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氣

作者︰Alien藍@Air

「你失戀的時候,我陪你喝酒聊天到天亮;我失戀的時候,你在做什麼呢?」姿月對浩而說,眼晴卻不敢望著她。姿月不想看到浩而悔疚的表情,更不想看到浩而一副不在乎的表情。她不知道,在浩而的心目中,究竟是怎麼看她。

「對不起。」浩而低頭說,她也不敢看姿月,畢竟做錯事的是她。

「算了,我只是說賭氣話,我們還是朋友吧。」姿月把最後一口咖啡喝下去,咖啡早已變酸了,她們的對話卻只有十數句。「就算不再是知己,最起碼還是點頭之交。」

「姿月……」浩而終於抬頭望姿月,姿月卻還是撇過頭不望浩而。

「別說了,我還要上班了,走了。」姿月最後回頭對浩而笑笑,拿起帳單準備離開。「今天我請客,當是補祝你的生日,別怪我吝嗇啊!」

「對不起!」到最後,浩而還是只能說這三個字。

姿月再次回頭對浩而笑,今次浩而看到了姿月的眼眶都紅了,她不敢再說什麼,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五年好友,去到最後,竟然在咖啡室內談判。其實也不是談判,畢竟已經是事實了。浩而搶走了她好友的男朋友,也不是沒有內疚,但她竟然完全不覺得後悔。對,愛情沒有先後次序,她不做錯都已經做了,只能走下去。

姿月和浩而的相識是在五年前,她們是在大學的迎新營裡認識的。那時候浩而剛剛和男朋友分開不久,正是最寂寞的時候,很想找人慰藉。因為大家不是很相熟,浩而反而敢於將全部事情向姿月訴說。浩而的戀愛故事,可能姿月比她本人更清楚。

在大學時期,盡管她們的主修科目不一樣,但她們還是經常出相入對,一起吃午飯、一起參加學會活動、一起去旅行。畢了業之後,她們還是經常保持連絡,差不多每個星期都會見面。大家都說她們感情好得像姊妹,姿月也樂得照顧這個妹妹,雖然事實上浩而比她還大一歲,但浩而給別人的感覺就像小妹妹。

姿月在大學二年級的時候參加了一個交流團,去了美國留學半年,就是在那段期間,認識了現在的男朋友—子佑,應該說是前男友了。子佑在美國留學,他就讀的大學,正是姿月去交流的那一所。因為那兒很少華人,姿月很快就和子佑談起戀愛來。雖然姿月留在美國只有半年,不過回到香港之後,子佑在假期時也常常回香港,所以感情也頗穩定。

後來子佑在美國畢業之後,留在那邊工作。原本姿月也有擔心不能維繫這段感情,不過她又不捨得放棄。直至一年前,子佑在美國工作的公司,派他到香港的分公司工作,姿月在那時感到很幸運。

子佑在美國的那段期間,只和浩而見過幾面,他知道女友有個好朋友叫浩而,不過對她認識不深。直至回到香港之後,見面的機會多了,才逐漸認識這個女孩。開始的時候,只是覺得這個女孩很有趣。但漸漸地,兩人竟然偷偷的私下聯絡,子佑才發現事情變得難處理了。

他不是不愛姿月,只是,他發現自己也不是不愛浩而。其實在異地戀那段期間,他也曾經出軌,當時他和一個美國女孩的感情,好得就像情侶一樣。最後他懸崖勒馬,他知道姿月大概是猜到有事情發生了的,不過大家都不敢提。誰又能保証一段感情,永遠不會面對考驗呢?既然事情已經過去了,他只想繼續快快樂樂的和姿月談戀愛下去。

只是沒想過,到最後,他還是做出背叛的事。浩而生日那天,姿月剛巧有工作不能替她慶祝,最後是子佑和浩而兩個人慶祝。二人之間的火花,他怎會不知道,只是他任由它繼續燃燒下去,甚至燒傷他愛的人。

姿月是早早知道子佑和浩而之間的事情,是直覺?還是觀察細微?甚或是他們根本沒有去掩飾。二人之間的眉目傳情,總是二人一起失蹤。太多的蛛絲馬跡,姿月不想發現,她想掩住雙眼,但求他們二人願意醒覺,不做出傷害她的事情。

可是,他們還是讓她失望。那一夜,要不是上司的女兒忽然急病送進醫院,要不是她早早下班,要不是她想給浩而一個驚喜,她怎麼會到浩而的公司樓下,看著自己的男朋友和自己的好友親吻。

一切都是注定?

