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角,就遇到

作者︰Alien藍@Air

六時正,蔚藍準時收拾好皮包等物件,立刻離開公司,多留一分鐘也不願似的。她的同事祖文笑問她︰「怎樣了?趕著去約會嗎?」

蔚藍但笑不語,拿起皮包就離開了。

除了幾個好友,她沒有告訴別人,她和拍了拖六年的男朋友分了手。本來她們打算結婚,也已經找了酒席、拍結婚照的資料,也打算置業了,誰料男方突然變心,說找到了真愛,就此分手。本以為會很傷心,但蔚藍只是哭了個兩天,就覺得可以放手了。或許,其實她心底裡,也沒有太愛這個男人。只是她們已經相處了幾年,而身邊人人也趕著結婚,所以她才會有結婚的念頭。

正如好友若梅所說,幸好還未結婚。

也好,結了婚就麻煩大了,現代女性嘛,分手就分手,別要哭哭啼啼,趕快找到下一個。蔚藍如此告訴自己。

於是,每天下班後,她忙著認識新朋友,由朋友介紹,到所謂的極速約會,她都不斷嘗試。也許會遇到真命天子,遇不到,也許會透過新認識的朋友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子。

過了幾個月這樣的生活,蔚藍的愛情生活未見有起色,她開始著急了,不信蒼生問鬼神,由塔羅牌到鐵板神算到擺放風水陣,她甚麼也嘗試過。最近,她的房間和公司,都放了小小的風水陣。若梅告訴過她︰「放了風水陣運氣就會變得好,也許,轉個角,就會遇到。」

轉角,就遇到。蔚藍不相信自己會有這樣的運氣,但她卻不介意去試。反正,也不會有甚麼重大損失。

離開公司的大樓,轉過街角,蔚藍打算走到巴士站。忽然,她聽到急速的剎車聲,她下意識的抬頭一望,原來是有人衝過馬路,差點被撞倒,幸好司機來得及剎車。因為沒有傷亡,大家都只是停下來看了幾眼,又各自散去。

蔚藍見沒有大事,轉身也就準備離開,這時,她卻見到對面的便利店內,站著一個男子,男子也剛好接觸到她的眼神,對她笑了一笑,蔚藍也笑笑,之後就走了。其實她們的距離有點遠,蔚藍根本看不清男子的樣子。她只是覺得人家在笑,她就禮貌地回以一笑。

轉角,就遇到?她不信有這樣的幸運。

日子如常的過,但因為公司最近愈來愈多生意,蔚藍的下班時間變得不穩定。雖然她有時還是繼續和朋友聚會,但更多的時候是在加班。沒有戀愛不會死,沒有工作就肯定會死。

也是在開始加班之後,她漸漸開始留意便利店內的那個男子。他長得頗高,目測大概最少六尺,所以就算他站在店內,蔚藍也能一眼看到他。有時候他在看雜誌,但更多的時候他就這樣的站著看窗外。

他不是便利店的職員,從他的服裝就可以看出來了。蔚藍也懷疑過,為何他經常在便利店中,無論她在六時下班、八時下班,甚至十時,她也有見過他。雖然不是天天如此,他出現的頻率算是頗高。大概一個星期,蔚藍會見到他最少三次。

蔚藍推測過他為何出現在便利店,是否他的女朋友在便利店工作,所以他就在便利店等待她下班?但如果這樣頻繁的出現,應該會被便利店的經理阻止吧?又或是他的女朋友在附近的大廈工作,所以他就在便利店等她。這個可能性比較大。

無可否認,蔚藍留意了這個便利店男子一段日子。

自從那次有了眼神接觸後,有時,當男子見到她的時候,除了笑,還會點頭示意,甚至試過對她輕輕揮手。每次蔚藍一轉過街角,就會立時望向便利店,看看那名男子是否存在。如果他在,而他又見到她的話,她會打個招呼。如果他不在,蔚藍會覺得欠缺了一點點東西。

她知道,自己已經不再是十五、六歲的少女,不應該這樣傻,但她不能自拔的在意起這個人。

也許,她應該走進便利店去認識這個男子。只是,她又沒有這種勇氣。走到他面前的話,應該說甚麼呢?你好嗎?還是直接問他的手機號碼或是電郵?

胡思亂想之際,她又走到街角,人潮不斷的在她身邊擦身而過,她卻愈走愈慢,不知道是否該轉過街角。

但最終,她還是站在街角。

抬頭,她又望到便利店內的男子。這時候,本來在看雜誌的男子,也抬頭見到她,然後對她笑了。

就這樣吧!就這樣走過去,跟他說幾句話吧?

忽爾,這個念頭閃過蔚藍的腦海,她舉腳踏出馬路。

「張蔚藍!」

才走了兩步,蔚藍就被祖文拉回來。蔚藍瞪大雙眼,不明所以,定定的望著祖文。

「你瘋了嗎!你見不到現在車來車往嗎?」祖文大聲的喝罵蔚藍,試圖喚醒她。

這時,蔚藍才漸漸清醒,看清眼前的景像。他們站在大馬路旁,祖文緊緊的捉著她,怕她再衝出馬路。附近的人都望著她們,彷彿她們在做些甚麼惹人注目的事。然後,她這才注意到,馬路上的車擦過她們的身邊,產生出來的風,可以吹起她的裙子。

她站在路邊,多麼的近;站在死亡的路邊,多麼的近。

祖文見她再次失神,把她拉得再遠離馬路一點,說︰「我一路在你後面,見到你精神彷彿,差點衝出馬路,幸好我也抓著你,否則你就會被撞死了!你怎麼了?呆到連馬路也不會過?」

蔚藍沒有回應她,只是定睛的望著對面的便利店。祖文跟著她的眼神,望向對面的便利店。他搖搖頭,說︰「你又不是不知道這條馬路有多危險,早幾個月前,就有個男生被撞倒,還撞破玻璃倒在那便利店內。」祖文見蔚藍沒有反應,續說︰「對了,你不知道吧?好像是你早前請了幾天假的日子。那男生才廿多歲,長得好像也不錯…」

「別再說了!」蔚藍大叫。

別再說了!不用說了!蔚藍都清楚了!

那男生,已經走了過來,就站在祖文後面,他的樣子,蔚藍看得一清二楚!

【完】

寫於2010年10月18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