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p解散

關於Smap解散,已經知道超過廿四小時,但是餘震還未停止。其實,我是知道天下無不散之延?的;其實,我也知道他們私下沒有什麼交流;其實,我也知道總會有這天。但是,我還是覺得難以接受。畢竟,看了十幾廿年了⋯

解散

說到解散,當然,就會想起X Japan,已經是19年前的事,想想,也覺得有點可怕。那個年代,還未有網上,資訊也沒有那麼多。有的,只有一天的新聞。而今次Smap就不同了,我幾乎可以看遍所有相關新聞。看多了,應該會麻木,但我還是有種失落。

SmapxSmap

這十幾年來,Smap X Smap是我惟一一個有看的固定電視節目。由看我哥買回來的VCD開始,之後進入BT的年代(每集是1GB⋯⋯)再來在日本看Live,回港後有stream viewing,在ZO的年代,我午餐時總是以Smap送飯。到了WE年代,還是以Smap送飯。再到了DDB的年代,仍然是看Smap。就連跟朋友說我在看Smap,他們也會問Smap還在播嗎?可以說,我沒有什麼進步,只是,我真的喜歡看SXS。由中學,到了我去澳洲讀書,回港工作,去美國,再回港,再來到英國,SXS真的陪伴了我人生的各個階段。

Sanma Smap

然後,每年的聖誕,總是期待Sanma Smap,還有新年的Santaku(但這個就是木村的個人名義了⋯)雖然之前Sanma已經說過可能最是最後一年,但知道了之後,還是覺得很不開心。

其實最初,我只是看木村的。因為,我一向喜歡看俊男。看SXS,也是為了多見木村幾面。但後來看多了,也跟其他members建立了感情。(單方面覺得)看了這麼多年,就覺得好像自己也跟他們熟悉一樣。有時候,我連慎吾的おじゃマップ和SmaSTATION都會看,中居的其他節目也看過。

每次看Bistro Smap,我總會妄想自己要是做了嘉賓,要點什麼菜,然後要說什麼話,還要送什麼禮物給他們。當然,無論如何,木村一定是勝利的那一個。現實殘酷,妄想一下也是開心的。所以當年去富士,還真的有在SXS拍照。那年頭,還有我的阿虎。現在,阿虎已經不知所蹤了。(淚)

配合心情,key了哭泣的emoji

sxs

因為看了很多年,總是覺得,我跟他們是認識的。像是看他們送生日禮物給其他members的環節,我差不多跟中居一樣,都能猜到是誰送的,因為太符合他們的性格。他們的喜好什麼,都總覺得自己是知道的。

有些事情,即使他們在不同的節目說過數遍,還是覺得很好笑。例如中居跟木村的double dating。還有中居的潔癖。當然,還有現在傳出不和的香取跟木村的銀包故事。雖然說members一向不算是朋友,但香取還是珍視木村送給他的銀包,用了廿年⋯⋯提到這,我都想哭了。

看了這麼多年,其實也知道他們真的不是好朋友,但起碼應該算是還可以的同事。他們其實也沒有刻意扮好朋友,在節目上也多次說過類似不知道對方的電話號碼、住在哪兒之類。在後台,他們也是各有各的化妝間,很少交流。但老實說,試想想,自己和同事也未必個個有交流,但在工作上,還是可以合作無間。當然,可能總有人會妄想團體一定是好朋友。但我會想,可能Smap也是另一種模式的奇蹟。

我認識的Smap,已經是五人的Smap,已經是經歷過森且行離隊風波的Smap,已經是當紅的Smap。但看過他們過往節目的,都知道他們並非一帆風順,甚至是落第生,賣了幾張single還未能取得第一。甚至,被「貶」至做綜藝節目,去搞笑。畢竟是偶像組合,「淪落」到這地步,竟然給他們絕處蓬生,殺出血路。靠的,是不死的精神。

即使是最紅的木村,仍然會自稱是Smap的木村,對他們而言,Smap是個歸屬。但畢竟走了廿多年,人總會累。我希望他們只是累了,之後會再來復合。而且,我希望他們能走過J家給他們的難關。作為Fans,我幾乎可以肯定,J家是在懲罰他們,趁中居在忙奧運,木村在外遊,突然在星期六凌晨FAX宣佈解散Smap!(還用Fax,這是什麼年代?)觀乎以前離開J家的,幾乎都沒有什麼好下場。現在說他們會留在J家,可能路還是很難行,不知道有多少工作會被推掉⋯

それからも、頑張ってください、ずっと応援する。

sxs

 

 

 

 

 

 

附上我最愛的歌—Triangle

還有夜空的彼方

以及這首國民的歌,據說在婚禮上播放,就會相守一輩子⋯但Smap卻要解散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