或是就算今天她沒有看見這件事情的發生,亦不能否定她被背叛的事實。事情發生了就是發生了,就算她看不見,也不能否認,她愛的人變心了。是她介紹他們相識的,是她一手促成二人的好事,是她把子佑的電話號碼告訴浩而的。一切,都是自己親手造成的。她不介意被拋棄,但最少,也早點通知她,讓她早早退場。

「對不起!」

擁吻過後的二人,終於看見了呆立在旁的姿月。就像電影的定格一樣,三個人都沒有動。直至最後,有人說了這三個字。姿月已經忘了,是子佑還是浩而說的,她想聽的根本不是這三個字,她已經聽厭了這三個字。

她呆呆的走回家,子佑甚至沒有追上來。直至她回家之後,才打了一通電話給她,她沒有接。她知道,對這個男人,她是可以心死了。

她還是如常的上下班,也有和其他朋友、同事一起去吃喝玩樂,甚至和朋友一起參加內地短線旅遊團。當然也有朋友發現她經常發呆,不過姿月沒有說什麼,猜到的人也不敢說什麼,見姿月還是活得好好的也就算了。她的生活如常,惟一不一樣的,只是生活裡少了兩個人。

隔了差不多兩個星期,浩而才打電話給她,約她去咖啡室喝茶聊天,姿月如常地答應了。還是浩而在電話裡提到,姿月才知道子佑在個多星期前回了美國的總公司,要報告交代香港的業務。收線之後,姿月才確確切切的感到,她和子佑是完了。大概,她和浩而的友誼也很快會完。或許,早就完了,只是她自己不肯去承認。

「對不起,我和子佑的事……」

咖啡室裡,姿月和浩而其實沒有說什麼,各自點了一杯咖啡,浩而就只說了這麼的一句。姿月只是微微的點頭,表示她明白,她卻沒有做什麼回應。二人繼續低頭的各自喝著咖啡,在外人看來,她們甚是不相識的。

靜默的期間,姿月想起了很多事情,在初相識的時期,她聽浩而傾訴她和她男友的事,當時姿月是不想聽的,因為她根本不關心浩而的戀愛事,大家又沒有很熟稔。後來她和浩而相熟了,浩而再度談戀愛,又再度受傷,這次她心甘情願的浩而泣訴,陪著她喝酒聊天到天亮,甚至連她最害怕的會計課也翹了,只為多陪好友一會。

這些年來,她眼看浩而被情感所傷,一路想為她找個好對象。到最後,竟然是將自己的男朋友親手奉獻了給她。是諷刺?還是終於如了她的願,好友總算找到了個好歸宿?

但而今,又有誰聽她的哭訴?又有誰為她找個好對象?

到最後,姿月終於忍受不了,還是找了朋友出來喝酒聊天。

「姿月,你喝太多了。」紀嵐拿走姿月手上的酒杯,並把餘下的酒都喝下去,以免姿月喝太多。

「你就讓我喝吧。」姿月搶回酒杯,也沒有留意紀嵐早已把酒喝光了,繼續拿著空杯往嘴裡灌。紀嵐知道姿月真的喝醉了,再度把酒杯搶走。

「你再喝下去明天就不用上班了。」紀嵐嘆口氣。「再這樣下去就連我也不用上班了。」

姿月望著紀嵐沒她奈何的樣子,說︰「我請了假,所以請讓我喝下去。」

究竟姿月是醉了還是清醒?事情發生了三個多星期,她終於認知到她和子佑的事情已經結束了。她也承認,她們是分手了,雖然子佑沒有和她說清楚,但行動勝於一切,子佑再也沒有找她,連一通電話也沒有。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她還可以做些什麼?只有乾脆的當作分了手,好好找另一個伴侶。

