是映月,這個說法有點錯吧?應該說,兩者是同一個人吧?

這個想法,自從我回到學校之後,就有更深的感覺。我在學校裡,都只能與映月的同學玩、談天,失去了月影那邊。不知為什麼,我覺得我的生活不再完滿。同學們都以為自從月影的死之後,我受刺激變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沒有變,我是缺少了一部分,那是無法補究的。

直至,我發現了那個人,說發現,有點過分吧?他是我的新同學,我開學了一個月才發現他……

他,叫卓日,因為他的存在,我的心境變得明朗起來。

【3】

「我可以坐過來嗎?你前面的這個位置。」卓日說。那時,我還不知道他是卓日。

我點點頭,表示答允,其實他坐過來與否和我無關吧?應該說不用徵求我的同意吧?

「那邊的位置很糟,時常被人擋著視線,感覺真差。」他繼續說,指著他原來的位置。

我只是淡淡的點頭,他見我沒什麼反應,便不再搭訕了。我見他專注地閱讀書本,便問我的鄰座,「那人是誰,怎麼沒見過的?」

她說︰「什麼?你不知道?他是卓日啊!好歹做了一個多月的同學,你怎會都不知道?」

她過大的聲音,引來卓日的注意,卓日苦笑說︰「我不是那麼難認吧?至少我認為新同學應該特別引人注意的。」

我不好意思的笑笑,說︰「對不起,是我的錯。」

「別太認真吧,我只是說笑的。來吧,讓我重新介紹自己一次,我是卓日。」他伸出手,想與我握手。

「我是沈映月。」我伸出我的手,他的手傳來的熱度,一直令我暖到現在。

然後,我們便成為了好朋友了,善於交際的沈映月,又再度回來了。

其實,我也不是特意怎樣留意他的。不過,自從他坐了在我的前面之後,我不得不留意他。他長得很高,不過為了不阻礙我,我知道他刻意坐得辛苦一點,或是時常伏下來。他的肩膀,比較闊,男生都是這樣的嗎?我少不免會想,如果靠了在他的懷中,大概會好溫暖吧?

大概我看他久了,他感覺到我的視線,他回頭望我,我忍不住面紅耳熱,他倒沒什麼,只是笑笑,繼續上課。然後,我們偶爾上課時這樣對望,像看穿對方的心一樣……

月影,對不起!我不敢和你分享我這樣的心情,畢竟,在你生存的時候,我們都不談男生,不談戀愛,是因為我們都吧對方視為另一半,愛情對於我們只是小說中的一個名詞。

愛情,我竟然用了這一個字眼……我,愛上了卓日嗎?

如果套用愛情的公式,愛情等於面紅加心跳加緊張。對於卓日,我是有這樣的感覺。同時,亦都有一種令我懷念的感覺。我在卓日身上,嗅到了月影的味道。那是一種令我心安的味道,覺得可以依賴。卓日,你是這麼的特別……

【4】

升了中六以後,真的很忘,不止要應付課,還有一連串的職務。由於映月是一個很活躍,社交能力又高的人,所以老師派了很多工作給我。有時我也有疑惑,我是否能擔當映月的職位?我總覺得我是這麼的不濟,如果可以當回月影,那就好了。

不過令我開心的是,很多工作我都能和卓日一起做,所以我們接觸的機會多了。我們認識得多了,他愛笑愛玩愛說鬼故事,他說的鬼故事就是不怎麼恐怖,不過我很愛聽。

他總是見大家做事做得辛苦的時候,說鬼故事來令我們鬆弛。這種做法,是有點奇怪的吧?要鬆弛的話,不是應該說笑話嗎?但是他就不會。可大家都很受落,認同他的做法,就是有一兩個女同學會尖叫,那才好玩。

他曾經說過︰「映月,你有時候就是太頑固了,不要那麼保守好不好?」

我只是笑笑,因為映月不是一個頑固的人,只有月影是這樣的。我不便解釋,惟有以笑遮醜。

然後,在風和日麗的午後,我的人生再起一個小風波。那一天,我和卓日一道回家,在車站,我忽聽見有人叫我月影。我微微一震,月影,那是一個多麼令人懷念的名字。那人見我沒有回應,輕輕拍我。

他是我和月影的小學同學,很久沒有見面了,他應該不會知道月影的死訊吧。他說︰「月影,很久沒見面了,還認得我嗎?」

我說︰「我是映月。」

「是嗎?對不起,我常常弄錯你們,長得太像了。咦?那位是誰,男朋友嗎?」他還是這麼多口。

卓日說︰「我是她的同學,不過會否成為她的男朋友,還是一個未知數。」

我被他的話嚇壞了,想不到他會這樣說話,我不敢作聲。小學同學又說︰「那麼不阻你們發展發展了,對了,代我向月影問候一聲吧!」

我的心,又沉了下去。月影,一個被我拋於腦後的名字。月影,對不起了!

曾幾何時,我們是無話不談的好姊妹,現在,我卻不敢和你分享卓日了。

待小學同學走了之後,卓日問︰「我可以問你誰是月影嗎?」

我的臉色一沉,說︰「她……是我的雙生姊妹。」

卓日察覺到我的不對,說︰「我不該問嗎?你好像不大高興。」

我盡量開懷一點的說︰「不,只是,她在不久前離世了。」

卓日聽到她已離世,又見了我的悲傷,輕輕的擁著我,喃喃的說︰「沒關係的,沒事了。都已經過去了,你不要不開心。有我在,有我在你不會有事的。你可以安心的躲在我的懷裡。」

其實我聽不清楚他說什麼的,因為那時我已哭倒了在他的懷內。

月影,對不起,我還是不能和你分享卓日,因為是他令到我能發光、不再缺角的。就這麼一次,我不能向你說我所有的內心事,你會原諒我的吧?月影。我知道你一定會的,因為你是我的好姊妹。

【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