她應該可以慶幸還是悲哀,她發現她和子佑的關係並沒有很穩固,分手可以這麼乾脆。她見過很多朋友,分手都不能乾脆,因為雙方的牽絆甚多,例如同居的、有聯名戶口的,一切一切,都令他們變得不乾不脆,但同時亦証明,當初他們愛的甚深,才會把兩個人的生活融合在一起。

姿月和子佑二人之間,原來從沒有把生活重疊過。

「姿月,回去吧。」紀嵐嘆息,他知道自己是惟一一個知道詳情的人。他和姿月的相識是透過浩而,因為他和浩而是中學同學,但一路下來,他竟然變得和姿月比較親近。只是沒想到,浩而竟然搶走了好友的男友,而本應是作為浩而的朋友的他,會在此安慰姿月。

姿月搖搖頭,忽然投進紀嵐的懷內,抱著紀嵐說︰「吻我!」

紀嵐縮了一下,但沒有推開姿月,只是任由姿月抱著他。

「吻我!」姿月的肩膊在抖震,她在強忍她的眼淚。

「我有女朋友的。」紀嵐指出事實。「我並不是你移情的好對象,你會找到適合你的人。」

紀嵐輕輕推開姿月,姿月流下的淚把她的妝化開了,她邊飲泣邊說︰「子佑也有我……他還是要和浩而……」

紀嵐拍拍姿月的頭當作安慰,道︰「那是子佑的錯。對不起,我無意傷害你,但我和你只是朋友,我很愛我的女朋友,我不想傷害她。我也知道,你並不是喜歡我,你只是在賭氣。」

對,她在賭氣,為什麼浩而可以輕易搶了她的男朋友,而她什麼都做不到,只能任由自己被他們傷害。為什麼別人可以搶走了自己的東西,而她就不能搶走別人的東西?

「每個人遇到這種事情都會不開心,都會想找個依靠。我們是好朋友,我願意聽你的傾訴,也願意協助你走出困境,但我們始終只是朋友。」

姿月抱著自己的膝頭,屈曲在梳化中,任由淚落下。對於紀嵐帶點冷酷的說話,她是明白的。紀嵐見姿月沒有什麼反應,喚來侍應,替姿月點了一杯熱茶。

喝著熱茶的姿月,像是冷靜了一點,說︰「你再多說一點拒絕我的話。」

這話倒嚇著紀嵐,他拋了一個不解的眼神給姿月。

「你說這種拒絕我的話,我會比較清醒。也可以乘機幻想自己是浩而,給子佑拒絕,那樣我會好過一點。」姿月慢慢的喝下熱茶,感覺舒服了一些。

紀嵐搖搖頭,再度嘆息地說︰「你再自虐下去,我會心痛。」

姿月抬頭正視紀嵐,說︰「那也好,有人為我心痛,我倒是很感動。」

終於,她把熱茶都喝光了,其實茶早就不熱了,不過她不捨得喝光,因為她知道只要一喝光,她和紀嵐的對話也就完了。但就算留著紀嵐又有什麼用?可以留得住他的心嗎?紀嵐又會為她拋棄他的女朋友嗎?

忽然她想到,紀嵐不屬於她,她做什麼也沒意思。子佑也不屬於她,否則他會像紀嵐拒絕自己一樣,去拒絕浩而。說到底,如果當初子佑夠愛她,事情是不會發展到這個地步。只是碰巧傷害她的人,是她最好的朋友而已。就算是換著別人,其實下場也一樣。

忽爾,她覺得,並沒有什麼大不了。

「怎麼了?」紀嵐看見姿月的眼神漸漸清明,好像想通了什麼。

「沒什麼,我們走吧。」姿月對紀嵐笑笑,拿起手袋。「今天我請客,謝謝你了!」

紀嵐看著姿月走往收銀台的背影,他知道,可以放心了。

【完】

寫於2006年1月14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